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量,充沛之极无与伦比的力量!

    这是秦牧在成功附身这一头怪物之后最直观的感受,这样恐怖的力量还是他生平仅见的,这样的力量让秦牧相当满意!

    在掌控了这一只怪物之后,秦牧站了起来,稍稍活动了一下筋骨:“不错不错,虽然是一头畜生,但能有这么强大的力量,也算是一头很了不起的畜生,托它的福,接下来我终于可以翻盘了!”

    可以看得出来,由于那一头怪物太过于强横的关系,秦牧并不能很自如的掌控这一具身体,甚至他的动作可以说是相当的笨拙了。

    然而尽管他的动作笨拙得可笑,陆海空等人却丝毫不敢小视!

    “出手吧,趁他现在还没有完全掌控那家伙的身体,等他完全掌控了并且熟悉了那怪物的身体我们就基本不用玩了了!”

    陆海空说话间,手中的蛮荒斧闪烁起紫金色的光芒,随后这家伙身形一闪率先向巨型漏斗之下的那一只怪物杀了过去。

    见陆海空出手,董卓和吕布两人在对视一眼之后也紧跟其后向着那一头怪物杀了过去。

    “哟,主动出击了?很有勇气也很有决断嘛,不过你们不会以为我还没有熟悉这畜生的身体你们就有机会赢吧?这家伙的实力可是强得可怕呢!”

    秦牧眼中冷芒一闪,在冷笑一声之后,直接冲着陆海空他们发出了一声咆哮。

    【绝望随身、恐惧缠绕】

    伴随着那怪物的一声咆哮而来的,是那头怪物恐怖的被动特性,强如陆海空在面对那怪物全力爆发的咆哮的时候也忍不住浑身一寒。

    【小挪移术】

    就在陆海空浑身发冷的时候,那一头怪物突然凭空出现在陆海空身后,一拳轰了下去!

    “轰!”一阵滔天巨响传来,陆海空感觉脚下的大地一阵颤动,在陆海空的背后两米左右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拳头的印记,这让陆海空浑身发寒!

    陆海空很清楚的知道,之前并不是他闪避得快,而是对方失误了,原本应该传送到陆海空背后的秦牧,传送到离陆海空两米的位置,这才导致那一拳的落空!

    “哎啊!果然啊,太过强大的力量就是不好,很不容易掌控啊!”

    虽然是在说着遗憾的话,然而这家伙的脸上却没有半点遗憾,嘴角勾起的满是那一种猫抓老鼠的戏谑,秦牧很喜欢现在这一种掌控一切的感觉,特别是在之前被陆海空打击得体无完肤的情况下。

    “陆海空,你手下的人不是能吗?不是可以把我算计得死死的吗?来啊,你在来算计我一下试试,有本事你在告诉我我现在的这一种状态也是你算计的啊!”

    秦牧戏谑着,同时这家伙再一次动了起来。

    这一次秦牧没有再使用【小挪移术】了,而且纯粹的爆发怪物本身的力量和速度,瞬间就杀到陆海空的面前,随即一拳向着陆海空轰了过去!

    陆海空眼中冷芒一闪,手中蛮荒斧一顿,身体微蹲左手伸出抓住这家伙轰来的那一支手,随后腰部用劲,右腿横扫轻轻松松就把这扑过来的家伙甩了出去。

    “真以为掌控了一头怪物就能为所欲为了?如果是这家伙自己来打我还会忌惮,但如果对手是你的话,那我可没有什么好怕的,因为你这家伙根本发挥不出这家伙十分之一的实力!”

    说话间,陆海空再一次扑了上去。

    陆海空是谁?这家伙是彻头彻尾的挂逼,特别是在武道方面上,这家伙的外挂是相当彻底的,天下间如今合一在武道上和他比肩的没有几个。

    诚然,如果是论实力,不管是力量还是速度或者是能量方面上,陆海空都远远不如那一头怪物,但如果是在武道方面上陆海空就完全可以把现在掌控那怪物的秦牧吊起来打!

    是,你是力量强,速度快,能量爆棚,但那又怎样?

    你秦牧又不是那怪物,一个专研道术的家伙,而且还没有完全掌握那怪物的力量的情况下,在道术和怪物的力量不能结合的情况下跟陆海空打,那画面就有些美了!

    从陆海空扑上去开始,那怪物就在也没有怎么站稳脚跟过。

    陆海空这时候完全就是利用那家伙无法掌握怪物这一点上,借力打力,利用那怪物自己的力量把那家伙当沙包一样摔着玩。

    尽管这样的攻击方式对于那怪物来讲简直跟挠痒痒一样,但对于秦牧来讲那可是劈了啪啦在打脸!

    这家伙好不容易掌控这这怪物的身体这还没有得意一会呢,就被人家按在地上打,这身体受不受伤那还是小事,重要的是他感觉自己的脸已经快被打肿。

    而且陆海空这时候还不仅仅是手头上教训这他,嘴里也不饶他!

    “哟,秦牧你不是很能吗?刚刚的得意劲那里去了?有本事你站起来说话啊!”

    “轰”反手又是一个过肩摔!

    “你这样不行啊,站都站不稳,打人的力道都散到姥姥家了,就你这样嚣张呢?是不是太得意了一点!”

    “轰”陆海空又一个扫堂腿把秦牧弄趴,随后一脚揣在这家伙的脸上。

    …………

    短短几分钟的功夫,这家伙被摔了上百次,秦牧的眼睛已经布满血丝了!

    不过有意思的是,这家伙一直忍着,没有说出一句话来,他在等着,在等着一个反扑的机会。

    他被陆海空砍几十斧都没啥事,只要给他一个机会,他只要给陆海空一下就能直接把陆海空打爆了,而他的这一个计划就要来了!

    就在陆海空又一次把那怪物摔出去的同时,陆海空突然感觉心中一凉,紧接着无边的恐惧和绝望爆发开来让陆海空动作一顿!

    “就是现在!”

    秦牧脸上露出一抹狞笑,很明显这家伙一直在等着的就是这一个时刻,面对机会这家伙毫不迟疑,身形一闪向着陆海空扑了过来。

    这家伙显然对陆海空的仇是相当的深,一出手就是全力一击恨不得生生打爆陆海空,然而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在他这一拳轰出去的时候,他的身体里出现了变化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