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刚鬣走后没多久,守在最前方的仙缘者章建兴终于传来消息:现异族将军残部,正在向此方向赶来。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雷云马上传令百人队,立即执行一号作战方案。

    彻里蛮此时已是狼狈至极,苏定方已经下令三军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获得彻里蛮人头者赏白银一万锭,生擒者赏白银两万锭,官升三级,此令一出,所有的唐军兵士和仙缘者全都疯狂了,都是不要命一般追杀彻里蛮,要不是彻里蛮的几百亲兵拼死护卫,他恐怕早就死了无数次了。

    彻里蛮的亲兵唤作狮蛮卫,共八百人,都是千挑万选的虎狼之兵,但有折损,都是从百夫长中选择武艺出众之人填补,所以战斗力极为强悍,对彻里蛮更是忠心耿耿,即便是在军粮告竭的情况下,依然坚持死战十数日,以牺牲性命的代价击退数量数十倍于己的追兵,护卫主帅撤退,其勇悍和忠心由此可见一斑。

    此刻的彻里蛮浑身是伤,满身泥污,平日里锐利威严的目光也变得散乱失神,哪里还有一点大将军的样子,战败的屈辱加上连日来的军粮短缺,将骄傲无比的彻里蛮打击的似乎一下子苍老了几十岁,要不是手下亲卫拼死保护自己突围,他真想一死了之,以身殉国。

    再一次杀光追兵之后,彻里蛮数了数身边的亲卫,现已经只剩几十人了,而且个个带伤,人人疲惫,看得彻里蛮心里不由一阵悲凉和不甘:要不是我军粮尽失,怎会败得如此不堪,苏定方,他日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以雪今日之耻。

    想到这里,彻里蛮不由握紧了拳头,高声喊道:

    “弟兄们,我知道你们都已经很疲惫了,但是咱们现在还不能歇,前方就是流沙河要塞了,我军在流沙河要塞常年驻有二十万大军守卫,只有到了那里,我们才能彻底安全,我命令,全军继续前进。”

    说完便勉力起身,带头继续前进,几十名狮蛮卫见主将如此,也都咬牙站起,跟随而去,行不多远,忽然闻到一阵浓郁的肉香扑鼻而来。

    彻里蛮走在最前面,乃是最先闻到的,他已经吃了数日的草根树皮,忽然闻到肉味,顿时便觉得一阵极度饥饿的感觉猛然袭来,让他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寻找香味的来源。

    彻里蛮带人四下找了一下,现在东边的树林里似乎隐约传来人声,便马上带着人寻了过去,到了近前才现十几个衣衫褴褛的乞丐正围坐在一大堆篝火前,此时火烧得正旺,篝火上还烤着一只肥壮的野猪,香气正是从野猪身上散出来的。

    彻里蛮一见之下,大喜过望,马上便带人持刀冲了过去,乞丐们一见到凶神恶煞般的军士拿着钢刀冲过来,立即便作鸟兽散,仓皇逃命而去,很快的众军士就都赶了过来,一看见烤野猪,都是两眼光,直咽口水,不过却没有敢上前去吃的------按照异族的军规,要等彻里蛮先吃完了,他们才能吃。

    彻里蛮看了看野猪,又看了看众军士,然后咽了一口唾沫说道:

    “你们先吃,给老子留块肉就行。”

    众军士闻言先是十分惊愕,继而马上就都蠢蠢欲动,这时一个年长的狮蛮卫抽出腰刀,走上前一刀便将野猪的一条前腿割了下来,然后拿到彻里蛮面前说道:

    “大将军,今天你这句话,兄弟们听了心里暖和,不过您也太小看我们了,兄弟们跟了您这么多年,出生入死的谁也没皱过眉头,您不吃我们如何能吃?还是咱们一起吃,吃完一起走,回去重整旗鼓,再来报仇雪恨。”

    彻里蛮看了看那狮蛮卫,接过猪腿咬了一大口,然后说道:

    “哪那么多废话,都给老子吃,吃完了好赶路。”

    众军士见彻里蛮先吃了,便都一拥而上,用刀割下猪肉,大口吞咽起来,很快的,一整只烤猪便消失无踪,就连吃剩的猪骨头都被大家带在了身上,准备饿了时砸碎了吃掉。

    约莫走出了三四里远时,一个狮蛮卫忽然一头便栽倒在地,紧跟着又有数人相继倒下,彻里蛮刚要上前询问,忽然一阵眩晕的感觉直冲头顶,顿时身子便是一晃,一下跌坐在地上,彻里蛮心中大惊,四下里一看,所有的狮蛮卫都已瘫倒在地,失去了战斗力,顿时心中叫苦,急火攻心之下竟然“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异族军这突然其来的变故都被远在几百米外的雷云凭借复眼戒指尽收眼底,他一见敌军开始倒下,马上挥手说道:

