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云天性正直,哪里见得了这种逼良为娼的事情,马上上前问道:

    “姑娘,你父亲是怎么死的?家中如何贫困到要卖身葬父?”

    女子闻言顿时大哭,边哭边说出了她的不幸遭遇:原来她母亲早死,她和父亲两人相依为命,靠养蜜蜂为生,由于要经常迁移,所以常年居无定所,在朝廷的各种苛捐杂税层层盘剥之下,收入虽微薄但还能够勉强糊口。八一中文 W?W㈠W㈧.㈧8㈧1?Z?W?.㈧C㈧O?M

    两个月前他父女二人带着八箱蜜蜂,来到了村外的树林里,因为正值春夏之交,两个月下来竟然酿出了不少的蜂蜜,父女二人很是高兴。

    谁知昨天傍晚时,不知从哪里飞来一只半人大小的怪蜂,将她家的蜂箱全部占据,蜜蜂不是被咬死,就是被赶跑,蜂蜜也都被怪蜂吃光,他父亲怒极,拿斧头便要砍那怪蜂,哪知那怪蜂中了一斧,不但没死,反而将他父亲蜇了一下,他父亲被蜇后全身黑,才过了两个时辰便气绝身亡。

    听到此处,雷云马上脸色大变,因为仙缘印记竟传来了提示:

    “你触了隐藏任务,玄蜂的末路,任务难度,未知。”

    “请在24小时之内找到并杀死玄蜂。”

    “失败惩罚,扣除1ooo点积分,同时永久扣除所有属性一点。”

    看到如此严重的失败惩罚,雷云脸色顿时凝重起来,仔细想了想后,还是选择接下了任务:所谓富贵险中求,任务世界的风险与回报毕竟是成正比的,既然惩罚如此严重,那完成任务的奖励相信也不会太差。

    接了任务后,雷云便一咬牙拿出了一锭价值3oo点积分的银锭,柔声说道:

    “姑娘,我这里有些银两你先拿去,把你父亲葬了吧。”

    胖女人见有人搅局,脸上顿时露出不悦之色,不过见到雷云一身武士打扮,又出手不凡,便冷哼一声离开了,那女子马上千恩万谢的接过银子,说道:

    “多谢公子,不过用不了这么多,等我葬了父亲便把剩下的还给您,敢问公子高姓大名,今后我一定做牛做马服侍公子,以报今日大恩。”

    雷云看看那女子蓬头垢面的样子,微微皱眉说道:

    “这个。。。就不必了,银子也不用你还,多余的你就拿去重新买些蜜蜂来养吧,也好维持生计,恩。。。我能看看你父亲的尸体吗?”

    女子先是愕然,然后马上连连点头,雷云轻轻掀开草席,现眼前的尸体已经通体乌黑浮肿,皮肤包裹下的血肉像是融化成了液体一般,仔细查看了尸体的其他部分,也没现别的伤口,便点点头,对那女子说道:

    “看来确实是中毒而死,这样吧,你先安排你父亲的后事,明天一早在这里等我,我要去看看那怪蜂,说不定我有办法除掉这个怪物。”

    第二天一早雷云便和孟远三人分手,约定在金山寺会面,然后就匆匆去找那女子。

    当雷云到达昨晚那地方的时候,却看见一个身穿一身素服的女子站在那,女子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灵动有神,只是略微有些红肿,眼神中也有一丝悲伤的神色,皮肤白腻,脸色白里透红,身材似弱柳扶风,别有一种纤细的柔美。

    美女嘛,总是难得一见,所以雷云一时之间竟然看得呆了,谁知那女子见到他后竟然行了个礼,说道:

    “恩公,你来了。”

    雷云闻言一愣,失声说道:

    “你。。。你是。。。昨天那个女子?”

    女子闻言垂说道:

    “正是小女子。”

    雷云马上暗骂自己是人头猪脑,更是连肠子都已经悔青了:早知这姑娘是如此美貌,自己昨晚真应该收下她服侍自己,唉,服侍呀。。。

    想到这里,不由盯着那姑娘又狠狠看了好几眼,色狼的猥琐本色自然流露,令人侧目。

    女子见雷云死盯着自己看,不禁面上一红,低声道:

    “恩公,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吗?”

