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还是雷云第一次正面和海盗一对一单挑,心中不免有些紧张,一上来便全力强攻,长剑闪电般直刺海盗前胸要害,那海盗却是冷哼一声,不退反进,手中长刀轻轻一挑,雷云顿时便感到一股大力传来,手中长剑险些被挑飞,不由心中大惊,不等雷云有所反应,那海盗又抬起右脚,朝着雷云的胸口就是一蹬,一脚便将雷云踹出去四五米远,吃了一嘴的沙子。八一中?文网??  W?W㈠W?.?8㈧1?Z?W㈠.COM

    海盗没想到雷云竟然如此不堪一击,本来紧崩的神经顿时放松下来,他朝雷云招了招手,示意他爬起来继续,然后耍猴一般又将雷云连续放倒了好几次,长刀在雷云身上留下了数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几个回合下来,雷云就现这海盗的武技十分凶悍,自己完全不是对手,再打下去估计早晚要落败身死,想到这里他马上转身撒腿就朝海里逃去,那海盗正要结束这场戏耍,结果了雷云,哪里肯放过,立即紧追不舍,一直追杀雷云到了海中,却忽然现雷云不见了。

    海盗顿觉不妥,马上便要返回岸上,却猛然感到双脚上一股大力传来,立时失去了平衡,栽倒在水中,一双铁钳般有力的手,拖着他的双腿快向海水深处行去,力量之大,竟能拉着他在海水中奔跑,他刚要张口呼救,一大口海水便呛了进来……

    夜已深,整个桃源村静悄悄的,唯有村中的祠堂热闹非常,平日里早就应该已经上床睡觉的男女老少们此刻正聚集在这里,祠堂屋内的地上打满了地铺,女人们或坐或躺的正在议论这次海盗袭击的事情,男人们大多蹲在屋檐下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大都愁眉不展的唉声叹气,只有孩子们最开心,在院子中四处追逐,嬉戏打闹,院子中间架起了两口大锅,两大锅热气腾腾的虾蟹粥正在锅中翻滚着。

    这粥是用田里刚打下来的白米和连壳剁碎的新鲜虾蟹,再配上姜丝,盐等调味品,熬一个半时辰而成,熬好的粥雪白,而且特别粘稠,香气扑鼻,用勺子轻轻一搅,粥里的虾蟹肉和细小的姜丝便翻腾而上,趁热喝下,不但口感极其鲜美,还能驱走夜间的湿寒之气。

    很快的,每人都分到了一大碗分量十足的虾蟹粥,就连猫狗之类的宠物也都分到了一份,香气四溢的虾蟹粥让大家暂时忘记了危险的处境,吸溜吸溜的喝粥声此起彼伏。

    突然,祠堂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两个手持火把的海盗猛地窜了进来,紧接着一大群海盗鱼贯而入,也不多言,见人就杀,村民们顿时乱作一团,赵村长大惊,手指颤抖的指着海盗叫道:

    “你们。。。你们。。。你们。。。。。”

    然后忽然仰头大喊:“上官镝,上官兄,海盗来了,救命呀……”

    海盗们也不废话,直接将大门一关,便展开了一场大屠杀,顿时哭喊连天,血肉横飞,祠堂里很快变成了人间炼狱一般的景象。

    疯狂的屠杀持续了整整十分钟左右,哭声才渐渐消失,海盗们正要准备开始寻找财物,忽然火光大盛,四面院墙上亮起无数火把,上百名弓箭手出现在院墙之上,上官镝一身金甲,站在几名全副武装的卫兵身后,面容冷峻无比。

    海盗们顿时一惊,那光头海盗领石玉排众而出,沉声道:

    “上官兄,你这是要干什么?”

    上官镝也不答话,大手一挥说道:

    “放箭,全部杀掉,一个不留。”

    霎时箭如飞蝗,居高临下射向了院中的海盗,第二场屠杀,正式开始……

    当雷云返回岸上的时候,现桃源村方向已是火光冲天。

    “果然不出所料呀。”雷云自言自语道。

    像是要印证雷云的猜测似的,仙缘印记也在这时传来提示:

    “你的隐藏任务,兄妹情深,由于任务关键人物楚恋依死亡,任务自动失败。”

    此事虽然早在雷云意料之中,可是真的生了,还是令雷云心中一阵惋惜,他本想将可爱的楚恋依带出桃源村的,可是一来楚恋依坚持要留下,二来自己还有任务在身,确实多有不便,只好作罢。

