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隶校部,长安城内,一场奇怪的刺杀还在继续着。

    那几十个黑衣人在点射了年轻人的那些护卫之后,所有人同时顿住了。

    明明最后的目标就在他们的面前,明明在他们的手中就有【卓越】级别的大杀器,明明只要扣下扳机就能够直接把那一个年轻人带走,然而在此时此刻,那几十个黑衣人却无人敢动手。

    这并不是因为那一个黑衣在之前的那一波扫射当中没有受到一丝伤的诡异,而是当所有人把弩箭瞄准那一个年轻人的时候,所有人都有一种强烈的危机感,在那一刻,所黑衣人都清晰的感觉到,他们一旦动手的话,绝对是会死的!

    那一种感觉没有来由,却也震慑住了他们所有人,大颗大颗的汗珠从他们的脸颊中留下,他们的手在不断发抖着,眼前的这一种情况已经说不清是谁在伏击谁了。

    “怎么?还不动手吗?我可要提醒你们,你们的时间不多了!”那被包围的年轻人露出一抹玩味的微笑。

    所有黑衣人闻言不由得一颤,几个黑衣人努力了一把,但最终却还是没有勇气扣下弩机。

    “既然你们不动手,那我可就走了!”

    年轻人脸上玩味的笑容更甚,戏谑的看看了一眼那些黑衣人,随即大步离开。

    看着年轻人大步离开的背影,那些个黑衣人个个脸上露出了挣扎之色,一方面的死士的素养告诉他们,这时候他们应该出手,应该射杀那一个家伙,但心中的恐惧却让他们不敢动手。

    他们的这一种挣扎,一直到那一个年轻人从他们面前离开了,这些家伙才算是彻底解脱了。

    “走吧,那家伙根本就不是我们能够杀的!”

    那黑衣人的首领在轻叹一口气之后,起身正准备离开,然而就在他起身的同时,一股冷酷之极的杀意将他们完全笼罩住,这家伙包括那几十个黑衣人全部顿住了。

    “走?你们还走得了吗?”

    随着一道冷冽的话语声响起,一个单臂的壮汉出现在这些黑衣人的面前。

    在那一阵冷酷的杀意的笼罩当中,看着那一个单臂壮汉的身影,那些黑衣人的脸上的惊惧之色更深了几分,因为他们很清楚那家伙的身份,同时也知道那一个单臂壮汉出来之后,他们也基本就全完了。

    果然,几分钟之后,那几十个手持【卓越】级别的黑衣人,除了领头的那一个之外剩下的全部被斩杀了!

    ……………………

    今天的情况似乎意料的热闹,在那几十个黑衣人被斩杀的同时。

    另一边,那一个年轻人那边。

    那位在离开了黑衣人的包围之地后,没走出多远脚步再一次停了下来,这一次倒不是他发现了什么而停了下来,而是因为他的胸膛多了一把匕首!

    在年轻人的背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一个一身白衣的妙曼身影,而插着那一个年轻人胸膛的匕首就握在那一个身影的素手上。

    一击得手,那妙曼的身影迅速抽离匕首,匕首抽离鲜血喷涌而出,证明那年轻人切切实实的中了这一击,再次确定自己得手之后,那妙曼的身影一闪正准备隐身离开。

    “话说,你就这么走了?”

    青年人玩味的声音突然响起,那一个妙曼的身影原本准备离开脚步顿时一顿,回过头看向那一个年轻人,发现原本应该要倒下的年轻人依旧活蹦乱跳的站着,那一双明亮水灵的眼睛顿时流露出一抹惊色。

    不过这美女刺客心理素质明显比那些黑衣人好了很多,惊惧之后迅速调整过来,身形一闪,再次出现在那一个年轻人的背后,手中的匕首再次扬起发动凶猛的攻击。

    比起之前,美女刺客这一次明显要凶狠得多,直接冲着那年轻人的太阳穴落下。

    ‘噗嗤’一声,美女刺客手中的匕首热刀切牛油一般插进年轻人的太阳穴当中,得手之后,美女刺客担心没有弄死又反复给那青年人的脑袋来了几下。

    一直到年轻人的脑袋出了几个窟窿,鲜血和白色的物体流出,确定那家伙肯定是必死无疑了之后,美女刺客才收回了匕首准备离开。

    然而就在美女刺客准备走的时候,让她惊惧的情况再一次发生了,那一个年轻人脑袋当中出现的那几个窟窿居然就在瞬息间完全恢复了。

    “真是凶残啊,明明长得那么漂亮,下手居然这么狠。”

    年轻人摸了摸自己原本被捅穿太阳穴,一脸戏谑的看着眼前的美女刺客。

    诡异的情况,玩味的笑容,以及那年轻人冰冷的目光,美女刺客浑身一僵,这一刻她已经很清楚的知道,眼前的这一个年轻人绝对不是她能够杀死的,所以在惊惧之后很快收拾好情绪直接离开。

    “这就走了?你任务不是还没有完成吗?”

    美女刺客充耳不闻身形一闪,隐身黑暗直接消失不见了。

    看着那美女刺客消失,那年轻人越加戏谑了,事实上,如果他愿意的话,那美女刺客是绝对不可能离开的,只是他突然觉得比起拿下那一个美女刺客,还是放走她比较好。

    就在年轻人一脸戏谑的同时,一阵马蹄声响起,片刻间的功夫,手握方天画戟的吕布出现在年轻人的面前,看着年轻人一身血污,顿时一惊:“先生,您这是?”

    “刚刚又遇到了一个刺客,一个有些奇怪的刺客,明明是刺客却穿着一身白衣,而且还是女人,差点就把我给弄死了呢!”年轻人眯着眼睛应道。

    “白衣女刺客?难道是她?”吕布的脑海中顿时出现一个人仿若谪仙的身影。

    “难不成陆海空出手了?”

    …………

    于此同时,长安城内,之前那一个一身白衣的美女刺客正在急驰着。

    尽管在逃命着,那身影却不见半分狼狈,仿佛夜中精灵一般,灵巧无比妙曼之极。

    然而她并没有发现,在她的背后有一个一身白衣仿若谪仙的身影静静的跟着她,一直跟到王允的府上,那一个身影才停了下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