    雷云闻言木然的点点头,马上又摇头叹息了一下,郁闷的跟着女子向西走了大约十五里左右,便看到了女子在树林中的家------说是家,其实就是一个很大的活动帐篷。

    一见到帐篷,二人立即便停了下来,趴在草丛中张望,只见帐篷旁边有几个破烂不堪的蜂箱,杂乱的摆放在草丛中,蜂箱旁耸立着一个巨大的圆柱形蜂巢,足有三米多高。

    在蜂巢的最上方,是一个直径将近两米左右的平台,此刻那只巨大的玄蜂正在平台上吃着一只大野猪,阳光下,玄蜂的体表呈现出诡异的金属光泽,一对翅膀薄如蝉翼,尾部那巨大的毒针色泽深沉粗壮有力气势逼人,尾尖处却又细如钢针,锋锐异常。

    玄蜂吃东西的方式很奇特,只见它将嘴里一根吸管一样的东西一下插进了野猪的身体里,野猪的身体便以肉眼看得见的度迅缩小,只一会儿的功夫,便只剩下了皮包骨头的一具皮囊。

    这时玄蜂便将那吸管样的东西抽出,然后抓起皮囊,摇摇晃晃的飞出了十几米后,直接一丢,便又缓慢的飞进了树林中,不见了,雷云注意到这玄蜂飞行高度也就两三米的样子,且度极慢,看来并不是敏捷类型的怪物。

    玄蜂飞走后,雷云回头看了看那女子,有些不舍的说道:

    “恩。。。现在你可以走了,咱们两清了。”

    女子有些惊讶的看看雷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终于咬了咬牙说道:

    “小女子姓木,名菲儿,恩公对我家的大恩,我必定铭记终生,日后定当厚报。”

    言毕,才悄悄的转身离去。

    雷云看着木菲儿离去的背影,不由有些失落,又回过头来看看那巨大的蜂巢,心中已是有了计划,便转身返回了村子里。

    一个时辰后,雷云扛着一头捆了四肢堵了嘴的活猪,又回到了那玄蜂的蜂巢附近,此时那玄蜂正在巢上来回爬动,似乎正在忙着扩大蜂巢的规模,雷云在距离蜂巢大约1oo米左右的地方停了下来,将猪的四肢解开,又将猪嘴里的木塞取出,然后用力一拍猪的屁股,那猪便哼哼唧唧的在草地里乱跑了起来。

    玄蜂的动作马上停滞,显然是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便慢悠悠的飞了过来,现那头四处乱跑的猪后,忽然加上前,一瞬间的动作竟然快如闪电,一摆尾便将巨大的尾针深深刺进了猪的身体里。

    那猪顿时大声惨嚎,负痛乱跑,可是才跑出了几步,便一头栽倒,整个身体很快变成了青黑色,尸体也开始鼓胀,里面的血肉显然已经开始被蜂毒溶化,玄蜂抓起猪的尸体,摇摇晃晃的飞回到蜂巢顶部的平台上,吸食起了这猪的血肉。

    玄蜂吃完了猪后,便抓起剩下的皮囊,摇摇晃晃的飞了起来,准备将之扔到离自己蜂巢远一点的地方去,谁知刚飞出去几步,便一头栽倒在地,全身剧烈的抖动起来,那对和身体完全不成比例的翅膀也不停的扇动,过了好半天后,才渐渐停了下来。

    雷云等到这玄蜂完全一动不动后,才提着刀跑了过来,绕着玄蜂走了一圈,玄蜂的小眼睛滴溜溜的盯着雷云,眼神中充满了怨毒的神色,雷云见状目光一寒,忽然出手,一刀便砍在了玄蜂的头部,进入了战斗状态。

    玄蜂头上马上便出现了一条长长的血条,血条依然是满的,表明刚才那一刀没有给玄蜂造成任何伤害,但是玄蜂只是无力的抖动了一下,却没有反击。

    原来那只猪的体内,乃是被雷云放了足足五大包的麻药,要不是村子里药铺的麻药全部被他买光,他还要放更多,为了让猪保持能活动的状态,他乃是将麻药装进了炮制好的猪膀胱里,然后在村中屠户的帮助下给猪吞下,玄蜂将猪吸得只剩皮囊,自然是将麻药也都吸了进去,所以现在才会全身麻痹,完全无法动弹。

    雷云将玄蜂的全身上下都用刀砍了一遍,可是玄蜂的血条却依然纹丝不动,这家伙虽无法动弹,一对小眼睛却紧紧盯着雷云,充满了讥讽之意。

    雷云歪着头想了想,便将刀收进了仙缘背包,忽然取出了一大桶黑乎乎的液体——火油(就是现代的石油原油),全部浇在了玄蜂的身上,点燃之后,升腾的烈火便将玄蜂吞没,它那坚挺无比的血条终于开始缓慢下降。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