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隶校部,洛阳城上空!

    就在王宫当中,【人皇鼎】开始吞噬融合【禹王鼎】的不久之后。

    原本万里无云的天上,顷刻间风云色变,乌云密布!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引起了百姓的一阵恐慌,不过老百姓明显是见过世面的,特别是在这一个世界的老百姓,异兽潮、域外邪魔什么的都见过了,这区区的一点变化当然不能吓倒他们。在加上这里是陆海空的地盘,在对于陆海空无限崇拜,甚至可以说是狂热信仰下,很快的他们就安定了下来,该干嘛干嘛去了,反正他们一定不会有事的,不过老百姓能够这么心宽一些人就不行了!

    原本在镇北楼工作的几个人在这一刻都停下了手头的工作,好几个人同时起身前往戏志才那里。

    因为到了他们那一种层次,他们的精神力都已经达到了一定的程度了,头顶上那一股能量的恐怖他们是心中有数的,一个不好可是把会整个洛阳都给毁了的。

    于此同时,戏志才那边,这家伙似乎一早就知道会出现这一种情况了,所以看到那铺天盖地的黑云,他的脸上没有多少惊讶,但眼底却有一抹担忧,毕竟外面的场面实在是太大了一点。

    “希望一切能够顺利吧!”

    ………………

    洛阳城内,这时候被那场面惊到的可不仅仅只有戏志才他们,除了戏志才几人之外,还有不少人同样被这场面惊住了。

    其中就包括从并州迁到洛阳的王越,以及前不久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来到洛阳城做客的一个老头。

    “气势庞大厚重,却又带着贵气,头顶上的那力量应该是来自于【人道神器】的力量,有意思,那家伙做了什么搞出这么大的场面来。”老头抬起头看着天,呢喃道。

    “那一股力量带着被亵渎的愤怒,看来对于那件【人道神器】来讲应该不是什么好事。”王越瞄了一眼,就低下头来继续擦拭着手中的长剑,似乎不是很关注头顶上的那一个大场面。

    “我说,场面这么大,你就没有想要了解一下的想法?”

    “了解什么?就算是知道了什么情况又怎样?这一种事情我们又插不上手,还是当没看见好了,反正有别人会去帮他处理!”

    老头闻言一愣,随即耸了耸肩:“说得也是!”

    ……………………

    司隶校部,洛阳城外不远处的一座山峰上,一个须发皆白的老道人,和一个中年道士并肩而立着。

    “动静真是不小,这位还真能惹麻烦啊!”看着山峰之下,那乌云密布的洛阳城老道叹道。

    “不是他能惹麻烦,而是他本身就处于麻烦的重心。”中年人摇了摇头,随即转头看向老道:“他这一个小麻烦要是应付不过来的话,您能帮他解决吗?”

    “他那是什么麻烦你察觉不到吗?他打的可是一件传承千古的人道神器的注意,这是不是大逆不道暂且不说,光是那一件神器就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更别说那一件神器背后还有那么多方势力在支持。”老道人看着洛阳城的天象摇了摇头。

    【禹王九鼎】除了三件在此方世界的无主之物外,剩余的基本都在【域外之地】被各方势力把持着,这一点上,那一个老道和中年人知道的并不是很详细,但一些情况也能够通过洛阳城上的情况感受到,两人这时候也知道陆海空面对的巨大困难。

    “这么说这一次,那一位是要碰一鼻子灰了。”中年人摇了摇头。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在所难免……”

    老道的话才说道一半,下半句直接顿住了,而老道边上的中年人在这时候似乎也发现了什么,两人同时把目光放在了洛阳城内的王宫之上。

    几乎在这两人的目光落在洛阳城的王宫上的同时,王宫之中一股金色的光柱冲天而起。

    在那一股光柱当中,似乎有一支金色的神龙虚影盘旋而上直冲云霄。

    金龙升空,一头钻进了漫天的乌云当中,也不知道那一条金龙在乌云当中做了什么,之间漫天的乌云当中突然之间金光四溢,紧接着厚重的乌云开始渐渐退却,不一会而洛阳的天空居然恢复了原本的万里无云。

    这突然起来的一幕,看得那老道和中年人是一愣一愣的,好半响两人才缓缓回过神来。

    “刚才那一股是什么力量?”中年人一脸震惊。

    “霸气、厚重、凝实、带着三州之气运,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那一位的人道神器的力量。”

    “他的人道神器不久之前才打造出来的吧?一件新炼的人道神器居然能够有这一种力量,这未免也太不可思议了。”

    “不,他的那一件人道神器虽然确实是新炼制的,但估计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人道神器】,至少打造的方式和打造的人绝对不一般,否则的话,绝对不可能有这种威能。”

    “打造方式?据我所知,他的神器是只是由三个大师级的打造的啊?”

    “你确定你看到的就是真的?”

    老者的一句话,直接让中年人在一愣之后,静默无言。

    老者没有理会愣住的中年人,看了看洛阳城中渐渐收敛的那一股金色的光芒,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看来那一位又一次获得了胜利了,只是可惜了一件传承上古的【人道神器】,今天之后,不,或许在不久世间将不会在有【禹王鼎】的存在!”

    中年人听到这话,顿时从原本静默无言的状态出来,摇了摇头表示对于老者的话并不认同。

    “不!不应该说什么可惜,如果能够借此成就能够庇护一方世界的人道神器,【禹王鼎】怎么毁了都不算可惜。”

    “庇护一方世界的人道神器吗?希望那一位能够做到吧!”

    老者轻叹一声,随即转身直接从原地消失了,而在那老者消失之后,中年人也深深的看了一眼洛阳之后,随之一道消失了。

    于此同时,并州,炎黄城内。

    一个猥琐的老头长舒了一口气:“终于搞定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