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云看看四处都没有路,便试探性的站到了法阵之上,忽然感觉眼前一花,眼前立时便换了一番景象:

    眼前豁然出现了一座占地极广的正方形院落,正中间处是两扇朱漆大门,在门的两侧各种了一排青翠高大的柏树,树的下方皆是以石台围砌,十分整齐,柏树方圆数丈之内,郁郁葱葱长满了各种花草,五彩斑斓,一派生机盎然之景,门口处还有两名金甲神将执巨斧护卫。??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雷云来到正门的门口,先向两名神将施礼,然后说道:“在下雷云,是慕名前来拜师学艺的。”

    其中一名神将闻言,便用眼角的余光扫了雷云一下,却是纹丝未动。

    雷云被这神将眼光一扫,全身立即无法动弹,然后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人脱光了衣服从头到脚检查过了一遍似的,检查之细致,甚至连五脏六腑都没有放过,检查完毕之后,雷云才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见两位神将面无表情,一动不动,似无阻拦之意,雷云便大胆走进了门内。

    一进门就看到远处足有五百米开外的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殿,从正门通往大殿的是一条近十丈宽的石道,皆是由丈余宽的条石铺就,石面打磨的十分的光滑,隐约能照见人影。

    道路的两旁遍栽参天古树,树下奇花布锦,瑶草喷香;花草丛中,蝶舞蜂飞,珍禽异兽时隐时现;石道上不时有一身劲装的武士匆匆走过,也有一身长衫的书生坐在古树下翻阅着书籍。

    在大殿的前方是一处极大的荷花池,池中荷叶满满,荷花处处盛开,一眼望去,满眼的碧绿中点缀着星星点点的粉红,微风吹过,淡淡幽香传来,景色甚是宜人。

    在荷花池上是一座石桥直通大殿,雷云穿过石桥来到殿前,看到殿门正中挂着一块匾,还是黑底金字,乃是大唐皇帝御笔亲书:

    “天下兵法了于胸,十方无敌勇者狂。”

    大殿门前人头攒动,进进出出十分的热闹,这些人或跪拜于地,或垂侍立,一会儿便匆匆离去,很快又有新的人进来。雷云看到此处如此情景,便信步走进了殿中,谁知刚一进门,耳边便传来一把柔和的声音:

    “雷云,你不是我门下弟子,来这里可是拜师的?“

    雷云抬头望去,顿时暗暗吃惊:

    只见大殿正中间站着一个大汉,足有五六米高,长相威猛,胡须浓密;手中拿着两把金光闪闪的巨大板斧,一身锦衣,身形极其威武,由于肌肉异常达,整个人呈方形,虽然只是随便的站在那里,却给人一种高山仰止的压迫感。

    此时,声音继续传来:

    “不错,我就是大唐官府的掌门程咬金,你不要惊奇,玉皇大天尊赐我的紫阁仙府可以帮助我吸收天地灵气,炼化真身,时间久了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雷云闻听此言,立即下拜,大声道:

    “弟子雷云,此来便是要拜入您的门下,走上强大的战士之路。“

    程咬金的声音继续传来:

    “恩,这个简单,既然你已得仙缘,我自然会收下你,我门派心法虽易学,不过修炼一道,更多的是要看个人的勤奋和机缘,你日后需要勤学苦练,方能有所成就,你且过来,我这就传授心法与你。“

    雷云想不到拜师竟如此顺利,不由大喜上前,只见程咬金一伸巨掌,便按在了雷云的额头,顿时一套奇特的心法凭空出现在了雷云的脑海,虽然是刚刚才学会,给雷云的感觉却像已学习过这心法千百遍一般,早就深深的刻在了自己心中:

    十方无敌心法第一层:初出茅庐!

