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出手直接引动了六郡的气运,陆海空的手笔不可谓不小,动静更是大得惊人。

    如今还存活的各路诸侯基本也都已经成长起来了,手下最少的也有益州之地,个个都已经算是是真正意义上的诸侯了。

    到了那些家伙的那一种层次,基本也都已经开始接触并且使用气运了,所以陆海空那边一把事情搞出来,诸侯这边立刻就能够察觉到,也都能大概明白陆海空想要做什么。

    当然,以如今三国世界的形式,而且先是【域外邪魔】的出现,紧接着又是大规模的【异兽潮】这时候的诸侯那边都已经清醒过来了,看待事务的目光也都不一样了,这时候诸侯就算是知道陆海空在那边搞事情,也不会人出来说什么,最多就是远远观望着就是了,甚至有的人连观望的时间都没有。

    司隶校部,长安。

    从上一次的【不死药单方】事件之后,董卓已经有大半个月没有出府了,一直就窝在府内,不过这大半个月来董卓的心情明显有了变化。

    由于心境问题董卓这家伙在实力破百之后,长安的天空几乎就等于是董卓的心情反应板,一怒满城惊,一喜满城乐。

    生活在长安城的人,上至达官贵人甚至是那本该至高无上的存在,下至普通百姓的喜怒哀乐都受董卓的影响。

    而这大半个月来,整个长安城的氛围是明显轻松了很多,原因也很简单,那就是董卓看到了李儒复活的希望了。

    司隶校部,长安城,董卓府上。

    董卓府最牢不可破的密室当中,董卓正注视着李儒的雕像。

    这大半个月一来,董卓一直就这么盯着李儒,尽管如今的李儒依旧还是一个雕像,尽管李儒身上依旧还是缠绕着惊人的魔气,但董卓已经能够察觉到,那一丝明显的变化。

    那变化虽然不明显,但董卓相信只要坚持下去,李儒确实是有复活的希望的,虽然时间可能要久一点,但这也足以让董卓欢喜半个月,因为已经是董卓这大半年来看到的唯一一个好消息了!

    也不知道董卓注视着李儒的雕像有多久,忽然之间,密室之外传来一阵厚重有力的声音:“主公,那位先生来了!”

    听到这话,董卓眼中精光一闪,整个人的精气神提升了一个台阶。

    “文忧,我一定会把你救回来的!”

    在坚定无比的对着李儒的雕像做出这一个保证之后,董卓转身离开了密室,去见那一位所谓的先生去了……

    …………

    冀州,巨鹿郡郡城,那一个高高的祭坛之上,陆海空和【禹王鼎】依旧被气运包围着。

    激活【禹王鼎】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尽管陆海空手中的这一个仅仅只是其中之一想要激活也没有那么简单。

    尽管【禹王鼎】已经吞噬了半天的气运了,这时候的【禹王鼎】依旧没有太大的变化,按照这一种趋势下去,估计还要有好几天的时间【禹王鼎】才能完成蜕变,毕竟这时候陆海空引动过来的气运虽然无比庞大,但实际上也仅仅只是巨鹿的气运而已,另外还有五郡的气运正在路上。

    不过【禹王鼎】那边的变化虽然不大,陆海空这边的变化到着实不小,精气神已经达到了最高峰,随时都可以进行突破!

    陆海空这家伙从来就不是一个闲的蛋疼的人,如果单纯的是想要激活【禹王鼎】的话,陆海空完全没有必要把自己置身于冀州六郡的气运当中,这家伙之所以把自己置身于冀州六郡的气运当中,完全是因为这家伙想要利用激活【禹王鼎】的同时自己完成破百的突破。

    换一句话来讲,陆海空打算绕过系统的破百任务,钻系统漏洞,直接走捷径破百!

    真正算起来,陆海空来到这一个世界已经有八年多了,这八年多的时间,陆海空不仅取得了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成就,同时对于系统陆海空也越来越加的了解了。

    可以说,从一开始陆海空就知道系统是有漏洞的,而且还相当不少。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三国剧情的逐步走向完结以及【域外邪魔】的出现,系统的漏洞开始越来越明显了。

    尽管在某些方面上,系统依旧还是表现出了它的强势和神奇,但同时它也出现了好像兜不住场的情况。

    那些越来越活跃的破百级别的存在,诡异的异兽潮,还有董卓他们那边的强势突破,这些情况明显都是在之前不可能出现的,但现在却出现了,这其中意味着什么很值得揣摩。

    正是因为这一个原因陆海空才打算走一下捷径冒险一波试试,他想要看看自己利用【禹王鼎】激活的瞬间突破会不会引来系统的压制。

    成了,那对陆海空来讲好处不小,意味着这家伙就不需要通过麻烦的任务进入来破百,毕竟,那一个破百的任务陆海空虽然没有做,但也了解过信息,要进行那一个任务的话,至少需要耗费三个月以上的时间,陆海空没有那一个时间来做这一个任务。

    而除了剩下三个月的时间之外,还有一个巨大的好处就是,陆海空可以在突破之后疯狂修炼,在达到下一个门槛之后进入【白玉门】提升实力。

    种种迹象表明,【白玉门】不是用来破百的,而是用来突破超越高于一百的境界的。

    尽管这还仅仅只是陆海空的猜测,但一旦成功的话对于陆海空而言是有极大的好处的。

    当然,有机会成功也意味着有可能会失败,只是相对成功的收获,失败的代价并不是很重,作为系统亲儿子的陆海空,就算是失败最多也就是被压制突破而已,回头进白玉门照样能够突破。

    不过这巨大的好处和小小的代价不是陆海空冒险的真正原因,他冒险的真正原因是,他总有一种莫名的危机感,特别是在董卓那边出现意外的时候,陆海空就隐约的感觉到,他的时间或许并没有自己想象当中的那么充裕了。

    三天之后,当六郡的气运齐聚,【禹王鼎】开始绽放出光芒的那一刻,已经做了三天准备的陆海空开始了他的突破……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