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一个普通的阵法的话,陆海空想要破阵真的是一点难度也没有,但眼前的这一个【九水镇兽阵】一点也不普通,最大的问题是,陆海空根本就没有办法通过破坏节点来打破这一个阵法。

    这倒不是因为陆海空的【天眼术】失效了,看不到这一个阵法的阵眼所在。

    事实上,陆海空在【天眼术】这一个外挂上的续费很足,阵眼什么的根本就无法在他面前藏身,但能够发现阵眼,跟能够破坏掉阵眼那完全是两回事。

    这一个【九水镇兽阵】的阵眼在这一个阵中,陆海空如果想要破阵的话,那势必就要进入这一个阵法当中,然而一旦陆海空进入【九水镇兽阵】那破布破阵就不是他说的算了。

    毕竟这一个阵法不是一般的凶残,陆海空一旦进入这一个阵法当中,那就立刻就会被阵法镇压,到时候别说是破阵了,他就是想出来都难。

    而且还有一个问题是,这一个【九水镇兽阵】下面真的是镇压着一只凶兽的。

    这一点上,陆海空在使用【天眼术】的时候那是看得一清二楚,在这一个瀑布之下,一股相当狂暴的能量,那一股能量的强度之大几乎可以比拟宇文成都。

    有着那东西的存在,陆海空就更加不可能进入其中去寻找【九水镇兽阵】的阵眼来破阵了,那一不小心的可是会把他自己也给送进去的。

    不过,自己不能进入其中破阵,也并不意味着这家伙就没有办法了。

    这家伙是什么人?这一个世界公认的外挂级别的存在,他想要做到的事情那几乎是没有什么是做不成的!

    陆海空开着【天眼术】一双眼睛在那边闪闪发光一会之后,这家伙直接下令了:“来人,传我命令,派人把这一条瀑布给我的上流给我堵了!”

    事实上证明,没有什么问题是解决不了的,之所以不能解决无非就两个原因,要么是权不够,要么是钱不够。

    陆海空这家伙在三国世界是那一种人生赢家一样的角色,人家要钱有钱要权有权,在这样的家伙面前,不就是区区一个【九水镇兽阵】吗,既然没有办法从点上突破,那就直接从面上来吧。

    陆海空还真就不信了,这一种依靠水势作为运转关键的阵法,他直接把水给截了还能破不了!

    随着陆海空丧心病狂的命令下达,他麾下的势力立刻就行动起来。

    作为天下第一诸侯,也是天下间唯一一个敢称王的存在,这家伙的势力动起来那是相当恐怖的,他一声令下,紧紧一天的时间,六条支脉汇聚,最后才有的那一个声势浩大的瀑布直接就被截断了。

    而也正如陆海空所预料的一样,当那一个瀑布被截断之后,在他面前的这一个【九水镇兽阵】立刻就发生了变化。

    原本稳定玄妙的结构瞬间失衡了,而那一个原本在【九水镇兽阵】当中的那一个阵眼也开始浮现出来。

    计划顺利进行,成果也让陆海空很满意,以现在【九水镇兽阵】的情况,陆海空想要破掉他那简直是在简单不过了,只要对着阵眼来一发,轻轻松松就能够把这一个阵法破坏掉了。

    然而陆海空在这时候却并没有付诸行动,因为这一个活有人,哦不,是有兽帮他包了!

    在那瀑布的水断流的时候,陆海空很敏锐的感觉到了,【九水镇兽阵】之下,那一股凶猛无比的气息在暴动着。

    很明显的,被【九水镇兽阵】镇压那家伙已经发现阵法被破坏了,意识到这可能是它最好的脱身机会,那家伙立刻付诸了行动。

    既然有人要出手,那陆海空当然乐得轻松,除了是要省点力气之外,顺便也看一下这家伙这家伙的实力,毕竟不出意外的话,在这家伙破阵而出之后,陆海空肯定也是要顺手把这东西给镇压了的。

    【九水镇兽阵】之下的那一只凶兽并不知道,此时此刻,在他头顶之上的有一个比【九水镇兽阵】更加凶残的家伙在等着它,这时候的它只是满心欢喜的想要挣脱束缚。

    那一头凶兽的实力确实是无比凶残,就算是在【九水镇兽阵】的镇压之下实力大减,在此时此刻它还是展现出了惊人的实力在。

    在那一头凶兽的不断爆发之下,原本就已经出现了破绽的【九水镇兽阵】渐渐被动摇了。

    “差不多了!”在边上看了半天的陆海空眼睛一眯。

    而在陆海空的话落地的同时,另一边,那一头凶兽付出了半天的努力,并且爆发了激发潜能的秘技的情况下,【九水镇兽阵】终于被它硬生生轰破了!

    在【九水镇兽阵】被轰破的瞬间,一股带着岁月的厚重感的气势翻涌而出,原本被深埋在【九水镇兽阵】之下的那一只【禹王鼎】开始行动了起来。

    一道黄色的流光亮起直射天边,朝着远离陆海空的方向飞去。

    “想走?这么可能!”

    陆海空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于此同时,在那一道黄色流光面前,五股气势翻涌而出。

    一早就埋伏好的黄忠五人同时冒出来,五员悍将同时出手,五道攻击同时落下,直接砸在那一道黄色流光上。

    五道攻击同时落下,原本急驰而去的【禹王鼎】被拦下了片刻,陆海空抓住这一个机会一挥手,一个【人皇鼎】的虚影轰了下来。

    【人皇鼎】在吞噬了【冀州鼎】之后,威能有了相当大的提升,再加上吞噬【冀州鼎】的缘故,【人皇鼎】天然的带着一种对于【禹王鼎】的克制,那一道【人皇鼎】的虚影落下,直接就把【禹王鼎】给控制住了。

    见状,陆海空嘴角露出一抹满意的微笑,正准备上前把【禹王鼎】给收起来。

    然而陆海空还没有付诸行动呢,一道巨大的身影动作比他还快,一个血盆大口一张,直接一口将被镇压的【禹王鼎】吞进了肚子里。

    看到这一种情况,陆海空的目光顿时就冷了下来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