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号中所有人顿时全部吓傻,顾客和伙计全都尖叫着四散奔逃,而孟远则一把抓起了已经瘫软在地的掌柜,将他拉进了票号的后院银库……

    很快的,市集上的酒楼,当铺,米铺,盐行,米行等生意兴隆的店铺都传来了哭号和打斗的声响,不断的有浑身是血的人跑到大街上,行人和小摊贩们马上惊恐非常,四处逃命,热闹的市集迅变得空无一人。八一中?文网  W㈠W?W.81ZW.COM

    半个小时后,几人便6续来到了市集边上的集合点,单是看大家兴奋的表情,便知道都是收获颇丰。

    只有一个倒霉蛋短美女一瘸一拐的哭丧着脸,她非常倒霉的闯进了一个貌似富户的宅院,却现那里竟是一间镖局,结果不但没抢到什么东西,还在镖师的围攻下,受了不轻的伤。

    孟远看了看她的伤势,然后拿出了一个银锭扔给了她说道:

    “只是皮外伤,应该问题不大,这个银锭分给你了。”

    那美女立时美目放光,立即点头称谢,孟远想了想便又给每人都扔了一锭,来了个见者有份,大家顿时对孟远刮目相看,纷纷觉得这临时队长还是很仗义的,而孟远也是心中窃喜:

    “这一手小恩小惠效果不错,刚才抢的那个票号里有3o多个银锭,这次真是赚到了,受伤的那小美人似乎也对老子有点意思。。。”

    孟远边想边猥琐的向那受伤的美女投去贪婪的目光,那美女似有所觉,也朝孟远看了过来,见他正盯着自己看,忽然露齿一笑,同时将胸微微挺起,似是挑衅一般向孟远抛了个媚眼。

    孟远顿时感到喉咙一阵干,说实话这美女没紫云儿漂亮,不过再香的家花也比不上新鲜的野花,看来今晚自己要找机会尝一尝野花的味道了。

    两人眉来眼去的模样,却是被一旁的紫云儿尽收眼底,不过她却只是冷笑了一下,什么都没说。

    雷云却并没有参与抢劫,只是到市场上逛了逛,他隐约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对,所以干脆放弃了这次赚一把的机会,只是将那些摊贩们没来得及拿走的瓜果咸菜,烧饼馒头之类的东西,收了许多放在背包的食匣中。

    这时他才现自己那个食匣的好处:正常来说,任务世界中获得的食品和食材是会随着时间推移变质的,而这食匣竟是可以将食品保鲜保温,防止**变质,任何时候拿出来都和刚放进去时一样的新鲜,最神奇的是竟然还不占负重。

    经过了刚才的那一场抢劫,大家的心情似乎都不错,继续有说有笑的前行,不知不觉地便来到了一处路口,路口处摆着一个小面摊,虽然只有四五张桌子,却是都坐满了人,都在淅沥呼噜的吃着面条,虽然隔了还有十几米远,但那面条辛辣的香气却是已经飘了过来。

    走了大半日,众人也都饿了,便蛮横的将吃面的客人都赶到了一边,占据了两张较大的桌子,孟远甩出一锭银子,叫老板有什么尽管往上端。

    那老板初时还怕这些人吃霸王餐,此时见了银子也就没了顾虑,不多时便盛了十几碗面条上来,还上了两大箩玉米面贴饼和两盘腌萝卜。

    这面一上桌,一股辛辣酸爽的清香便扑鼻而来,让人的舌头条件反射似的变得潮湿,原来这面是有讲究的,唤作油泼辣子面,乃是将手工制作的面条在开水中煮熟后,捞在碗里,将葱花碎、花椒粉、盐等配料和厚厚的一层辣椒面一起平铺在上面,再用烧得滚烫的热菜油一浇,便能直接将这些调料一起烫热烫熟,再调上些陈醋,吃起来酸辣无比,极为过瘾,如果再配上金黄香脆的玉米面贴饼和爽脆的腌萝卜,那就更是堪称绝配。

    如此美食,就连紫云儿这样的美女也不顾形象的吃了一海碗,众位男士则最少都是两大碗下肚才心满意足,吃完了面,老板还给每人盛了一大碗直冒热气的面汤,众人刚才吃得口味太重,这会儿也都渴了,便都一边吹着气一边喝起了面汤,享受原汤化原食的舒爽。

