最终,雷云的军功兑换了昆仑秘药*2,玄武战甲套装*2,豆斋果*1o,以及整整8oooo点积分,还有一次免费升级武器的一次性权限,不禁感叹“隐性福利“才是真正的王道呀。八一中文网?  W㈧WW.81ZW.COM当然,雷云也深知“大家好才是真的好”,随手送了军功兑换官一张两万两的银票,二人立即就变成了“兄弟”关系。

    那些药品也还罢了,雷云对那玄武战甲套装其实是势在必得的,因为不同于气血值,防御值是只能靠装备来提升的,偏偏装备又很难获取,玄武战甲一下子就加了5o点防御,等同于减少了敌人5o点的伤害值,再加上那2oo点气血上限的增加,简直就是变态的存在,雷云是无论如何不会放过的。

    离开了长安将军府,雷云回到了自己在城南的军营,并在团队频道里通知孟远也过来这里,可是直到黄昏时分,孟远那个贱人才脚步虚浮的来到了军营,此时雷云已经等了他大半天了。

    雷云见到这家伙现在才来,不禁心生疑惑,便故作生气般劈头问道:

    “怎么这么久?干什么去了?“

    孟远见雷云生气,连忙陪着笑给他倒了一杯茶,然后说道:

    “老大呀,我能干什么去,还不是托你的福,那些个富商非要请我去喝花酒,我本来想喝几杯就回来的,谁知道那两个陪酒的姑娘非让我去他们的房间里赏花,我这一进去,她们就把衣服都脱了,所以……”

    雷云看着孟远一副欠扁的样子,没好气的说道:

    “所以你就一箭双雕,还梅开二度是吗?”

    孟远立即大奇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

    雷云暗骂了一声禽兽,不过却并没有多说什么。

    虽然两人之前有约法三章,不准孟远近女色,可那不过是雷云害怕孟远故态复萌,给自己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而在这次长安保卫战中国,孟远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乃是一个值得信任并且非常有用的伙伴,雷云自然忧虑尽去,也就不再担心了。

    将昆仑秘药和玄武战甲套装丢给孟远后,雷云说道:

    “这个赶紧用了,另外还有十几万积分,我要用掉八万,剩下的你去强化一下基础技能,记住,先全面强化到LV4,剩下的积分等我想好了再使用。”

    顿了顿又说道:

    “对了,这些日子你去高老庄找猪刚鬣把咱们的银子收回来,估计得有个几百万两,都存到四海钱庄去,用你的名义存,我的身份太敏感,另外开两张五十万两的银票给我拿回来,剩下的省着点花。”

    孟远乃是习惯了大把花银子的,深知在这梦幻长安城中,没有银子是万万不行的,一听到有钱收,还是一大笔巨款,自然愿意去,便和雷云商量了一下关于技能的事情,然后就匆匆回去了。

    雷云见孟远虽然风流,但是办事却很认真,同时在团队的事情上也不斤斤计较得失,不禁暗自高兴,自从和这家伙组团后,自己就像也获得了他的无敌好运气一般,顺风又顺水,实在是太爽了。

    送走了孟远,雷云也回到了专属房间,拿出猪刚鬣给他的那本《修真修炼法》,选择了学习后,猛然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疯狂的涌入自己的身体,那力量给他的感觉既狂暴又充满了无穷的生命能量,让他不由自主的身体自动漂浮到半空中,同时全身开始光热,渐渐地雷云的身体变得如同烧红了的铁钳一般通体火红。

    一瞬间,雷云忽然感觉全身的细胞都像是有了自己的生命一般,能够清楚的感知到自己身上任何细微的变化,很快的他的身体便恢复了正常,只是身上的衣服已经全部烧成了灰烬,雷云刚要找衣服穿上,忽然从全身上下的毛孔里开始不停渗出粘稠的黑色液体,同时刺鼻的恶臭散了出来。

    雷云不知是何缘故,只是感到恶臭难忍,马上就跳到了专属房间后院的小湖里清洗起来,还好这液体遇水即溶,不过很快小湖就变成了黑色的臭水池,湖里的鱼虾也全都漂浮了起来,已是死的干干净净。