    其实雷云心中一直有个疑问:桃源村地势隐蔽,这些海盗怎么知道有桃源村这个地方的?又怎么能确定桃源村一定有值得他们抢的东西?直到见到这个上官镝,他才恍然大悟:原来真正打桃源村主意的,就是这个上官镝。

    上官镝露出的马脚就是:他来得实在是太快了,而且他在面对财富时流露出来的贪婪,更是一早已经出卖了他。那让全村人都去祠堂集合的建议,虽然名为保护,但是从另外一方面看来,也是可以更方便的将全村人一网打尽,不留后患的最好方法。

    雷云几乎可以肯定,海盗得到的消息八成就是这上官镝故意放出去的,以桃源村为诱饵,将海盗引来,等海盗洗劫桃源村后,再剿灭海盗。如此一来既得到了桃源村的财富,又立了军功,这上官镝如此算计,真是打得好算盘。

    只是雷云却并未说破,一来是说了也不会有人信;二来上官镝此计其实帮了雷云一个大忙,无论是借这将军之手将海盗领石玉杀死,还是将海盗们重创,对雷云做任务捞好处都会非常有帮助,至于桃源村村民的死活,却不是雷云关心的事情了。

    在心中计算了一下时间,雷云便进入了岩洞,进来后现这岩洞里面其实非常宽阔,很多海盗抢来的货物被散乱的堆放在这里,岩洞正中间还有一个大水潭,潭水呈现出诡异的红色,却原来是水底生长着数量极多的罕见红色海藻的缘故,除此之外,岩洞中空无一人。

    四处探寻了半天,雷云现这岩洞竟是只有入口一个通道,顿时大为奇怪:海盗怎么会选择一个死地作据点的?不对,肯定还有其他的出口,找来找去,便将目光望向了那个水潭。

    跳下水潭探查一番后,雷云心中大喜,原来这水潭便是一个极为隐蔽的出口:在水潭下面有一条通往洞外的水道,虽是极长,但是中间却有好几处海水与岩洞之间的空隔,可以用来换气,以海盗们的水性,想要通过并不困难。

    雷云顺着水道一路前行,到了出口后现这里正是悬崖边的凹陷处,极为隐蔽,海面上还停着一条中等大小的帆船,船上放有干净的衣服,淡水还有食物,显然是海盗们早就预备好的逃生之路。雷云也不客气,坐在船上就是一通吃喝,吃完后就马上将小船凿沉,顺着水道又返回了岩洞。

    此时已是黎明时分了,岩洞里正聚集了十几个海盗,为一人正是那个身形魁梧的光头海盗领石玉,他手拿一把明晃晃的大砍刀,精赤的上身肌肉一块块贲起,上面有好多深浅不一的刀伤,最显眼的是一道巨大的从左肩直达到右边肋下的刀伤,死白色的皮肉外翻,显然刀伤极深,好在血已经是止住了。

    其余的海盗也是个个带伤,一个个都是气喘吁吁,横七竖八的或坐或卧在石玉的周围,显然经过了一夜的拼杀,都是疲惫至极。

    雷云慢慢将头探出水面,岩洞中光线极差,因而并没有人注意到他,这还是雷云第一次近距离观察这海盗领石玉的样子,见他身处绝境却丝毫没有慌乱之意,自有一种悍不畏死的气度,心道果然是彪悍之辈。这时就听石玉咳嗽了一声,扬声说道:

    “上官镝,你他娘的不讲信用,说好了事成之后对半分,你竟然要吃独食,还要杀我们灭口,这么多年我可没少给你好处,你就不怕我去揭你?“

    原来这上官镝虽身为建邺城的守将,却暗地里收受海盗的贿赂,纵容包庇这群海盗,他还给海盗们透露商船的活动信息,帮助海盗抢劫商船,销售赃物,从中分肥,其行为比海盗更可恶,几年下来,他害死了无数跑海的商人,自己却赚了无数的黑心钱。

    近日里他听闻长安将军一职空缺,而自己的资历刚好有资格补缺,便想要上下打点,以求升迁。

    可是一打听才知道,需要的花费简直就是天文数字,上官镝虽然颇有积蓄,可还是差得太远,无计可施之下,便打起了这桃源村的主意,于是便亲手修书,要借这群海盗之手,血洗桃源村,然后再将这群知道他不少秘密的海盗也一网打尽,来个一箭双雕,永绝后患,再直奔长安,升官财。

    谁知这海盗领石玉也是极其凶悍,在几个亲信的拼死保护下,竟然逃了出来。他只好令副将把财物先搬回军营,再放火烧掉桃源村,自己则亲自带人追来,定要将这些海盗全部剿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