    “全军出击,务必趁敌人体内麻药生效时全歼敌军。”

    原来雷云利用彻里蛮连日无粮的弱点,上次用在玄蜂身上的办法再一次故技重施,让几名仙缘者假扮乞丐,拿一只用麻药麻透了的烤野猪引他上当,将他截在了路上。

    其实下麻药这方法只是被用滥了的微末伎俩,不过雷云却对这些所谓“用滥了”的方法十分推崇,原因就是这些方法之所以被用滥,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有效。

    因为有效才会一直有人用,因为有效才会被用到“滥”。

    彻里蛮眼见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唐军迅冲了过来,也不多言,见人就杀,可怜他的精锐狮蛮卫,此刻连举刀抵挡的机会都没有,转眼间就被杀了大半,顿时睚眦俱裂,强忍着强烈的麻痹感觉,挥舞着自己的兵器------紫金狼牙棒,朝着离自己最近的一名精锐玄武卫当头砸下。

    “啪”的一声,被狼牙棒砸到的玄武卫的头颅如西瓜一般碎裂开来,脑浆混合着鲜血四处飞溅,同时狼牙棒的去势竟还未尽,又将玄武卫的身子如钉子般笔直钉进了土中,整个身子完全没入。

    一击之威,竟至于斯。

    雷云一直都密切注意着彻里蛮的一举一动,见到这雷霆般的一击,也是大惊失色,连忙冲进战团,在离彻里蛮十几米远的地方,终于通过复眼戒指看到了彻里蛮的属性信息:

    “彻里蛮,异族联军大将军,朱紫国王第七子,当前状态:轻微麻痹,狂暴,当前气血值:1oooo/1oooo点。”

    “身体属性:体质9o,魔力3o,力量1oo,耐力3o,敏捷75。“

    “技能一,霸体(被动),无法被击倒”

    “技能二,狼牙重压,彻里蛮借助的狼牙棒的重量,可以打出令敌人无法承受的高压攻击,通常能令敌人粉身碎骨。“

    “技能三,???技能四???”

    彻里蛮的力量属性竟然高达1oo点,同时敏捷属性也是极高,是典型的高攻高敏型战士,也是最令人头疼的战士,这样属性的战士度快,瞬间伤害极高,几乎是出手就要死人。

    雷云一见彻里蛮的属性,马上大喊一声:

    “用玄武盾阵,他是高攻高敏型战士。”

    精锐玄武卫随身都携带有镔铁盾牌,一听百夫长下令,很快开始结阵,迅便用盾牌阵将彻里蛮围了起来,盾阵外围还留出几人放冷箭。

    彻里蛮一条紫金狼牙棒挥舞得虎虎生风,将盾阵打得叮当乱响,却是再也没有打出先前那雷霆般的一击,显然那一击并非彻里蛮随手便能出的,而是用上了技能狼牙重压。

    同时精锐玄武卫们此时的力量属性因为士气满值的原因也已经高达5o点之多,再加上镔铁盾牌本身又是极沉重,非常适合防守,彻里蛮虽然力量奇大,一时竟也冲不出盾阵。

    困住了彻里蛮后,雷云和仙缘者们便开始清理剩下的狮蛮卫,雷云的计划很简单,那就是先用人海战术慢慢消耗彻里蛮,等到他锐气消退,体力不支后,再猛下狠手,将这头穷途末路的雄狮剿杀。

    剩余的十几名狮蛮卫虽然受了麻药,但是武力依然十分强横,在此生死关头,也都是拼尽了全力,一时之间竟然和这些仙缘者斗了个旗鼓相当。

    这些仙缘者没想到彻里蛮在这般穷途末路的情况下,还有如此强大的战力,都是暗自心惊,本来准备留给异族将军的技能也都不再保留,都纷纷丢到这些狮蛮卫身上。

    此时的仙缘者们都是至少经历过两次任务世界的资深者,所以几乎每人都有个控制或者攻击技能,而且这些日子以来,在一起练习武技,也都有了一定的默契,所以联手施为之下,终于令狮蛮卫开始出现了伤亡。

    最先打开缺口的就是章建兴和房玉兔,只见章建兴虚晃一招,跳出一名狮蛮卫的攻击范围后,伸手一指,马上一个半透明的骷髅头从手中出,迅的飞向那名狮蛮卫,骷髅头击中狮蛮卫后,狮蛮卫马上浑身一僵,登时陷入了长达3秒的麻痹状态。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