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隶校部,长安城外,那一个巨型漏斗中!

    大半天之后,之前那一汪原本覆盖住了巨型漏斗三分之一的血湖如今已经被吞噬殆尽了,原本疯狂肆虐着的咆哮声在这时候也已经是消失不见了。

    血湖和那一阵呼啸着的咆哮的消失,让原本的绝望和恐惧的气息也跟着消失不见,这让驻守在巨型漏斗上面的那些士兵压抑的心情好受了不少。

    然而他们也只能轻松一会儿而已,那些绝望和恐惧并不会真正的凭空消失,那些都是只是被吸收被收敛了起来。

    原本在血湖当中沉沉浮浮的那一只怪物的身影此时此刻化身成为一个巨大的血茧,而那些绝望和恐惧就凝聚在那一个巨大的血茧当中!

    起先绝望和恐惧被收敛得相当的不错,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那一个似乎在流动着的无比粘稠的血茧在一点一点缩小,那些原本被收敛得很好的绝望和恐惧似乎又开始蔓延开来。

    往着巨型的漏斗之下的那一个血茧,巨型漏斗边上的士兵心中忍不住一阵发颤。

    这一种没有来由的恐惧蔓延开来,无声无色但却成为巨型漏斗底下那一只怪物最好的养料。

    当恐惧蔓延的时候,那一颗已经缩小到五米左右的巨大血茧,开始一点一点的变得深邃起来!

    事实上,正如秦牧所看到的一样,这一支怪物的体内有三股力量,原本一直以来都是以怪物脑袋当中的那一颗纯白的骨玉为主统帅剩下的那两股力量的。

    不过当时那一股力量虽然是强横,但也没有能够达到吞噬或彻底掌控另外两股力量的层度,让那怪物的力量在体内形成一个微妙的三角结构。

    然而在那家伙掉进那一个巨型漏斗之后,这怪物体内的力量结构发生了变化。

    在怪物不断吞噬‘绝望之血’和‘愤怒之魂’的同时,这家伙额头的那一刻纯白的骨玉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一片血红,而他原本体内的魔气在这时候也发生了变化。

    而这两股发生变化的力量有了某些共同的性质,所以它们在这一种变化当中凝成了一股这就直接导致怪物体内原本的三角结构崩塌,骨玉的力量和魔气的力量融合一体,这下子原本在它体内占据了三分之一的那一股纯粹的火属性内力就遭殃了。

    原本这一股力量就是三股当中最弱的存在,现在剩下的两股又融合在了一起,并且在这一个过程当中强化到了一个很恐怖的程度,在这一种情况下,那一股力量当然是掉转过头来欺负火属性内力了。

    在这一种情况下,火属性内力直接就被打趴下了。

    瞬间的功夫,原本占据了怪物身躯快三分之一的那一股火属性内力直接被压缩在丹田的一个小角落里,成了一个颗小得不能在小的颗粒。

    这还是因为这一股火属性的内力性质特殊能够吞噬魔气成长,否则的话这一股内力怕是要被直接消灭掉了。

    而在火属性内力被压缩成为一个紫色的小点被那一股血色的魔气围在丹田后,那怪物的身躯开始发生惊人的变化!

    原本只有两米左右的身高在这一刻直接被拔到了了五米,原本身上的橙色皮肤在这时候也变成了血红色,而原本纯白的骨玉,先是变成黑色,紧接着有又被再一次染红了。

    这个时候,那怪物形态还是有些类似于人类的形态,只是他的脑袋已经变了,一整颗脑袋被血色的骨头彻底包围,原本的骨玉也变成了血红色,在骨玉当中似乎还流淌这什么,让它看上去像是一颗血红的眼睛。

    而他的身躯长出了四只手臂加上之前的两支手臂一共有六只,原本的一条骨尾这时候也变成了三条,而本来只有三个骨刺,这时候已经变成了浑身上下密密麻麻的几百根骨刺,形象上远远比之前要狰狞很多很多!

    巨型漏斗之上,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这一幕对于他们所有人而言都是相当有冲击力的,就连秦牧在看到那怪物的变化的同时,一双眼睛也忍不住眯了起来。

    而就在所有人的注视当中,就在那一头怪物彻底完成蜕变的那一刻,那怪物仰天长啸!

    “嗷!”

    一阵似人非人,似鬼非鬼,是魔非魔的咆哮声响了起来。

    在这一阵咆哮声中,似乎蕴含着特别的魔力,在响着方圆几十里的同时,也让所有听到这一声咆哮的人心生恐惧!

    “不好!”

    巨型漏斗这边,徐荣反应极快,在那一声咆哮出来的同时,就已经控制好军队才没有让巨型漏斗这边出现什么异样,恐惧的情绪也才没有在军队当中蔓延。

    所以巨型漏斗这边的军队并没有在咆哮当中有什么异样,不过同样在这一声咆哮的覆盖范围之内的长安可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长安之内,所有听到这声咆哮的百姓全部怔住了!

    整个个长安就好像被按住了暂停键一样,所有的百姓在一脸惊惧当中停了下来,心中不可抑制的翻涌起无以言表的恐惧,这一种恐惧感一直持续了一两个小时才渐渐消失。

    长安城外,巨型漏斗边上。

    以董卓为首的武将在听到那一只怪物的咆哮的时候,所有人的脸色都微微一沉,因为他们在那东西的咆哮当中,感到了一股巨大的压力。

    “看来这畜生不容易对付啊!”在这一种情况下,董卓的眼睛不由自主的眯了起来。

    边上的秦牧嘴角弧度却越来越大:“越不容易对付对于你还说不是越好吗?这意味着你成功的机会就更大了!”

    ‘对于我来讲也是这样!’

    当然,后面这半句秦牧并没有说出口,不过他已经做了。

    就在刚刚那怪物的那一声咆哮当中,长安城内,董卓府里、皇宫当中,以及另外几处地方秦牧留下的暗手也都开始启动了。

    对于秦牧来讲时机成熟,接下来也该图穷匕见了!

    然而就在这时候,秦牧脸色一变!

    “噗嗤”一声,一阵利刃入肉的声音响了起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