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侯大军营地当中,陆海空的怒其不争的声音在回荡着,然而却没有激起多少共鸣,营内十二路诸侯则大多冷冷的看着陆海空。

    也是,这十二路诸侯,那一个不是人中豪杰,那一个不是最顶尖的存在。

    尽管陆海空在一到场之后,就把谈判的节奏带走了,但他们并没有完全被陆海空压过去。

    陆海空这时候抛出来的那一份情报确实是很让他们震惊,但这十二路诸侯其实在之前都或多或少了解到了一些【域外】之战的情报了,虽然详细肯定是没有陆海空这时候拿出来的这一份详细,但一些基本的情况他们也都知道。

    而且他们和陆海空现在所处的状态有些尴尬,注定了对于陆海空的话他们不可能全信的,所以除了那四个异人领主之外,剩下的很快就都缓过来。

    至于那四个异人那边,在他们看到程咬金那些名字之外,这些家伙心中原本的一些不好预感就被证实,同时他们也大概了解到陆海空说的可能是真的,而他们要面对的可能是他们无法承受的存在。

    不过这四人倒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示,所有人的震惊都已经被收起来,至少脸上都没有表露什么,就这么静静的看着陆海空表演,而他们冷漠的表现激起了似乎更加陆海空愤怒。

    “怎么都不信是吧?都以为我把这些东西在这时候拿出来,都以为我现在孤身进入你们营地就是为了吓退你们是吧?”

    十二诸侯没有给予陆海空回答,但他们那冷慕的表情,已经是最好的回答了。

    看到这一种情况,愤怒当中的陆海空似乎已经到了顶点了,怒火在也上不去了,心态慢慢放下来,这时候的陆海空稍稍有些颓废的叹了口:“我真的有些无奈啊,实际上,从你们开始在联盟的时候,我就一直在犹豫,我到底该怎么办?”

    陆海空这话一出,董卓几个对陆海空比较了解的脸色流露出一丝异色,这时候的陆海空绝对不是他们了解的陆海空,陆海空那家伙不管是处于什么样的境地当中,绝对不会流露出这一种表情。

    不过董卓他们了解陆海空,但并不意味这所有人都了解陆海空。

    一看到陆海空脸上流露出颓废之色,在场不少的诸侯武将的脸上都流露出一丝鄙夷,他们还以为白手起家,一手打造了这偌大势力的陆海空是什么样的英雄豪杰呢,结果没有想到居然是这么一种怂货。

    不管陆海空说的是真是假,他现在的这一种表现真的让很多人侧目,以至于陶谦直接站了起来冷笑道:“陆大人要是不知道怎么办我们可以告诉你,交出你手中篡夺的权力,把三公主和赤霄剑交出来,不管是这糜烂的大汉江山也好,还是什么域外邪魔也好,自然有我们帮你应付……”

    陶谦这话说得慷慨激昂,他却没有发现自己在说这话的时候,他身边的董卓和曹操刘备等人顿时就紧张起来,他们背后的武将更是把全身的力量汇聚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戒备着陆海空突然暴起。

    董卓他们这一种异样的表现,顿时就让整个大营的气氛凝聚了起来,在这一种诡异的氛围下,直接让陶谦后半句话硬生生没有说出来,感觉到貌似有些不对劲的陶谦头皮一阵发麻。

    一时间,整个大营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氛围当中,让大营瞬间沉默了起来。

    这个时候的大营当中分别是三种人,一种是知道陆海空恐怖的家伙,他们紧张戒备,随时准备应付陆海空的突然暴起。

    一种是并没有亲身经历陆海空恐怖的家伙,则是满脸懵逼,完全不懂倒是是什么情况,对付陆海空这家伙家伙需要这么慎重吗?

    最后一种当然是陆海空了,原本陶谦那话说出来的时候,陆海空都准备一巴掌甩过去了,但是看到董卓他们的那一种表情,陆海空最终收起了给陶谦一巴掌的想法,但那一种索然无味的颓废似乎更重了。

    “算了算了,我还是放弃这一种没有什么效率的方式好了。”

    说话间,陆海空站了起来,无聊的扫了这些家伙一眼:“正如我刚刚说着,在你们联盟开始的时候,我就一直在犹豫,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有心想要弄死你们把,但又有点不舍,毕竟你们或多或少也是一股力量,一股可以反抗域外邪魔的力量,所以在此之前我一直寻求一种有效的,能够和平缓和矛盾的方法。”

    “不过,很显然,以我们现在的这一种处境来看,想要和平解决这一个问题估计没有这么容易了。”

    说到这里,陆海空抬起头再次扫视了各路诸侯一眼,在这十二路诸侯或慎重或不屑或冷漠的目光当中继续道:“因为我发现你们这些家伙都是贱骨头,估计不让你们吃点苦头,不让你们认识到什么叫做绝对的力量差距,是不会好好听我说话的,既然这样的话,那我还能怎么办?打呗!”

    陆海空这话一出,所有人脸色一变,当场甚至好好几个顶级武将的气势翻涌而出,向着陆海空锁定而来,蠢蠢欲动的要将陆海空拿下。

    然而这时候的陆海空却完全无视那些所谓恐怖的气势,扫视一眼十二路诸侯冷冷道:“你们,好自为之!”

    说话间,陆海空豁然起身,转身直接就向着大营之外走去。

    然而,在陆海空转身之前,离开的大门已经被几员悍将堵住了,于此同时,大营之内各路诸侯开始起身在自己麾下武将的保护下后退,把这一个大营交给在场的那些武将。

    而数十个武将也都缓缓的向着陆海空包围而来,眼前的这一种情况一出来,很明显人家完全不打算让陆海空就这么离开了。

    陆海空见状,嘴角露出一抹充满戏谑的笑意:“怎么?想拦我?”

    没有人给予他回答,不过就在这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袁鸿这时候缓缓的走了出来,将一个拳头大小的石柱放在之前的那一张圆桌上,在那一个拳头大小的石柱放在桌子的瞬间,一股神秘的力量翻涌而出。

    “抱歉,不管你有什么依仗,有什么能力,你都走不了了!”

    于是同时,陆海空发现自己突然动不了了,不管是纯粹的肉身力量,还是内力,又或者是道法道具武将特性,在这一刻统统失效了,在这一刻,陆海空的脸色终于稍稍变了变。

    剩下的诸侯见状大喜,立刻下令:“来人,给我将陆海空捆了!”

    一时间,数个如狼似虎的猛将向着陆海空扑了过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