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隶校部,洛阳城外。

    血魔将会因为自己的面前出现预料之外的军队而愣住,但某些东西不会!

    当那一个神秘之门被打开,当那一个血魔将走出来的那一刻,神秘之门的上方出现了一抹浓郁到无法抹去的殷红。

    那一抹红色在出现之后急速蔓延,在短短一分钟的时间就覆盖了几百米内的天空,而且还在不断的蔓延着,如同翻涌着的血浪一般!

    这一种突如其来的变故把正在忙碌当中的陆海空吓了一跳,当他放下手中的工作,来到窗边抬头看到头顶上那一抹熟悉的殷红之后,陆海空的脸色就彻底变了:“来人,立刻马上把程咬金给我叫过来!”

    经历过幽州那一场战役的陆海空,在看到那一抹血色的时候,他意识到情况不妙了,真正难缠的敌人出现,而且是在陆海空毫无准备的情况之下出现的。

    在底下的人去找程咬金的同时,陆海空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那一抹殷红,脸上少见的流露出焦躁的表情。

    “该死的,不是说还有五年的时间吗?”

    ……………………

    另一边,诸侯大军军营当中。

    把神秘之门团团围住的诸侯这时候的心情同样很不美丽,这时候的他们最是一脸懵逼的,比血魔将那边还搞不清楚状况。

    他们完全不清楚,眼前这一个到底算是怎么回事,什么在他们的军营当中会出现这么一个神秘之门,也不清楚,为什么这一个神秘之门会走出血魔将,更加搞不清楚这一个神秘之门被打开的时候,头顶上的天空会出现那一抹血红色。

    神秘的门扉,古怪的邪魔,在加上血色的天空,这套路怎么尼玛有点耳熟啊!

    当这些东西都摆在他们面前的时候,诸侯那边瞬间就明悟了过来,这尼玛不就是之前降临在幽州的,被陆海空灭掉的那域外邪魔吗?怎么这东西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这难不成是陆海空的算计?诸侯当中,有人忍不住这般想到,仔细想想,这到也不是没有可能的,陆海空很有可能通过某种道具手段,弄出这所谓的域外邪魔,企图通过这一种手段来给与他们压力。

    在诸侯的各种犹豫和猜想当中,董卓直接果断下令:“不管这家伙是什么东西,先拿下他在说!”

    诸侯那边闻言,对视一眼,随后都向自己背后的武将点了点头,示意他们准备行动。

    而在诸侯这边准备有所行动的同时,另一边,在神秘之门外愣了一会神的那一个血魔将也反应了过来。

    立刻让开了身形,在这家伙把位置让开的之后,一个又一个的血魔将走了出来,一会儿的功夫出现的血魔将就已经多大7人。

    而当最后的一个血魔将从神秘之门走出来之后,那家伙看着眼前严阵以待的诸侯大军对边上的一个血魔将开口了。

    “这是什么情况?不是说讨董结束,洛阳这边应该没有人吗?你来给我解释一下眼前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

    那人一发话,他身边的那一个血魔将顿时一颤,尽管身上还笼罩着一层血雾,目前还不能看到他的表情,但可以明显感觉到这一个血魔将有些紧张了。

    “抱歉,将军,我也没有想到会是这种情况,按道理洛阳这边没人才对,他们也没有理由会提前预测到我们到来才对,或许我们是被那一位出卖了?”那一个血魔将颤颤巍巍的说道。

    然而他的这回答,很明显不能让他家老大满意。

    那为首的血魔将转头冷冷的扫视了他一眼,冰冷的目光就算是隔着血幕也让那一个血魔将浑身发寒。

    意识到自家老大不高兴了,那血魔将顿时浑身一颤:“将军放心,这只是一个小问题,末将马上处理!”

    “处理了?”

    听到这话,那一个血魔将首领顿时噗嗤一声冷笑了出来。

    “你看看对面的那一群人,西凉董卓、魏王曹操、蜀王刘备、吴王孙策、三国世界大半个精锐都在眼前这里,你告诉我你能把他们解决了,是你在说笑话呢,还是在你眼里他们只是个笑话呢?”

    那血魔将首领一个一个指着董卓他们,把董卓他们的身份叫了出来。

    每喊出一个人的名字,那一个血魔将首领身上的杀意更加汹涌了几分,他边上的那一个血魔将的身上寒意就更深了几分。

    眼前是个人也都知道,这一个血魔将首领是怒了。

    他倒不是因为眼前突然出现的这些强敌而愤怒,他只是很单纯的不满意自己的部下办事能力,当然,他更加愤怒的是被人利用,在他看来,眼前会出现这一种情况很明显是中了那家伙的计了。

    这一种被人利用的感觉才是最让他愤怒的,至于眼前的这一群所谓的强敌,抱歉这血魔将的首领还真没有看见眼里。

    “那家伙的帐等他过来了,我会自己找他算,至于你,虽然你办事不利,但毕竟跟我也有十几年时间了,我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去,董卓、曹操、刘备、还是孙策,你选一个杀了这一件事我也就不追究了!”

    血魔将首领遥指着那董卓四人,对自己那一个部下冷声道。

    “末将领命!”

    那血魔将听到这话,声音顿时就拔高了很多,很明显对于血魔将给他这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相当感激。

    那血魔将应过一声之后,直接雄赳赳气昂昂的向着诸侯这边走过来,傲然扫视这那边严阵以待的诸侯:“董卓、曹操、刘备、孙策还不速来送死!”

    血魔将说话间,一股一跺脚,一股恐怖的气势从他的身上翻涌而出,这气势之强居然还在程咬金他们之上。

    然而这时候,诸侯这边可没有人在意他什么气势强大不强大的。

    特别是被他点名的那几个诸侯麾下的武将,更是一个个群情激奋。

    “妖人安敢放肆!”

    董卓麾下,李傕直接怒喝一声,提着武器杀了出去,准备将这血魔将斩杀为自己主公出气。

    “不好,快回来!”

    李傕一出场,吕布的脸色顿时大变,他可知道,眼前这家伙李傕绝对对付不了,但李傕离他比较远,吕布没有能够拦住,而且人家也没有因为他的话停下来。

    李傕那家伙当然不可能停,他可不仅仅是要为董卓出气这么简单,这些年来董卓麾下悍将一个又一个崛起,他这一种老将的地位不断受到跳战,吕布就不用说了,就连徐荣和后来的那一个手持大斧的家伙都要爬到他头顶上了,这让李傕怎么能忍?

    眼前对于他来讲是一个机会,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来吧,用你的血来证明我的能力!”

    李傕眼中燃烧着熊熊的战火,向着那一个血魔将疾驰而去,手中的长枪挥舞着,准备在这一战打出自己最精彩的爆发。

    加速,蓄势,爆发,李傕把一切都拿捏得很完美。

    唯一有些缺憾的是,他没有算到对方的实力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

    他预估到这血魔将的实力和程咬金他们差不多,但他并不知道是之前的程咬金他们为了不杀人,其实并没有对他们爆发全力。

    这直接导致了李傕悲剧的结局,双方交手瞬间,一道妖娆的血花溅起,包含战意而来的李傕尸首异处了。

    “不自量力的东西!”

    血魔将冷笑一声,随即抬头看向诸侯阵营那边,招了招手:“还有谁要来送死的?”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