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隶校部,长安城外,巨型漏斗处。

    巨型的漏斗底部这时候已经看不到那十万民夫凄惨的模样了,因为这时候小半个巨型的漏斗已经变成了一片血湖。

    殷红的粘稠的鲜血翻涌,绝望的声音咆哮着。

    此时的这一幕成型,让秦牧惊喜却让巨型漏斗上的士兵一阵慌乱,那场面实在是过于恐怖了一点,所幸的是,有徐荣这一个顶级的统帅在,士兵虽然有些慌乱但阵型倒也没有被破坏。

    而在徐荣掌控调整着军队的同时,另一边,董卓和秦牧则是在关注着那一个巨型的漏斗之下的血湖,确切的说,他们关注着的是那一个在血湖中浮浮沉沉的身影。

    如今那十万民夫早已经在那阵法发动的同时变成了这一汪血湖了,而唯一活着的也就只剩下那一头怪物了。

    而此时此刻,那一头怪物的状态事实上也并不是很好!

    这家伙一开始就被吕布削了脑袋,尽管这家伙的生命力惊人无比,但毕竟是受过一次重创,身体本身就比较虚弱,在此时此刻,秦牧骤然发动阵法那怪物直接被阵法控制住了。

    如果这时候秦牧要杀那怪物,那家伙绝对是十死无生的,不过那怪物运气很不错,秦牧此时此刻不仅没有想要干掉那怪物的意思,甚至还要帮它强化!

    阵法在秦牧的驱动之下运转了开来,而随着那一个阵法的运转,血湖和血湖当中的那一头怪物也在发生着惊人的变化。

    血湖开始不断的往那一头怪物的身上涌着,而那家伙的身体里也似乎有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一般,任凭血水如何涌进都完全没有被填满的意思。

    而在这血水不断涌进的过程当中,那一种绝望的咆哮声也仿佛有了实质一般,不断的往这怪物的脑海里钻!

    顷刻间的功夫,巨型漏斗之下,就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漩涡,漩涡当中的那一只怪兽的身形开始发生着巨大的变化,他体表之外原本纯白的骨骼开始一点一点的被染黑!

    而在那一个漩涡成型的那一刻,原本盘坐着正在念动咒语的秦牧终于站了起来,上前一步看着那一个小小的漩涡,以及漩涡当中的骂一个身影,呢喃道:“十万民夫的绝望之血,和恐惧之魂,再加上半颗魔心以及这家伙本身存在的那些东西,能够弄出什么来我还真是有些期待啊!”

    说话间,他抬头看了一眼边上的董卓,目光当中似乎隐带着嘲弄……

    …………………………

    在秦牧这边启动大阵,那怪物发生变化的同时,长安城内有一群人正在蠢蠢欲动着。

    长安城,王允府,书房内!

    此时此刻,王允正来回在书房当中徘徊着。

    从这家伙脸上的表情不难看出,这家伙现在有些犹豫,有些踌躇!

    王允这人,并不是一个谨小慎微胆小如鼠的人甚至可以说是很有决断,但再有决断的人在此时此刻面对他现在的这种处境当中也依然会有所迟疑。

    因为现在摆在他面前的,是一份很难做的抉择,一旦他做了那基本就是和董卓彻底撕脸了,到时候一旦失败那他这边绝对是必死无疑的,也正是因为这一个可怕的后果让王允很是迟疑。

    “吱”

    就在王允迟疑的同时,一阵推门声响了起来,一个妙曼的身影走了进来,进来的赫然就是那一个白衣女刺客,同时也是有着三国第一美女之称的貂蝉。

    “义父,时间差不多了!”

    “再等等,再等等!”王允下意识的摆了摆手!

    看到王允脸上的踌躇,貂蝉脸色一正直接道:“义父,不能在等了,迟则生变,还有从我们和那人联手的那时候开始,我们已经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

    貂蝉这话一出,让原本徘徊踌躇着的王允一颤,脚下来回的步伐也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沉默了好半响,王允才摇了摇头叹道:“没想要老夫苟活几十年,到头来在临阵决断上居然还不如您一个小丫头。”

    说话间,王允抬起头看,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却带着面纱,一身英气和妩媚并存的貂蝉。

    “去吧,注意安全!”

    “是!”

    几分钟之后,一身白衣的貂蝉带着几十个黑衣人走密道出了王允府,随后直奔董卓府而去!

    不得不说的是,这一个三国世界因为陆海空和异人的存在被弄得乱七八糟,连原本要用于‘美人计’的貂蝉最终也被王允养成了刺客。

    而或许是有三国名人加成的原因,貂蝉此人的天赋意外的相当不错。

    尽管学武三五年的时间,而且还不想月影有陆海空那一种背景,在资源并不是很充足的情况下,那家伙如今的武力值居然也有90之高。

    别看自从域外入侵之后,90的武将如同雨后春笋一般长了出来,随便是个诸侯手下也有几个武力90的悍将,看上去好像武力90貌似已经不怎么值钱了。

    其实不然,一个武力过了90的刺客还是很有威胁的,特别是在董卓现在的这一种情况。

    为了秦牧的那一个大阵,董卓几乎把自己麾下所有的悍将全部调集了过去,这时候的董卓府虽然有防御,但武力90的存在确实基本没有,而这对于貂蝉他们来讲是一个最大的机会。

    而过貂蝉他们来到董卓府内之后,却并没有立刻行动起来,而是潜伏了下来。

    她们这时候在等,在等一个合适出手的时机!

    ………………

    于此同时,长安城,皇宫之内!

    原本就不是很热闹的皇宫今天显得尤为安静,原本徘徊着的宫女太监这时候一个都已经看不见了,甚至在皇宫的某些角落里还隐约能够看见一些鲜血的痕迹。

    此时在大殿之上,在龙椅之上,已经在董卓的掌控下生活了好几年,如今已经十岁的小皇帝很少见捧出一个一枚黑色的玉玺来。

    在他的身边,是十几个穿着黑色的衣服的侍卫!

    看得出来,这时候的少年皇帝心情相当忐忑,他的身体微颤着,然而此时此刻的他却似乎也在等待着。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