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隶校部,洛阳,镇北楼!

    刚刚从【镇天殿】出来的陆海空连那两个小家伙都没有来得及看一眼就被请过来了,而陆海空一到位,发现在这里已经有好几个人在等着他了。

    除了负责这一件事情的贾诩之外,戏志才荀攸和郭嘉三人也在,徐庶把陆海空带过来的时候这四人正襟危坐着,看到这四个家伙的那一种态度陆海空也知道情况可能有些不妙。

    而在陆海空到位之后,贾诩立刻迎了上去,把关于这一事件所有必须让陆海空知道的资料理出一个大概的脉络,然后详细汇报给陆海空,其中最为重点的是,是秦牧和董卓两人合作的目的以及他们的计划。

    陆海空从头到尾听了下来,整个过程当中,陆海空的脸色几次变化,到最后贾诩把情况交代完之后,陆海空的脸色已经是一片铁青了,简直是难以置信:“董卓就为了赌一个希望,直接砸了二十几亿,外加十万民夫的生命?”

    陆海空从来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然而就算是这家伙从尸山血海里一路躺过来,一颗心坚硬如铁在听到秦牧的计划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微微一颤。

    为了一个渺茫的希望十万民夫说杀就杀了,而且还是用那一种最残忍的,让人沉浸在绝望之中的方式死去的方法,对于这个就算是陆海空也不能认同!

    “不行,绝对不能让他们这么乱来!”

    这和心慈手软无关,也和妇人之仁无关,如果那十万人是为了大事必须死的,这一个代价陆海空咬着牙也愿意去付出这一个代价,但如果仅仅只是为了一个渺茫的希望就要他们在绝望当中死去的话,那陆海空决不认同!

    “主公,董卓那边一早就说了,他不管希望多渺茫,也不管最后成功失败与否,他现在所付出的是他愿意为了复活李儒付出的,所以不管最后是什么结果他都愿意去承受,他希望我们能别插手这一件事……”

    贾诩的话说到这里就停了下来了,他后半截没有说的话其实也不必要说,陆海空自己也知道会是什么话。

    很明显董卓那家伙彻底疯了,为了一个渺茫的希望愿意付出这么多,一旦陆海空出手阻止他的话,他们现如今那一种合作关系绝对会立刻就崩溃掉,董卓会毫不犹豫转头把目标放在陆海空这边。

    他绝对会和陆海空玩命的,因为这时候的董卓已经彻底疯了!

    陆海空倒未必怕了他董卓,只是在此时此刻如果和董卓动手的话,那想要拿下秦牧就是一件很棘手的事情。

    在陆海空皱着眉头思索的同时,边上的荀攸叹了一口气。

    “我们这时候就算是要出手阻止也来不及了,他们那边已经动手了,如今那十万民夫应该死了小半了,等我们临时调集力量杀过去,那十万民夫应该已经死绝了!”

    听到这话,陆海空一愣,好半响,陆海空才把目光转向荀攸:“文和在得到他们的计划之后,应该立刻就交给你推演了吧,你得出的结果呢?”

    听到这话,荀攸的眼睛不由得眯了起来:“推演的结果吗……”

    ……………………

    司隶校部,长安城外,那一个巨型‘漏斗’当中。

    此时此刻,距离那一群民夫被赶下巨型‘漏斗’已经过了三天了,三天里,死在下面的民夫已经超过两万人了。

    这些人当中,有的是死于身体虚弱,毕竟他们在进入‘漏斗’之前,身上的衣物就被除得差不多了,而且也被饿了一两天了。

    此时已经是十月份了,长安这边的温度在夜晚那是冷得吓人的,在这一种饥寒交迫的情况下,两万人在绝望当中被冻死被饿死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的。

    而剩下的那几万人虽然尽可能的凑在一起取暖,但他们的状态也没有好多少。

    在这一种情况下,已经有大半的人病倒了,而剩下的极少的那一种健康的人全部都处于极度饥饿的状态当中。

    那是一种极不人道的环境,在长达三天的挣扎当中,此时底下的所有人都处于那一种极端的看不见一点光明和希望的绝望当中。

    而在那十万民夫挣扎的这三天里,巨型‘漏斗’上的士兵换了一批又一批,甚至董卓自己都离开了而秦牧却始终在上面看着。

    整整三天,他的目光当中始终没有丝毫波动,从他的身上完全看不出这家伙践踏着十万人的生命和尊严的痕迹。

    “还没有出现吗?还不够吗?还是底下没有合适的人呢?”

    秦牧那一双毫无波澜的目光不断在坑底搜索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东西,然而整整三天的时间这家伙都一无所获,这一种情况让秦牧很不满意。

    “在等等看吧,在等半天,如果半天之内还没有合适的人出现的话,那只能在加一些人进去了,不过,如果要加人的话,还是要加军人比较合适!”

    此时此刻,这家伙说完完全没有小点声的意思,让站在秦牧边上的士兵完全听清这家伙的话,一听秦牧打算加些军人进去,顿时流言和恐惧一起在从秦牧的身边开始飞速蔓延。

    短短几个小时之内,整个整个巨型‘漏斗’附近就被恐惧所覆盖。

    在这一股恐惧的情绪出现的同时,秦牧的嘴角露出一抹笑意,而几乎在他的嘴角露出笑意的同时,巨型‘漏斗’之下几十个原本躺着的民夫站了起来,他们的眼睛在这一瞬间变得血红一片。

    “果然,恐惧是很不错的养料!”

    秦牧在此时此刻露出了开怀无比的笑意,因为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计划算是彻底成功了。

    然而就在秦牧露出笑容的同时,忽然之间,一阵慌乱的声音响起。

    似乎在这一个被几十万大军围着的‘巨型漏斗’外,有什么人正在往里面杀着,了解到这一种情况,秦牧的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陆海空的人吗?这家伙现在才出手是不是有些晚了?”

    然而当他看到来人的时候,这家伙直接就愣住了,因为那家伙并不是他预料当中的陆海空……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