    此时,忽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雷云抬眼一望,立即知道刚才自己为什么会有不好的预感了:

    骑马来的便是那群镖局的镖师,雷云刚才就在诧异那美女怎会受伤,现在顿时明悟:那些镖师的身体属性肯定也是远常人的,纵使没有他们这些人数据化后的身体属性强悍,其武力也必然不低,现在这些镖师前来,必定是受了那些商贾的委托,前来取回被他们这些人抢走的财物了。

    这些镖师大约三十余人,马术均是极为娴熟,一过来便将小面摊团团围住,场面顿时变得剑拔弩张。

    那些吃面的客人早已全部吓跑,老板也躲到了柜台下面,为的镖师是一名左眼带着黑眼罩的独眼老者,眼神极为锐利,一身劲装,手中倒提着一把银色长枪,到了众人跟前,老者轻轻一夹马腹,胯下马儿立即顺从的向前走了两步,然后忽然停下,

    向众人一拱手说道:

    “各位朋友,在下铁万里,是此地长风镖局的镖头。本来各位的事与我无关,不过一则各位的手段过于残忍,既求了财又害了命;二则在下收了几位朋友的花红悬赏,也是不得不来,不过正所谓收人钱财与人消灾,只要各位将抢走的东西留下,我绝不为难各位。”

    凭心而论,铁万里还是给众人留了余地的,一上来就明确表示只要钱,不会过多为难众人,可是他却不知这些人只要为了钱,更准确的说是积分,是不会在乎性命的。

    孟远闻言立即冷哼一声道:

    “留下东西?好呀,接着吧。”

    言毕,突然扬手一挥,一只银色的大锤便凭空出现,流星般飞射而出,一下就把老者身旁的一位镖师连人带马砸飞,那锤打到人之后居然还凌空倒翻,又飞回到孟远手中,而被打中的镖师前胸已是凹陷了一大块,眼见是活不成了。

    其实孟远本来是要打铁万里的,但是他这技能只是LV1,所以准确度不高,不过还好没砸空,不然就露馅了。

    不过他这一出手,众镖师马上怒喝连连,纷纷掏出武器反击。

    孟远本来是想一出手就震慑住这些镖师,不想却反而激怒了他们,转瞬之间,就像变戏法似的,那些镖师便每人拿出了一把精巧的手弩,开始对众人射击,众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更无处躲藏,立时纷纷中箭,有两人当场便被射成了刺猬。

    这些弩箭由于是近距离攻击,伤害也是极高,平均一箭能给雷云带来2o-3o点伤害,这还是因为雷云的蓝色装备布鞋提高了2点耐力的缘故,其他人所受的伤害显然还要高些,更何况众多镖师一齐出手,弩箭连之下,雷云那29o点气血顿时减半,惊得雷云立即吃下了一个金疮药,然后立即出手反击。

    与此同时,仙缘印记也给出了提示:

    “你遭到了剧情势力的无端攻击,根据9527号法则,你获得了正当防卫的权利,击杀攻击你的剧情势力人物,将会获得积分奖励并有机会掉落宝箱。”

    雷云收到提示顿时一愣,手下却是丝毫不停,他猛然迎面冲向一名镖师,高举金背大砍刀当头全力劈下。

    此时雷云的力量高达28点,是普通人的将近三倍,再加上基本近战和基本武器掌握的技能加成,伤害的输出乃是极为恐怖的,所以只一刀便将那倒霉的镖师连人带马从中劈为两半,顿时鲜血飞溅,肠脏横流,惨烈的场景顿时让几名年轻的镖师当场呕吐。

    众人中马上又是两条身影抢出,便是孟远和那八臂妖,这两人战斗意识都是极好,实力也高于另外几人,一出手便是声势惊人,尤其是那孟远,一对双锤所到之处,人和马皆被打做肉泥,一时之间,竟是勇不可挡。

    八臂妖的武器乃是一柄月牙方便铲,这武器却是有击退的效果,被他打到的敌人,虽然不至于当场即死,但都是被大力所震退,很快镖师们的阵型便开始散乱,局势也生了逆转。

    这时其余几人才如梦初醒,纷纷取出武器,加入战斗。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