    雷云马上花费梦幻币将湖水更换,然后又染黑,又更换,也不知过了多久,换了多少池水,雷云的身上才不再渗出黑色的液体,同时一阵极度的饥饿感向雷云袭来。

    雷云马上兑换出一桌酒席,拿起一只烤乳猪就啃了起来,不过只吃了两口,便“哇“地一声都吐了出来,原来此时雷云的身体结构已经完全改变,根本无法食用这些常规食品。

    极度的饥饿感让雷云开始不停尝试各种食品,在吃了吐,吐了吃的恶心循环持续了不知多久后,终于在吃下一块茯苓糕后,雷云没有呕吐,而是感到一丝进食后的满足感,便一口气吃了几十块茯苓糕,终于彻底消除了饥饿的感觉。

    与此同时,仙缘印记也终于传来提示:

    “你成功学习了s级心法------修真修炼法。该心法不属于技能范畴,不占技能栏。”

    “修真修炼法LV1效果:你的全属性提升1o点,所有抗性提升1o%。”

    “当前修炼方式:改变饮食------你的体质已改变,请尝试各种适合你身体的食品来维持生命,当饮食改变达到一定时间后,修真修炼法的等级将会提升,同时开启新的修炼方式,当前已确认食品:茯苓。”

    雷云看着这提示,不禁有些悲哀,酷爱美食的他从此就要告别人生的最大乐趣了,而这一切还都是自己自找的。

    雷云无奈的用积分兑换了数百块能携带出专属房间的茯苓糕后,正要去市场淘宝,忽然白光一闪,一封书信凭空出现在客厅的桌子上,雷云走过去,拿起一看,竟是一张调令:

    “六品奉议郎雷云,见令之日起立即卸任长安兵马司南门统领一职,调任玄武军总兵粮官,请于七日内到达长安演武场玄武军总部报到上任,逾期不至,军法无情。”

    雷云拿着这张调令,把玩了一会儿,便收入怀中,然后离开了专属房间,直奔南城军营,路上联系了一下孟远,才知道自己在专属房间一通折腾,已经整整过去了七天七夜,孟远已经从猪刚鬣那里拿回了批征地补偿款和建筑材料销售款共计白银七百万两。

    巨大的数字将雷云吓了一大跳,仔细一问才知道,原来猪刚鬣他们这些妖怪勾结了负责征地的官员和建设要塞的承包商,将地价抬高了好几倍,建材的价格也翻了几番,所以头一批款项就是天文数字,雷云听后不禁感叹人不可貌相,猪刚鬣虽然长着猪头却有一副精明的猴脑,果然是人才。

    孟远很快将银子全部存进了四海钱庄,然后开了两张共一百万两的银票,交给了雷云。

    雷云亲自将一张五十万两的银票送到了殷丞相府,将猪刚鬣的事情和丞相说了后,便带着另外一张银票来到了长安演武场,不过他没急着去报到上任,而是先来到了玄武军军师苏子墨的府衙,要求求见军师大人,他的云栈洞现在还被玄武军征用着呢,那可是神仙洞府,无论如何也要弄回来的。

    苏子墨听说雷云前来拜访,连忙亲自出来迎接,一见雷云,马上拉着他的手说道:

    “雷兄,好久不见了,怎么?来报到上任的?”

    雷云刚要说话,他接着说道:

    “还没报到就先到我这来了,难道是想让我指点指点?”

    不等雷云回答,他又说道:

    “听说这次建设要塞,你可没少赚呀,不会是想贿赂我吧?”

    雷云心里那个别扭呀,一句话没说,词儿都让苏子墨给抢了,干脆也不说话了,直接一张五十万两的银票拍了过去,这下终于把苏子墨的嘴给堵上了------苏子墨一见这银票的数额惊得连嘴巴都合不拢了。

    雷云见状心情大好,慢悠悠的说道:

    “这个…苏军师,恩,子墨,一点小意思,还请笑纳,实不相瞒,小弟确有一事相求。”

    苏子墨这才回过神儿来,赶忙小心翼翼的将银票揣进了怀里,然后想了想说道:

    “云栈洞可以还给你,传送阵必须无限期征用,不过我会想办法将传送阵从云栈洞移出来。”

    雷云闻言不禁感叹------和聪明人共事就是省心,自己还没开口人家就知道自己想说什么,自从云栈洞传送阵被征用,他就心如刀割,一座神仙府第就这样打了水漂,实在是太可惜了,所以他才一咬牙,不惜血本也要想办法把云栈洞弄回来。

    从苏子墨那里出来后,雷云只觉得神清气爽,马上便到玄武军军粮处报到上任去了。

    本来雷云以为凭自己的食匣加空间背包,完全能保证玄武军作战时的军粮供给问题,所以一直没拿这份差事当回事,到了军粮处,雷云才知道原来自己大错特错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