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年,七月初。

    随着局势渐渐步入正轨,忙活了长达半年多的陆海空也终于是闲了下来。

    陆海空从来就不是一个工作狂人,所以在辛苦了半年多之后,回到洛阳的他没有继续工作而是给自己放了一个十几天左右的小长假。

    这十几天里陆海空除了一些必须他过目处理的事情之外,基本都是宅在王宫里陪三公主和那两个小家伙,当然也少不了妞妞和囡囡这两支小萝莉了,至于另外一只萝莉蔡文姬,三公主表示她已经过了萝莉保质期了,而且越长越水灵放在公理保不齐某人会化身成狼所以就给她在外面了。

    对此,陆海空流着泪表示支持!

    在他的这十几天小长假和那两个小家伙待在一起的时候,陆海空最喜欢做的就是教他们读书写字。

    毕竟那两个小家伙如今虚岁的话也已经有三岁了,也是时候开始启蒙教育了。

    不知道是不是陆海空和三公主基因强大还是这两个小家伙本身就天赋过人,这两个小家伙在学习上的天赋那是惊人无比。

    基本陆海空只要讲过一两遍,手把手教一下,这两个小家伙就能写得像模像样的,让陆海空这一个做父亲的很有成就感。

    只是在教这两个小家伙的时候,陆海空也看到了一些有意思的事情的苗头。

    陆海空发现,尽管这两个小家伙都是天赋过人,但他们彼此之间在天赋上也是有差距的。

    作为哥哥的陆晨,陆海空只用了十天不到就教会了他上百个汉字,甚至这个小家伙还有功夫顺便学了一套陆海空为他量身打造的炼体拳法,天赋逆天得不要不要的。

    然而这一种天赋放在他妹妹陆曦面前那就有点拿不出手了,陆晨十天的时间里学会了100个汉字,陆曦则已经基本把陆海空的汉字掏空了,甚至已经会背《论语》了。

    而在修炼上陆曦更是一路绝尘,她哥哥十天的时间掌握陆海空交给他的连体拳,并且修炼到了炉火纯青的功夫,这丫头虽然在炼体拳上的进度和他哥哥只是持平,但她在这一段时间里还学了道法入门。

    仅仅十天的功夫,妹妹已经可以搓着小火球玩了。

    看到这兄妹两这十天的表现,以及现在就在自己眼巴前,被妹妹骑在身上打的哥哥,陆海空已然是看到哥哥未来悲催黑暗的童年了,陆海空甚至觉得自己有必要提前对哥哥进行一下心理辅导课了。

    为了不让那小家伙被自己妹妹打击得怀疑人生,陆海空很不厚道的想了一个办法。

    这家伙在第十一天直接把自己麾下文武大臣的子嗣都集中了起来,典韦、高顺、潘凤、高览家的儿子,颜良、文丑家的女儿、外加戏志才他们等一众文臣的儿女,一大群都是年龄五岁以内的小萝卜头!

    陆海空直接为这一群小萝卜头在王宫当中开了一个小学,把这些家伙放在一块去!

    陆海空这一个举动算是一箭好几雕,即可提升自己心腹的忠诚度,同时也能够更好的培养这一群天赋惊人的小萝卜头,还能让被妹妹打击的体无完肤的哥哥找到点自信心。

    唯一有些美中不足的就是,陆海空把这一个小学弄起来之后,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那些小萝卜头估计就都要活在被那丫头支配的恐惧当中了。

    没办法,谁让人家一岁不到就成了神器的主人呢,那一种开挂的存在,就算是那些顶尖历史文臣武将的儿女都远远不及。

    ………………

    司隶校部,洛阳城外。

    一辆从荆州方向而来的商队缓缓前行着,那一个商队的规模不小,大大小小载人载货的马车有上百之多,这些马车上统一都是插着一面这着【荆州黄】的旗帜,看上去应该是荆州某个世家的商队。

    而在这大大小小上百辆的马车当中,有一连显得有些特别。

    那一辆马车比其他的马车要更加豪华一点,只是这一辆马车明显是经过高手布置,虽然豪华但给人感受却给人一种很舒适很契合自然的感觉,让它就算是放在边上档次比它低了好几个的车队当中也不会很显眼。

    赶这一辆马车的车夫是一个看上去不是很起眼的中年人,只是如果有人注意的话,就会发现这一个中年人一路从荆州过来,几乎就没有走过神。

    他始终都是全神贯注的在赶着这一辆车,不提别的光是这一份专注就不是一般人能有的,而在这一辆马车当中做着的,确是两个年龄并不是很大的少年。

    这两个少年当中,靠着车门的那一个,脸色黝黑,脸颊稍稍有些圆,再加上很有个性的五官组合,怎么说了,从某种角度上来讲,他的外貌也是很有冲击力的。

    而相比之下,另外一个,那一个靠着车窗的那个就不一样了。

    那少年别说是和靠门的那一个对比的,就算是放在人群当中也是相当显眼的存在,当然他的显眼和前面那一个极具冲击力的那一种是不一样的,是可以让少女尖叫的那一种。

    不过有意思的是,这两个在外貌上天差地别的家伙,在气质上都是意外的有些相似。

    不管是那一个靠窗的少年也好,还是那一个靠着门边的少年也好,这两个少年的身上都带有一种很特别,很自信的气质。

    当然,由于外貌的关系,这一种气质放在两个人身上给人的感觉通常都是两个极端的。

    靠窗的那一个是那一种,是个人见了都会心生好感,觉得这孩子是个了不得的人才的那一种,至于靠门的那一个,就有点悲剧了。

    对于第一次见他的人来讲,能够第一眼就能有好印象的不多,毕竟长得这么丑还这么嘚瑟的,一般的人都不怎么喜欢来着。

    所以说,很难想象这两个家伙怎么会凑在一起,而且还是一起从荆州而来同游千里,这怎么都让人觉得有点难以置信。

    “两位小先生,洛阳城已经快到了,我们距离洛阳城已经不到十公里了?”在靠近洛阳的时候,始终一言不发的中年人突然说道。

    听到这话,不管是闭目养神的那一个靠着门的少年,还是那个靠着窗看书的少年都精神了起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