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隶校部,长安城,在那一个由几十万大军镇守巨型漏斗外。

    一个两米多高,浑身上下长满白色的骨骼,背后长着三根白色骨刺,拖着一条白色的骨尾,而在那白色的骨头覆盖下隐约可见橙色的皮肤的怪物正在疯狂突进着!

    这家伙赫然就是前不久陆海空在冀州遇到的那一只怪物,而快两个月不见,这家伙现如今出来的时候战斗力并且比之前强悍了不少。

    这家伙之前在冀州的时候就已经有无限接近破百的实力了,而在被那一只狐狸算计一波之后,这家伙的战斗力不仅没有消减反而还增长了不少,这时候他再次出现的时候,这家伙的武力已经完完全全达到了破百级别了。

    恐怖的武力,再加上一身防御力极强的骨甲,别说那几十万的士兵了,就算是那些军中悍将也根本不可能打破他的防御。

    至于挡住他,那就更别说什么笑话了,当初十万异兽都没有能够挡住这家伙,更别说眼前这阵仗了!

    那几十万大军的防御圈,在它眼中就如同纸糊的一样脆弱,他轻轻松松一撕直接碎裂一地。

    只是这一头怪物的情况很不对,这时候的它似乎已经没有半点智慧了,有的似乎只剩下那一种杀戮的本能了。

    “这是什么东西?体内不仅有高纯度的魔气居然还有高纯度的火属性内力,还有它额头的应该是那传说中的东西吧,这一种组合我到还是第一次见。”

    看着那不断杀戮着的怪,秦牧先是一愣,随后回过神来,饶有兴致的把他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不过最终还是收回了目光。

    诚然那家伙很怪异,但这时候秦牧的关注的重点并不在那怪物的身上,瞄了一眼就继续关注巨型漏斗下面了,那怪物虽然有点意思,有点实力,但他没有兴趣,而他也并不怕那怪物破坏他的计划,反正有人会去收拾它!

    “畜生,休得猖狂!”

    果然,秦牧一回过头去,三员悍将直接杀出来!

    华雄、张绣、以及那一个断了一臂的悍将同时出手,直扑那只怪物!

    也难怪秦牧这么放心,这三人的武力高达99,虽然任何一个的武力都比那怪物逊色一筹,但三人联手绝对是能够硬撼破百级别的存在,更别说还有一个吕布正在来的路上。

    有这四人在,那一头怪物就算是有什么通天的本事也只能老老实实的趴着!

    然而秦牧才刚刚转过头来,脸色蓦然一变:“不对,那怪物很不对!”

    秦牧赫然发现,自己面前的这一个‘巨型漏斗’下的情况似乎在那怪物到来之后有了些变化,而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呢,那一边,那怪物已经冲破了华雄三人的防御杀了过来!

    “不可能,畜生的实力最多也就是和破百级别的存在,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打败华雄三人?”

    秦牧满脸不可思议的回头去,当他看到那一头怪物身上出伤痕的时候,秦牧终于能够理解那一只怪物为什么能够那么快突围了。

    事实上,那家伙根本就没有打败华雄他们,他之所以能够那么快突围,完全是因为这家伙根本没有和他们交手,而是硬生生抗下了华雄他们的攻击直扑‘巨型漏斗’而来。

    秦牧没有想到会是这一种情况,这下子秦牧就有些为难了,有点拿不准要不要拿下那一头怪物,这家伙不是真心和董卓一伙的,他的算计太多,就算在这时候也是有所顾忌的。

    而事实上,他大可不必有这么一个烦恼,从一开始那一头怪物就没有和他照面的意思。

    虽然那一头怪物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了,但却似乎还有一些本能在。

    比如它本能的觉得那一个巨型漏斗当中的有对它极有好处的东西,再比如那怪物尽管没有和秦牧交手也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绝对不是秦牧的对手,甚至那怪物隐约可以从秦牧的身上嗅到一种无比恐怖的危机感。

    所以那家伙在没有靠近秦牧呢,就直接爆发最快的速度远远的绕开了秦牧,然而直扑巨型漏斗而去。

    “有意思,居然避开了我,野兽本能吗?”

    秦牧摸了摸鼻子,犹豫了一下,最终没有选择追击。

    “算了,这畜生想要进去就让他进去吧,反正对于我而言目的已经达到了,有什么意料之外的变数损失也不在我这边。”

    那一头怪物并不知道,自己之所以能够靠近那一个巨型漏斗,完全就是因为秦牧的这一念之差。

    如果当时秦牧出手,这家伙就算是绕的再远也绝对可能靠近那巨型漏斗!

    然而虽然秦牧的一念之差让那一头怪物有了靠近巨型漏斗的机会,但并不意味着他就能够轻松进入里面的,要知道这一个计划可是董卓重点关注的计划,在这一种情况下,就算是秦牧不出手也会有别人出手!

    几乎就在那一头怪物要靠近巨型漏斗的同时,一股恐怖的军势瞬间凝聚!

    一时间,由几十万大军凝聚起来的军势,就如同一只擎天的手臂一般碾压了下来,直接将那一头怪物镇压在当场!

    于此同时,吕布特终于现身,手中的方天画戟扬起,瞬息间杀到那一头怪物面前。

    “坏主公大师,死!”

    伴随着吕布的一声怒吼,这家伙一身恐怖至极的魔气翻涌而出,手中的方天画戟凶猛无比的向着那一只怪物的脑袋斩下!

    “噗嗤”一声,在破百级别的吕布的全力一击之下,那怪物的首级被斩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秦牧愣了愣,轻笑道:“哟,看来就算是我放水,这畜生终究还是没有能够进去啊,有点可惜了,我还想要看看这畜生进去之后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呢!”

    秦牧话刚说完,脸色又是微微一变:“等等,不对,好像真的有些有趣的事情发生了!”

    就在秦牧说这话的同时,那一头怪物的首级如同一颗炮弹一般轰进了巨型漏斗当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