    大唐官府独门心法,可以提高伤害力,修炼者每提升1点力量值,基础伤害增加2点,心法领悟到一定层次便可习得门派战斗技能。

    雷云注意查看了一下自己的属性,现自己的伤害值忽然增加了将近一倍,仔细一算,才知道自己原来每增加1点力量值,伤害只会提升1点,现在则变成了两点,实力提升了一大截,不由心中大喜。

    与心法一同传授的还有一套大开大合,刚猛无比的刀法,与心法不同,这套刀法却是需要勤加练习的,刀法十分精妙,乃是程咬金经过千百次沙场实践总结出来的实战刀法,大唐官府的弟子便是因为修习了这套刀法,普遍的战斗力都十分惊人,在不使用技能的情况下,也都堪称是十五门派里最强的战士。

    雷云刚要就地演练一下刀法,忽然现自己空间背包中的那个特殊物品:上官镝的亲笔信,竟在微微光。

    雷云一想这程咬金的另外一个身份还是大唐官方的高级武官,心念一动便将那信从背包中取了出来,直接交到了程咬金的手中说道:

    “师傅,弟子曾在无意中获得此信,见到信中所说之事关系重大,弟子不敢私藏,还请师傅过目。“

    程咬金接过信件,看了一遍后,沉吟了半响道:

    “此事关系到朝廷的大将,不可草率,这样吧,你拿我的令牌去殷丞相府中,将此信交予他,他会处理的。“

    说罢又将一块黑色的令牌交给了雷云,这令牌通体乌黑,虽是木质的却是比铁的还重,令牌上雕刻了三个隶书小字“卢国公“,雷云接过令牌,便拿着信离开了大唐官府,一路打听,前往殷丞相府去了。

    在路上走了约有小半个时辰,路边出现了一间酒楼,此时正是午饭时间,酒楼里人声鼎沸,生意非常的兴隆,雷云见到别人吃饭,忽然感到腹中饥饿,便找了一个靠窗的小桌子坐下,询问了店小二之后,要了一份最畅销的的套餐:二两猪肉大葱包子,一碗炒肝,一份芥菜。虽然简单,却是非常的可口,吃完一结账,21点积分,物美价廉。

    吃过了饭,雷云一路来到了殷丞相府,到了门口将程咬金的令牌交予了守门的兵士,兵士一见令牌,不敢怠慢,连忙进去通报,不一会儿府里便出来一个老者将他带了进去。

    雷云跟着老者七绕八绕,才现这丞相府不但占地极广,而且里面房屋连片,大门小门无数,若不是有人带路,相信一定会迷路。

    最后两人来到了一处偏厅,厅内甚是宽阔,正中放着一张巨大的红木丝绸屏风,屏风上用金线绣着百鸟朝凤图,屏风之下是一张双人红木软榻,榻中坐着一位老者,一身官服,须银白,面容虽苍老,但一双眼睛黑白分明,明亮如孩童,让人一见之下便印象极为深刻。

    见到雷云进来,老者微笑说道:

    “我就是殷开山,当今的丞相,你是大唐官府的弟子?”

    雷云立即施礼答道:

    “正是,晚辈是奉家师之命,将晚辈冒死得来的一封书信,交予丞相。“

    言毕,便将那上官镝的亲笔信交予了殷丞相。

    殷丞相接过信,仔细地看了好几遍,才沉声说道:

    ”此事关系重大,上官镝镇守一方,手握重兵,须待我禀明圣上,方能决断,你先回去吧。“

    雷云一听殷丞相这就要送客,顿时大急,连忙道:

    “丞相明鉴,晚辈为取得此物,可谓深入虎穴、孤身犯险、九死一生、刀山火海、风口浪尖、险死还生。。。。。。”

    殷丞相闻言皱着眉头说道:

    “你且放心,此事如果属实,你便是为朝廷立了一功,我定会禀明圣上,论功行赏的。”

    雷云听到这里,心中暗骂老狐狸,嘴上却连说:

    “多谢丞相提携,晚辈能为朝廷效力,定不忘丞相大恩。“

    殷丞相一愣说道:

    “为朝廷效力?你想入仕?就凭这封信?“

    雷云闻言先是一愣,马上灵机一动,便从怀中取出一物,光芒耀眼,递给了殷丞相说道:

    “晚辈除了这封信,还拿到了上官镝勾结海盗的物证,如今一同交予丞相大人。“

    那殷丞相明显十分的识货,一见之下,连忙收入袖中,然后干咳了一声,说道:

    “恩恩,看来你这次行动确实是冒着生命危险的,你放心吧,你的事没问题的。“

    雷云大喜:

    “既如此,晚辈就告辞了。“

    说完便退了出来,离了丞相府向自己的专属房间行去。

    雷云交给殷丞相的那样东西正是那颗鼍龙的宝珠,这宝珠鸡蛋大小,光芒璀璨。

    仙缘印记给出的说明上写的很清楚:极其珍贵。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