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隶校部,长安城外,巨型漏斗边上!

    面对董卓的追击,秦牧那边是狼狈无比,同时也是憋屈无比!

    要知道他现在所能够依靠对敌的就只有【小挪移术】和他所学的魔道术法,平心而论这家伙的魔道术法还是相当恐怖的,就算是强如陆海空一般的存在,也完全无法挡住他的魔道术法的攻击,一般就算是对上宇文成都那一个层次的存在他也能够光靠魔道术法和人家交手,但他这时候偏偏遇上了董卓!

    论实力,董卓虽然在李儒一事之后实力大涨达武力到了110但比起他120的政治还是差了不少,但尼玛董卓那是一身的神装,手中的魔兵更是外挂一般的存在。

    有那魔兵在,秦牧的魔道术法不仅没有用,强行用了还会给人家送菜去,这直接就削掉了他大半的能力。

    而董卓那混蛋手中握着一把魔兵欺负他也就算了,边上在中了魔道术法之后就停了下来在一边打酱油的陆海空这时候也不安生。

    这家伙一双眼睛金光熠熠,全场锁定住了他。

    陆海空那高达3级的【天眼术】和那一柄魔兵一眼同样也是一个超级外挂,在陆海空的【天眼术】的锁定之下,秦牧的【小挪移术】一发动,陆海空就知道他的落点了,正式因为有陆海空在秦牧才会这般的狼狈。

    在董卓短短几分钟的追击之间,秦牧已经身上已经挂了好几次彩了,如果不是董卓还顾忌着他现在是附身在那一个独臂的悍将的身上的话,秦牧说不定已经被一刀两段了。

    但就算是董卓对于他附身的对象有所顾忌不愿痛下杀手,秦牧的处境也好不了多少,他很清楚的知道在这么下去自己的战败只是时间问题。

    “不行,不能在这么下去了!”

    在狼狈了躲避了几次之后,秦牧眼中冷光一闪,一咬牙直接停了下来!

    而此时此刻这一种情况那里是秦牧想停下就能够停下的?秦牧一停董卓瞬息间来到他面前,一脚直接将秦牧踹翻,手中魔刀一挥架在了秦牧的脖子上:“从他的身体里出来,我可以让你死的痛快点!”

    秦牧这时候倒是没有讥讽董卓的自大和妄想,此时此刻他的脸上倒是少有的平静:“可以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说!”董卓眼睛一眯!

    “我很好奇,陆海空到底是怎么说服你对我动手的,而且你们为什么选择在这时候动手,不应该是在等我复活了李儒之后吗?这时候出手,难道你不担心我死后没有人帮你复活李儒吗?”

    对于秦牧而言,他今天经历的变故很多很多,而让他最不能理解的就是这个,明明可以眉头不皱的付出二十亿金和十万民夫的生命,为什么在要成功的那一刻选择拔刀。

    就算是他派人抓李儒,董卓不应该也是在得到了复活李儒的方式之后在动手的吗?

    对于秦牧的这一个疑问,董卓直接给了解答:“因为你的全盘计划,从一开始就被陆海空的人看破了,所有的准备,以及你一切的目的他的人都一清二楚,更加重要的是,你要用来复活文优的方式陆海空的人已经掌握了,所以你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看破一切?完全掌握?”

    听到这话,被董卓踩在脚下的秦牧顿时就笑了,脸上带着一丝讥讽,然而这笑意才刚刚开始,董卓一句话立马又让他凝固了。

    “如果你是想要发动你脚下这个的阵法的话,我劝你还是省省力气,你这一个阵法虽然没有被改动,但之前给你的那一把魔晶被动了手脚,这一个阵法另外的一层用法你玩不了!”

    这话一出,秦牧彻底傻眼了!

    董卓的背后拔刀,他在长安城的所有算计落空,这些秦牧都不觉得意外,虽然很难受挫败感很强但他还是勉强能够接受的,唯独这个他完全想不通。

    关于那一个阵法的事情,明明只有他一个人掌握才对,为什么陆海空的人会知道?

    “谋士?是了!是陆海空背后的谋士!算无遗策荀公达、料事如神郭奉孝、天妒之才戏志才,看来我还是太小看陆海空,太小看他手底下的人了?”

    在这一瞬间,秦牧完全明白了过来。

    事实上,当他把自己完全暴露在阳光之下,当他彻底出现在陆海空麾下那一群逆天谋士的眼皮子底下的时候,他的所有算计就都成了笑话,而他也将没有半点秘密可言。

    “我没有兴趣听你这只败犬哀嚎,立刻给我从徐晃的身体里出来领死!”董卓眉头一皱,手中的魔兵寒气更深,冰冷无比的说道。

    “败犬哀嚎?董大人说话真是刻薄啊,没错,我这时候确实是败了,陆海空手底下的谋士确实是厉害完全把我算计得死死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彻底失败了。”

    此时此刻,秦牧的歇斯底里让董卓眉头一皱,心中警铃大作。

    意识到情况可能有变的董卓正要咬牙狠心一刀连徐晃也劈了,然而就在这时秦牧的嘴角一扬,脸上露出一丝似得意似癫狂的表情:“你不是要我出来吗?我这就出来了!”

    秦牧的话语声落地,这家伙脸上黑气一闪,紧接着秦牧直接从徐晃的身体里出来了。

    “小心他出来了,这是他最后一次使用【虚化附身】了,只要这一次能够斩杀他就能够彻底干掉他!”

    陆海空的声音伴随着两道金色的光芒一道而来,金色的光芒照耀在董卓面前击打在虚化的秦牧身上给秦牧带来一定的伤害。

    董卓这时候也反应过来,手中魔刀一挥向着秦牧劈过去。

    然而这时候的秦牧显然是拼了老命了,虚化后的身躯在瞬间消散了五分之一,疯狂的使用了【小挪移术】瞬间从陆海空他们面前消失。

    而几乎在这家伙消失的同时,另一边在那一个巨型的漏斗之下,在那一只高达五米,在进化之后一直卧在巨型漏斗之下的怪物边上出现了秦牧的身影。

    这下子,情况貌似有些大条了……

    ………………

    那啥大家关注一下怒笑的微信公众号,我要发大招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