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盗小队长宋猛此时正跑在队伍最前面,其实以他的资历是本不该做探路这种小事的。八一?中?文网?  W?W?W㈠.?8?1?Z㈧W?.COM只是他今日一时兴起,想上岛逛逛,便主动请缨,谁知偏巧就碰到了这该死的暴雨,真是倒霉透顶。

    宋猛边跑边暗骂自己犯贱,直到隐约看见了前方岩洞处的火光,才猛然心中一喜,立时便联想到温暖的篝火,大块的烤肉和辛辣的美酒,不由得大喊道:“兄弟们,加把劲,快到了。”

    然而却是没人回应,他扭头一看,现身后除了黑漆漆的灌木丛,哪里还有人?不过这无意的一回头却救了他一命,因为恰巧在此时,一道闪电忽然划过天际,他便看见一把雪亮的长剑无声无息的向他胸前刺来,度快如闪电。

    宋猛在海上拼杀多年,也算的上是身经百战,临敌应变极快,立即抬手挥刀一架,竟然堪堪挡住了这必杀的一剑,可是剑上传来的巨大力道却令他整个人向后跌去。

    宋猛知道此时乃是生死关头,立即狂喝一声,顺着跌势就地一滚,迅转身半蹲在地上,将刀横在身前,做出了防御的架势。

    谁知防御了半天,那人却并未追来,此时四周一片漆黑,兼且暴雨倾盆,寒风刺骨,宋猛等了一会儿终于坚持不住,忍不住骂了一句粗话,收刀转身向岩洞方向奔去,边跑边大声呼喝求救,奈何风大雨大,声音根本传不了多远。

    眼见得岩洞越来越近,宋猛不由加快了脚步,忽然一声惊雷响起,同时前方似有身影一闪,宋猛立即停步,横刀戒备,大喝道:“来者何人?”

    一个瘦弱的身影试探性的向他走来,一边走一边挥舞双手,好像是在说话,可是风雨声太大,宋猛根本听不到他说的是什么。

    此时天空中忽然又是一道闪电划过,宋猛才看到来人穿的是自己人的衣服,精神顿时一松:“他娘的,怎么才来?老子刚才被人偷袭了,那个谁,你先断后,我回去喊人过来。“

    那人却恍如未闻,而是继续比划着双手向他跑来,宋猛忽然本能的感到有些不对劲,但是却说不上来哪里不对,而这时那人已到了他的面前,忽然脚下一滑,整个人便顺势撞进了宋猛的怀里,他刚要破口大骂,忽然感到胸口一凉,低头一看,顿时睚眦俱裂------一把长剑已经深深的插进了自己的前胸,透体而出。

    宋猛狂喝一声,闪电出手,一刀便砍在了来人握剑的手臂上,铁器切割骨骼的刺耳摩擦声顿时响起,鲜血喷涌而出,巨大的力量直接将来人砍飞。

    不过砍出了这凌厉无匹的一刀后,宋猛长却呆立原地,脸上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喃喃的说道:

    “我怎么会死的?我还要。。。阿莲。。。我。。。”

    边说边缓缓向前伸出右手,好像是要抓住什么似的,又向前踉跄走了几步,忽然全身一震,倒地而亡。

    原来雷云刚才偷袭不成,便换上了死去海盗的衣服,故意等到打雷时出现,让随之而来的闪电照到自己的衣服,使宋猛误认为是有人接应来了,趁其不备,将其击杀,不过这宋猛实力也是不凡,只是一刀便将雷云的血条从满血砍成了只剩三分之一。

    雷云往嘴里塞了两个包子,等血量回升了一点,便走到尸体跟前拔出长剑,然后拾起小队长掉落的宝箱,转身离去。。。

    清晨,雨已停。

    暴雨过后的东海湾,又恢复了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野草和灌木经过雨水的浇灌,正抓紧时间努力生长,大群的海鸟在灌木中、山崖边忙碌的修理被暴雨毁坏的巢穴,各类昆虫也纷纷冒了出来,努力啃吃树叶草根大餐的同时,也在时刻提防着不要成为海鸟们口中的新鲜美味。

    雷云此刻正站在一所木屋前,一夜的搏杀令他的面色有些苍白,身上也是刀伤遍布。

    不过巨大的收获却令他兴奋不已:杀死十八名海盗给他带来了21oo点积分,虽然不是每个人都掉落了宝箱,依然拿到了十个包子和一件蓝色的装备,包子基本都在战斗间歇吃掉了,装备则被雷云直接穿在了身上:

