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芒所到之处,奇迹顿时生,拄着拐杖的瘸子健步如飞,天生不会说话的孩子喊起了妈妈,连出宫多年的老太监都忽然感到裤裆里好像多了点什么。?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雷云四人惊异的互望了一眼,原来这老和尚用的竟是化生寺门派的群体治疗技能,并且显然技能等级极高,这一手技能一露,那这老和尚的身份已是呼之欲出------不是法明长老还有谁人有如此佛法?

    只是片刻,院中的所有人便都疾病尽去,只有那法明长老双目紧闭,面色苍白,似是正陷于极大的痛苦之中,经文刚一诵完,酒肉和尚便马上背起法明长老,匆匆而去。

    雷云立即对孟远使了个眼色,孟远便展开身法,悄悄尾随而去,此时几人全都把雷云当成了领导者,他已经俨然是这个临时“旅游团”的新团长了。

    酒肉和尚将法明长老背回自己的禅房后,急忙将长老放在榻上,马上倒了一碗水来,喂给他喝了下去,老和尚喝了水,渐渐睁开了双眼,苦笑了一下,说道:

    “酒肉,你不必紧张,我。。。我不要紧的。”

    酒肉和尚关心的问道:

    “师兄,要不然我去化生寺把空慈方丈请来,让他为你医治?”

    法明长老摇了摇头,惨然说道:

    “没用的,我这是获罪于天,谁也救不了的,现在我只是双腿枯死,慢慢的还会向上蔓延,直到我整个人慢慢化作干尸,才会最终死去,一副臭皮囊而已,我其实不很在意的,倒是你,还是如此执着,让我放心不下。”

    酒肉和尚已是老泪纵横,痛心的道:

    “你又何必为了救那狗官,违背天意,如今他还是难逃一死,还连累了师兄你。”

    原来这金山寺属于金山县令管辖,金山县的民众长期受佛法熏陶,民风极为朴实,可这金山县令却是个名符其实的贪官污吏,他向百姓征收各种苛捐杂税,中饱私囊,还抢男霸女,无恶不作,来到金山县短短三年,光小妾就纳了七个,都是强抢来的民女,因他朝中有人撑腰,就连他的上司也无可奈何。

    这样一个无耻之徒,竟还妄想长命百岁!

    忽有一日他无故得了恶疾,全身溃烂,不停流出脓水,眼见不久便死,急忙派自己的儿子请法明长老去为他医治。就在县令派人来的前一天晚上,天庭派人给法明长老托梦,说这县令获罪于天,不久必死,让法明长老不要给他医治。

    法明长老不欲医治这狗官,便推说身体不适,不见县令的儿子,谁知这县令的儿子却是个大孝子,竟在山门之外不吃不喝的跪了三天三夜,宁死也不离开。

    法明长老无奈之下,只得随他前来医治县令,长老的佛法何等神奇,自然是一篇经文过来,人就生龙活虎了。

    谁知第二日,县令就又看上了一个良家女子,非要强纳为妾,于是当场便被天降神雷活活劈死,法明长老也因此获罪于天,整个身体从脚开始慢慢枯死。

    法明长老自知必死,便要将住持之位传与自幼在金山寺出家,佛法又精深的玄奘法师,谁知却遭到酒肉和尚的激烈反对。

    这酒肉和尚虽和法明长老名为师兄弟,却情同父子,只因酒肉和尚本是法明长老的师傅临死前捡来的弃婴,法明长老比他大了好几十岁,所以自幼便由法明长老一手带大。

    就因为这层亲近的关系,酒肉和尚又深知这金山寺极为富有,当然不肯将住持之位让与他人,便狠心将法明长老软禁在自己的禅房,仗着自己的武勇和多年培植的势力,自行接任了住持之位。

    即便如此,他还是将法明长老当父亲一样尊敬,对玄奘也没有赶尽杀绝,因为说到底他也只是贪图权力财富,并非十恶不赦之人。

    法明长老叹了口气说道:

    “罢了,出家人四大皆空,是我执着了,不过你和玄奘都是我一手带大的,你今后就当是看我的薄面,善待他吧,唉,其实。。。他也是个命苦之人。”

    话音刚落,忽然听到院中一阵骚动,门外有人匆匆来报:

    “住持,不好了,禅房走水了。”

