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侯那边能人不少,凭借着手中的一点信息,就把陆海空那边的行动推测得八九不离十。

    并且,这些家伙在陆海空的手中吃过一次亏之后,对于陆海空他们也更加慎重忌惮了,就算是在明知道,陆海空那边绝对是不可能成功的情况下,他们还是分别派了人回援虎牢关。

    不仅仅只是虎牢关那边,往西的函谷关那边,他们也派人回援了,并且提醒函谷关那边的守将注意戒备。

    在把刚做的准备都做好了,该有的应对都做了之后,诸侯那边就坐看着陆海空撞得满头包的笑话了。

    然而,他们期待当中的笑话终究是没有到来,诸侯那边的人算到了陆海空的计划,也算到了陆海空在虎牢关那边的兵力,但唯独没有算到那一支军队的变态程度。

    要知道,出手的那一支军队,可是连陆海空想起他们来都觉得牙酸的一支军队,从某种意义上来讲,高顺和他的陷阵军团可以说是陆海空手中最大的几个外挂之一了。

    全员高达50的基础武力,浑身上下全部都是卓越级别以上的装备,再加上高顺那一个免疫近战百分之99伤害,反弹远程百分之百伤害的武将特性,再加上华佗配置的补充体力的丹药,这一支军团简直就是怪物。

    而这么一只怪物,在此前还没有真正亮出他们的獠牙过,这一次的爆发注定要让整个三国震惊。

    当诸侯那边怕派过来的援兵赶到半道上的时候,他们就开始发现情况有些不对了,因为他们发现虎牢关那边有大量的溃兵往他们这一个方向而来。

    看到这一种情况,是个人都知道情况不对了。

    不过尽管那一只援军拦下那些溃兵讯问情况,这时候他们也根本没有办法得到什么有效的信息,那些溃兵大量都是最底层的士兵,他们除了少部分是和陷阵军团接触过的士兵之外,剩下的大量都是跟随大流溃逃的。

    援兵就算是想要问一下虎牢关那边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这时候他们也没有办法得到什么有效的信息。

    他们能够得到的有效信息只有几个反复出现在那些溃兵口中的词‘强大’‘恐怖’‘变态’之类的,从那些凌乱的信息当中,援兵虽然不能了解虎牢关那边的真实情况,但那些溃兵的恐惧,而陆海空麾下那一只军团的强大实力他们还是能够感受到的。

    实际上,到了这时候,这一支援军就基本知道,他们已经不用去什么虎牢关了,估计这时候等他们到了虎牢关,那边的战斗已经基本落幕了,而事实也确实是如此!

    诸侯引以为傲,自信的认为陆海空不可能突破的,驻守着将近二十万大军,并且有着不少精锐军团,顶尖武将镇守的虎牢关,在陷阵军团的进攻以及陆海空此前在放弃虎牢关留下的一些布置的帮助下,仅仅三个小时不到,虎牢关就回到了陆海空的手中。

    至于虎牢关的那二十万大军,其中数万被击杀,被陆海空原本留下来的布置弄死,剩下的全部被击溃了。

    陷阵军团在一次为陆海空创造了一个神话,一个五千士兵vs二十万军团,并且还是攻城的情况下,在短短三个小时之内拿下虎牢关这一种雄关的神话。

    而陷阵军团,也在这一战当中,第一次向天下诸侯呲出自己的獠牙,真正的做到了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效果。

    战报很快的随着溃军和诸侯派出来的那一只援军回到了诸侯那边,援军回来的时候,诸侯那边还在等着看陆海空的笑话,还在想着,要用陆海空的这几千人跟陆海空谈什么样的条件好。

    有诸侯认为,陆海空既然已经到了要出动几千人去攻打一个有二十万军团驻守的军事堡垒的地步了,那现在的陆海空状况应该是很不妙了才对,否则陆海空是绝对不会这么兵行险着的,在这一种情况下,他们对于陆海空的态度可以强势一点,可以让陆海空放了他们的大将。

    讨论这一个问题的时候,确实是很欢乐的时候,诸侯之间的脸上带着笑容,然而当他们听到溃兵那边带来的战报的时候,所有人的笑容全部都僵硬在脸上了。

    就算是澹台明镜曹操这些智计无双的家伙,在看到情报的时候,一个个也都傻眼了。

    一座雄关,二十万大军,而且委派的还是擅长防御镇守的大将,面对五千敌人,三个小时之内直接就被拿下了。

    光是这一个已经足够梦幻了,而更加让澹台明镜他们瞠目结舌的是,陆海空那边的五千军团,在这么一场高强度的战斗之下,居然没有一个减员的。

    五千人毫发无损的就拿下了一座拥有二十万守军的雄关,这话说出来你敢相信?

    反正这时候那仅剩的十一路诸侯是没有人敢相信的,所有人都是一副你丫是不是不在逗我的表情。

    在大营当中,第一个回过神来的是长叹一口气的澹台明镜:“我之前还以为,陆海空这一次出手,应该是没有信心正面拿下我们,所以在虎牢关那边留有后手,他是想要依靠这一次突袭切断我们的粮草供给从而迫使我们和他谈判,现在看来是我们错了,而且错得相当离谱!”

    “他这根本就不是要什么偷袭,也不是要切断我们的粮草,他真正的用意是要在用他的实力告诉我们,他有能力击溃我们,他这是在向我们第二次示威,而且还成功的吓住我们了,看来我们这一次麻烦大了,陆海空的实力真的远在我们预料之外,或许我们应该改变一下思路了!”

    澹台明镜说话间,抬起头看着在场的十一位诸侯,然后在继续说道:“如果这一战,我们还想要继续打下去的话,那么我们在场的所有人就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因为在场的诸位如果不竭尽全力的话,我们很有可能会被永远留在这里!”

    澹台明镜这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顿时脸色大变……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