    “布鞋,蓝色装备,耐力+2,敏捷+2,气血+4o,提升移动度3%。”

    注:耐力增加会抵消对手的部分伤害值,从而降低气血损伤值。

    让雷云颇感意外的是,他的力量属性和敏捷属性竟然各提高了一点,雷云仔细的想了想,觉得自己昨晚的刺杀行动对力量和敏捷的锻炼强度最大,属性的提升应该是和这个有关,那么,对属性的针对性训练相信也会有同样效果,看来今后要做的事情可是多了。

    眼前的木屋一共三间,虽然不大,却都是用极厚实的圆木所造,且用树脂填充木缝,所以抗海风和保暖的能力乃是极好,木屋前面是用竹片做篱笆围成的一个小院,院内整齐的码放着砍好的木柴,屋檐上挂着许多串成串的小干鱼和鲜红的干辣椒,窗台上是高高堆砌的干玉米,角落里则是一排鸡舍,鸡舍旁还用竹片围成了一个方形的栅栏圈,圈里有一个姑娘正在端着个笸箩喂鸡。

    “咕,咕咕咕”

    “咕,咕咕咕”

    那姑娘身穿一袭水蓝色长裙,头上插着一根梅花图案的银簪子,一头乌黑的长分作三股梳成一条长辫,额前的刘海刚刚好遮住额头,露出一弯新月般的眉毛和明亮的大眼睛,虽不施脂粉,那秀美的容貌却给人一种既清新又秀丽的感觉,如同一阵清新的海风吹过,让人神清气爽。

    眼前的一幕犹如一幅美丽的渔村画卷,让雷云看得不觉有些痴了,却忽然现姑娘已经停止了喂鸡,正在打量着他,立即尴尬的干咳了两声,上前说自己是迷路的行人,想问问路。

    姑娘明亮的大眼睛眨了眨,看了看雷云苍白中略带疲惫的面容,就让他先在院子里的竹桌旁坐下,然后很快地就从屋内拿了一些稀粥咸鱼之类的饭食出来,放到雷云的面前,雷云忙活了一夜,早就饿了,也不推辞,一口气喝了五大碗稀粥,吃掉了整整两盘子咸鱼和一笸箩玉米馍馍后,才意犹未尽的开口说道:

    “多谢姑娘盛情款待,其实在下来此处是为了找个人,请问姑娘认不认识一个叫楚恋依的人?”

    那姑娘显然被雷云饭桶一般的食量给惊呆了,闻听此言后,还有些茫然,直到雷云又说了一遍之后,才惊讶的看了雷云一眼,说道:

    “奴家便是,只是奴家与公子素不相识,不知公子从何得知奴家的姓名?”

    雷云闻言也是有些傻眼,踌躇了一会儿,有些不忍却还是无奈的从背包中取出了避水珠,那楚恋依一见之下,立即大惊失色:

    “此乃我家传家之宝物,一直带在我哥哥身上,如何到了公子的手里?我哥哥呢?”

    雷云长叹一声,满脸悲痛的说道:“楚姑娘,实不相瞒,你哥哥他已经被海盗杀死了。”

    楚恋依闻言立即两眼一闭,直接晕倒在地,其实雷云刚才便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当楚恋依真的晕了,依然是手忙脚乱的又是掐人中又是灌凉水的一通胡乱抢救。

    过了好半天,楚恋依才自己徐徐醒来,刚一看见雷云的脸,就立即放声大哭,寻死觅活的又折腾了老半天,才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雷云见他情绪稳定点了,便说道:

    “楚姑娘,我与令兄萍水相逢,却一见如故,已经结拜成为异姓兄弟,此次我们一同从外地贩运货物回来,不想却遇到了海盗,我虽侥幸逃生,却无法救下令兄,实在惭愧。这次前来,一则是受你哥哥委托将这避水珠交还与你,二则那些海盗的下一个目标便是桃源村,我还要赶去通知村子里的人,你知不知道桃源村在岛上何处?”

    雷云这一番话真真假假,再加上他有伤在身,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编故事的水平确实无懈可击,不由对自己的新“天赋”暗自吃惊。

    楚恋依此时的情绪已经不像刚才那么激动了,她收起了避水珠,然后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忽然表情严肃的看向雷云,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带你去桃源村,我哥哥是桃源村商船队的船长,这些年风里来雨里去,也给桃源村赚了不少钱,桃源村村长和附近建邺城的守城将军交情深厚,我们去求村长,让他去建邺城请援兵,为我哥哥报仇雪恨。”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