    所谓走水就是失火,只是与现代的叫法不同而已,表达的意思还是一样的。

    不过古怪的是,这火乃是突然烧起来的,而且大火是从禅房,偏殿,仓库三处同时烧起,火势极为猛烈,古时候的建筑多为木制结构,极易燃烧,所以很快便蔓延成了一片火海。

    酒肉和尚一听火势如此之大,马上大惊失色,赶忙安排人立即救火,自己还是不放心也跑去亲自指挥,便将法明长老一人留在了禅房中。

    火自然是雷云三人放的,三人放完了火,便迅穿过禅房后的菜园,直奔金山寺的后院,这里有着金山寺最重要的建筑————厨房。

    厨房的重要性无疑是不可替代的:人一旦饿了,就必须要吃饭,再高深的佛法也不能当饭吃,再绝世的武功不吃饭也会饿死。

    三人一进门便看见了他们此行的目标----佛法精深的玄奘**师。

    此时厨房中只有玄奘一人,这**师正在一个大木盆前忙活的满头大汗,面前堆满了小山般的脏碗筷----这些僧人们见新住持不待见玄奘法师,便墙倒众人推,纷纷刁难他,脏活累活全让他一人承担。

    玄奘法师此时完全不知道寺中已经生了极大的变故,仍旧埋头努力的刷着碗,此时他唯一关心的就是面前这些碗------如果在晚饭前还没有刷完,那他自己的晚饭就又要泡汤了。

    雷云走到近前才看清这**师的长相,原来这玄奘法师又黑又瘦,个子也不高,不过一对耳垂却极大,一直垂到肩膀之上,虽然一直受到僧人们的排挤,但是目光中却丝毫看不出有什么怨恨或愤怒地表情,有的只是水一般的平静。

    现有人过来,玄奘法师便抬头淡淡的看了一眼,然后说道:

    “这位施主,此处乃是厨房,拜佛请去前面佛殿。”

    虽然只不过随随便便的一眼,那眼神中流露出来的平静和对天地众生的慈爱,却令雷云心神俱震------那是怎样的一种眼神呀,似乎能直达人的灵魂深处,看透人内心的一切善与恶,悲与苦。

    好一个玄奘**师,果然是名不虚传。

    不过在雷云的眼中,玄奘法师的头上只是有一条绿色的血条,没有技能的显示,表明他其实只是个普通人。

    怀着深深的敬意,雷云走上前去施了一礼说道:

    “玄奘**师,在下雷云,乃是奉家师之命特意前来寻找**师的。”

    玄奘闻言愕然,他自幼出家,秉性纯良无比,马上起身还礼道:

    “在下法号玄奘,**师三个字实不敢当,不知令师尊是哪位?”

    雷云朝八臂妖使了个眼色,八臂妖用手一指,玄奘身上的僧袍便燃烧了起来,这和尚顿时大惊失色,马上手忙脚乱的将火拍灭,八臂妖这一手技能虽然伤害有限,不过用来忽悠人却是非常有效,看着玄奘惊异的眼神,雷云说道:

    “家师乃是昆仑山的仙人,近日推演先天术数,算出玄奘**师有难,特命我等几人下山,保护法师。”

    玄奘经过刚才一烧,心中已是有些惊异,如今听雷云这么一说,顿时有些将信将疑,一时之间竟不知该说什么了。

    雷云见玄奘不说话,马上说道:

    “我等下山前,家师曾经说过,法师乃是罗汉转世,如今前世记忆即将觉醒,金身即将现于世间,四方妖魔已有感应,将要前来加害,所以令我等前来保护。”

    玄奘听说自己是罗汉转世,先是大吃一惊,然后暗暗惊喜,表面上却假装镇定,不敢显露出来:

    “施主之言,颇多惊人之处,玄奘一时之间实是难以尽信。”

    雷云见忽悠**基本成功,便直奔主题:

    “法师可知法明长老已经现身了。”

    玄奘闻言一惊,急忙关切的问道:

    “我师父现在何处?”

    雷云便将法明刚才施法救治众僧人之事添油加醋的告诉了玄奘,还故作悲愤的说道:

    “我等亲眼见到那酒肉和尚将法明长老带回了自己的禅房,如果法师不信,可随我来,我等现在就带着法师前去见法明长老,而且......”

    雷云故意说了一半停下,玄奘急忙问道:

    “而且什么?”

    雷云缓缓道:

    “关于法师是不是罗汉转世这一点,法明长老也是知道的,他那里有一封关于法师身世的血书,上面写的很清楚。”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