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隶校部,长安城内!

    就在长安城外那一声咆哮响起的同时,一早就潜伏在董卓府内的貂蝉带着被那一声咆哮轻微影响到了的黑衣人展开了行动。

    貂蝉他们一早就得到了秦牧的命令,需要等到长安城外有明显的异变之后在动手!

    事实上,貂蝉对于秦牧根本就没有什么信任,这时候之所以听着人家的命令来,老实的按照人家的指令办事,完全是因为她很清楚的知道,凭她的实力想要自己在董卓府内拿下李儒基本是不可能的,所以她只能老老实实的按照秦牧的指令来办事。

    事实证明,貂蝉的这一个决定是无比的正确的。

    尽管董卓府上武力过90的基本已经被全部带走了,但这并不意味着董卓府上就一点防备也没有了。

    这时候董卓府上还放着一只千人左右的黑魔骑兵,尽管在董卓府上,这一群人不可能骑着战马,但这对于他们的战斗力并没有多少影响。

    这一千黑魔骑兵是之前在那一件事情当中存活下来的,每一个对董卓都是忠心耿耿,每一个体内都蕴含着恐怖的魔气,尽管他们的武力值只有60到70之间,但他们每一个都人可以爆发魔化的状态。

    魔化状态下,这一千人几乎都可以达到80的程度。

    一千个武力八十,而且还是把防御的重心放在李儒身上而且一有什么事情立刻就通知董卓的存在。

    别说貂蝉的武力只有90,就算是她的武力破百了都未必能够在那以前黑魔骑兵的手中带走李儒,

    而在此时此刻,在貂蝉这时候出手的时候,却发现她原本最大的阻碍,那一千个黑魔骑兵这时候已经无暇阻拦他们了,因为在这一刻他们的魔气全部暴走了。

    在唯一的威胁魔气暴走的情况下,貂蝉轻轻松松带着人杀进了放置李儒的所在。

    然而就在貂蝉带着人进入那一个小房间里的时候,貂蝉却愣住了,因为在那一个房间当中根本就没有李儒的存在,有的仅仅只有一个一身白衣仿若谪仙的女人。

    ………………

    长安城,皇宫内!

    也在那怪物的那一声咆哮当中,那一个小皇帝直接站了起来,手中捧着那一颗黑色的玉玺直接放皇宫深处的龙脉所在走去。

    长安城,是华夏第一座被称为‘京’的都城,同时也是华夏第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城市,周、秦、汉三朝都定都于此,可以说这一个城市要比洛阳要更加古老,同时也应该更加具有人道气运才是!

    尽管因为朝代变迁的原因,气运渐渐东移洛阳,但在长安城内也依旧是有这气运龙脉的存在的!

    气运龙脉这东西,有时候放在那里貌似一点用处也没有,比如之前陆海空手贱用了那么一点,直接就引来了覆盖整个并州南部的各种天灾。

    但这东西你要真放任不管的话,被有心人的人利用那后果也是不堪设想的!

    就比如现在,秦牧就想要利用长安城的这一股龙脉!

    为此秦牧在他执掌董卓麾下势力的军政的时候悄悄的找上了小皇帝,并且把小皇帝的那一颗传国玉玺染黑了,他要求小皇帝在长安城外发生异变的同时,把那一颗传国玉玺放进皇宫的龙脉当中!

    具体的目的和缘由他都没有跟小皇帝说,只是让他去做!

    小皇帝也没有问缘由,虽然这家伙还小,但他心智已经算是成熟了,他很清楚的知道不管是面对董卓还是面对那那一个人,他都没有反抗的资本。

    不过就在小皇帝捧着那一颗黑色的玉玺走出大门的那一刻,他们一行人的脚步就停了下来。

    “小皇帝陛下,不好意思,此路不通!”

    太史令扬了扬手中的长枪,嘴角露出一抹戏谑的笑意。

    …………

    董卓府、皇宫、以及长安的很多角落里,一队又一队的人马杀了出来,随着这些人马的杀出,秦牧这一段时间的准备全部暴露在阳光之下。

    然而这些从黑暗中走出来的的布置还没有开始执行,很快的又是一队队人马出现,直接把秦牧这一段时间以来的算计彻底粉碎掉。

    ……………

    于此同时,长安城外,那一个巨型漏斗边上。

    董卓一脸冷漠的移动了一下自己手中的刀,把刀锋指向了在之前那一个瞬间移动了身影的秦牧!

    这时候的秦牧满脸的惊讶,脸色微微有些苍白,他的右臂这时候已经被斩断了,而被斩断之处确实一片漆黑!

    就在刚刚,在那一头野兽咆哮声响起来的时候,秦牧完全没有想到的是,董卓立刻拔刀毫不犹豫的一刀斩向他,如果不是秦牧反应迅速直接用一个瞬间移动的话,这家伙当时就已经被一刀两断了。

    不过就算是这家伙反应迅速,他现在的情况也不见得有多好,这点上从他苍白的脸色,以及右肩上的那一个伤口就可以看出来,不过此时此刻秦牧更加在意的倒不是自己肩上的伤口,而是董卓的变化!

    秦牧完全搞不懂,董卓为什么会突然狠下杀手!

    “董大人,你这是干什么?”轻抚着自己的右肩,秦牧的眼睛渐渐冰冷了下来:“一刀把我砍了,谁替你去救李儒!”

    董卓完全没有搭理他的意思,二话不说,身形一闪再一次来到他面前,又是一刀斩下!

    “该死的,这混蛋疯了!”

    秦牧一惊,身形一闪再次避开了董卓,脸色无比难看。

    这时候的他脑子在飞速运转着,他完全想不到,也想不明白董卓这时候有突然出手的原因。

    从目前来讲,局势完全在他的掌握当中才对,董卓这时候应该没有理由也不敢对他出手才对!

    “一定是有什么地方出问题了!”

    秦牧心中明白,但这时候董卓完全没有给他思考的时间,一击不中再一次追击了上来。

    此时此刻,面对穷追不舍的董卓,秦牧咬了咬牙只能先出绝招了:“董卓,你挥刀之前最好先联系一下你的人,看看李儒还在不在你那!”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