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州,安平国防线上。

    张郃那边行动失败的消息很快的就送到了袁鸿这,而且还是以最震撼袁鸿的方式送过来了。

    把这一个消息送过来的就是张郃本人,这个那一战唯一的幸存者凭空的出现在袁鸿面前。

    当时的张郃状态相当差,他的胸前被那‘怪物’一尾巴扫中,尽管张合身上穿着传奇级别的铠甲,但还是没有能够完全抵消那一尾的暴力,这家伙的铠甲被直接扫塌了,张郃浑身的骨骼碎了一半看上去凄惨无比。

    当袁鸿看到强如张郃这一种历史武将的存在,居然这般凄惨,在知道了张郃仅仅只是和对方交手一合就已经是这一种凄惨的模样了,袁鸿在震惊得合不拢嘴的时候,也知道他打的那一个算盘基本基本就打不响了。

    他之前出手队伍,已经是他手下最精锐的队伍,连那一种级别的存在都拿不下那家伙,袁鸿现在对那家伙基本已经无计可施了。

    他现在唯一能够做的也就只有尽可能的抵挡异兽大军,同时利用时间,大量的将百姓和财产进行转移,把这些都转移到守备森严的城镇当中,这样就算是防线失守也能最大程度减少损失,避免出现如今常山几郡那一种让人恼火的趁火打劫的情况。

    而在袁鸿那边做着最无可奈何的应对的时候,陆海空那边终于是把储备粮啃完了。

    在啃完了那一批储备粮之后,陆海空这一次终于是行动起来,不在像之前那样如同郊游一般,慢条斯理走走停停毫无干劲了,这一群家伙,就好像终于是磨尖了爪牙的猛兽一般出笼了,一出场直接就用惊人的战绩证明他们的存在。

    在异兽大军大部队在进攻安平国的时候,陆海空他们在后面开始了扫荡。

    这一次的行动陆海空完全是拿出了干劲来,陆海空把那两支骑兵团交给了赵云和张辽,让这两个家伙在后方带着消灭那些落网的异兽,而陆海空自己则是带着【奴兽令】单独行动。

    毕竟陆海空这一次过来,为的就是把【奴兽令】给填满了,和那两支骑兵在一起,虽然在猎杀异兽的效率上并不低,但真要拿下武力90以上的异兽却并不容易,他这么长时间以来就拿下五只异兽就是最好的例子。

    所以,陆海空在配合异兽大餐修改了【黑风】和【铁血】两支骑兵的修炼方式之后,这家伙就开始了放飞自我,独自一个人在那近十万的异兽大军当中浪了起来,当然陆海空有这一个实力去浪!

    陆海空这时候的武力值已经无限接近了破百,几乎是只要他想就能够突破的那一种境界,而他的政治属性,也在修炼了【先天道决】之后,直接来到了90。

    这武道双修的家伙,一身战斗力强到变态,别看他现在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破百,但其战斗力之强寻常破百的存在也不是他的对手。

    再加上陆海空的底牌,以及那一枚【奴兽令】在手,这家伙在那近十万的异兽大军当中简直是如于得水。

    而陆海空之所以敢这么浪还有另外一层原因,那就是陆海空发现这些异兽其实智慧普遍不高,就算是突破了90存在的异兽最多也就比狗狗聪明一点。

    也正是因为这一个原因,陆海空才真正敢在那近十万的异兽大军当中浪也不怕被围剿什么的。

    而陆海空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和底牌,也确实是浪得风生水起,出手的第一天这家伙就直接拿下了三头突破90的异兽,甚至其中还有一头飞禽。

    第二天,落入陆海空手中的异兽更是达到了10只的惊人数量,而当陆海空的【奴兽令】当中的异兽达到了18头之后,这家伙那真叫是横行无忌了。

    之前抓异兽陆海空还需要自己出手,但当手下的异兽达到一定数量,陆海空就完全没有必要出手了,有什么看上的异兽这家伙只需要大手一挥,他麾下的异兽大军就呼啸着上去,水陆空三军全面包围,轻轻松松就能够拿下目标。

    在这一种情况下,陆海空麾下的异兽的属性激增,在他正式出手的第三天的时间,他的【奴兽令】一不小心就被他给装满了。

    当然,那一百头异兽当中,实际上并没有全部都是90以上的,事实上90以上的只有二十头。

    倒不是陆海空找不到别的过90的异兽了,而是【奴兽令】的问题,它没有办法控制那么多过90的异兽,所以陆海空只能退而求其次,找那些实力在80左右,但有特殊效果和实力的异兽。

    虽然这比陆海空原本预计的要差上不少,不过不管怎么说陆海空的这异兽大军也算是勉强成型了。

    …………………………

    域外,神秘之地,那一处把黑色心脏送进三国世界的巨大无比的祭坛所在,那一个老道依旧静静的盘坐在祭坛正中央。

    这一个道士是域外比较特殊的一个人,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也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更加没有人知道他在这里盘坐了多久。

    对于很多人而言,他就像是一尊雕塑,被雕刻在这神秘大气磅礴却没有人毫无生机的地方,回应着偶尔有需求带着特殊目的而来的人的请求,收起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不过有意思的是,尽管这一个道人能够做到的事情有很多,甚至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全知全能,但他的生意实际上却并不好,没有多少人想要来找他,上一次的那一个老将几乎是这几年唯一的一个。

    而那一个老将的到场,似乎给这道人带来了点运气,仅仅过了一年,又一个人在一次找到了他。

    祭坛之上,一身黑衣的‘秦牧’看着眼前的这一个道人,嘴角露出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来,伸手把一颗黑色拳头大小的珠子拿出来:“把这东西送到三国世界的话,我需要付出什么?”

    在‘秦牧’这话出口的同时,道人木讷的抬起头,将目光放在了‘秦牧’的身上……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