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隶校部,长安,王允府上!

    距离那一次刺杀已经过去了三天了,这三天里,王允的心情是一天比一天差。

    因为在这三天里,事情的演变完全出乎他的预料,原本他以为在把所有证据都指向陆海空之后,董卓应该是会把怀疑的目光放在陆海空身上才对,然而事实上董卓却并没有这么做。

    对于陆海空那边,董卓仅仅只是派人做了一个简单的问询,也没有进一步的质问什么要陆海空给他什么交代之类的,双方更加没有什么矛盾和冲突,反倒是在长安城内,董卓对于那一次刺杀的调查还在继续着,而且力度相当之大。

    而另一边,那一个年轻人那边似乎也利用这一件事情大做文章。

    以调查刺客为由,大肆收敛长安城那些世家商户的财产,短短三天的时间,就有五六个大大小小的商户被那年轻人抄家了。

    而世家官吏那边虽然比商人好一点,不至于被动不动就抄家,但在这一次风波当中也都是伤筋动骨的。

    这一种情况,让王允大是不解,完全搞不懂事情为什么会这么演变。

    王允府上的密室当中,这老头不住的呢喃着:“不对,董卓不应该是这一种反应才对,一定是有什么地方错了!”

    “有什么地方错了吗?应该是完全没有错才对!”

    一阵带着玩味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个年轻人的身影出现在王允的书房之内。

    “是你!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看到这年轻人,王允大惊,立刻从椅子上站了一起,直接拔出在腰间的长剑,剑锋直指那一个年轻人。

    “王大人,您这是干什么?我只不过是到你府上做客而已,您就是这么招待客人的?”看着眼前的剑锋,年轻人毫无惧色反倒是一脸戏谑。

    王允脸色一变,犹豫片刻,最终把手中的长剑收了起来,不冷不热道:“秦牧大人不请自来,王某以为是何方宵小刺客到访,冒犯了!”

    “不冒犯不冒犯,相比这个,三天之前的那一波刺客才叫真正的冒犯!”青年人也就是秦牧,一脸戏谑意味深长地说道。

    王允眉头微微一皱,脸上倒是看不出什么异样来:“哦,听闻秦牧大人三天前被刺,不知刺客抓到了没有!”

    “抓倒是还没有抓到,不过如果王大人愿意配合的话,那刺客就永远抓不到,相反如果王允大人不愿意配合的话,那刺客秦某反手之间便可擒下!”

    秦牧这话一出,王允的眼睛不由得眯了起来:“秦大人在说什么王某可听不懂!”

    “是真不懂呢还是装不懂?要不要我现在就通知吕布带人进来搜查?”秦牧笑眯眯的回应道。

    听到这话,王允抬头直视秦牧那一双内里冰冷无比的眼神,沉吟了片刻也直接放弃了挣扎:“直接说吧,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请你帮个小忙而已!”秦牧的眼睛一眯,脸上露出一个开怀的笑意。

    半个多小时之后,秦牧就如同他突如其来一般,再一次突如其来的消失不见了。

    秦牧离开之后,王允自己一个人在书房内静坐了很久很久,脸上的脸色在几经变化之后,最终恢复了常色,显然这家伙是有了决定了。

    ………………

    司隶校部,长安城,董卓府上,董卓的书房当中。

    “没有想到你居然敢回来见我!”

    董卓静坐在书房当中,虽然一动不动,整个人却有一种惊人的气势,仿佛一尊魔神一般,让人望而生畏,而此时此刻的他目光似乎比平时更加冰冷了几分,让他的气势平添几分凶戾。

    以董卓现在这一种气势,寻常武力90的武将都未必能够在他的目光之下泰然自若,而董卓面前的这一个却淡然无比,不过却也没有说话,静静的站在那里。

    半响,董卓自己收回那冰冷的目光,身上的气势也渐渐收敛了下来,脸上也似乎多了一抹索然无味的情绪:“说吧,你这一次过来想要干什么?”

    “我们是为秦牧而来的。”董卓对面的那人道。

    “果然是为了他!”董卓脸上倒也毫无意外之色,随后对面前的那人挥了挥手:“如果你是想要杀他的话,那就不要开那一个口了,你可以走了!他现在还不能死!”

    “董公应该知道,他是什么人。”那人道。

    “他是什么人我不管,反正现在的他绝对不能死!”

    “但他必须得死!”

    那人这话一出,董卓目光一冷,那一身冷然的杀意翻涌而出,直接拍击在眼前的这人的身上:“看来你跟了陆海空之后,胆子是比之前大了很多了,居然敢在我面前放肆了!”

    “董公,并非诩放肆,而是此人真的不能活,他活了华夏大地就会有无数生灵涂炭!”

    “无数生灵涂炭?这话从你嘴里出来,我听着怎么就觉得有些可笑呢?”董卓冷笑一声,随后继续道:“在说了,生灵涂炭不涂炭关我什么事情?你应该知道,我并不在意这些!”

    “当然,您确实是不在意这些,不过您的计划能不能顺利进行想必您还是在意的!毕竟那事关文优能否复生,如果……”

    那人的话还没有说完,董卓冷冽的气势再次将他的话打断:“你在威胁我?”

    那人浑然不惧,脸上露出一抹淡然的笑容:“不,诩只是想要找到一个双赢的节点而已!”

    董卓闻言,顿时陷入了沉默,因为他很清楚,对方有破坏他计划的能力!

    看着董卓陷入沉默,那人的嘴角一扬,继续说道:“董公,您可别以为那家伙是一盏省油的灯,您心中也清楚,您和他只是相互利用而已,甚至能不能复活文优您可能心中也没有数,或者他的办法可能真的能够复活文优,但他也极有可能藏有一手用于掌控文优生死,威胁您。”

    听到这话,董卓终于抬起了头来,直视眼前这人:“说吧,你们想要什么!”

    成了!

    那人笑着回应道:“我们需要详知道你们的计划,只有知道了你们的计划,我们才能够从中寻找共赢的办法!”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