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海空在了解了那一支骑兵,看到张郃之后,就大概知道眼前这一处是怎么回事了。?八一中文网  W㈠W㈧W?.㈧8?1㈠Z?W?.?C㈠OM

    这情况,摆明了是有在冀州潜伏的异人大佬一早就盯上了黄巾的这些历史武将,趁着6海空拿下广平,在背后捡便宜呢。

    这一场战役完全是冲着那颜良去的,明目张胆的在6海空的面前抢他的战果呢。

    恩,是明目张胆没有错,尽管一开始张郃他们是没有预料到会遇上6海空,他们可能一开始也是没有打算在6海空的面前拿下颜良的,不过现在就未必了。

    6海空的人注意得到这一群骑兵,他们同样不是瞎子,6海空那数千人马他们没有可能看不到。

    而他们看到了6海空的队伍,也完全没有打算收手的意思,继续进行着他们手头上的工作,打算就这么的在6海空的面前把颜良拿下。

    这样的行为如果还不算是明目张胆的话,那怎么才叫做明目张胆呢?

    6海空是什么性格?他们怎么可能运行人家在自己的面前,吃自己的胜利果实?就算是颜良是从广平逃出去的,那也不行!

    “让他们停下来!”

    6海空歪头跟典韦说了一声,典韦点了点头直接驱马上前,大喝‘住手’。

    典韦的声音那真是如同洪钟一般,那一声大喝简直是震耳欲聋,估计方圆几里之内都能听见声响。

    然而对方完全没有理会,就好像根本就没有听见一般,继续做这自己的事情,甚至手中的动作更加快了几分,张郃还亲自出手了!

    颜良本身在之前和高览的战斗当中受过点伤,在广平之战其实和文丑也打过一场,伤势加深了不少,这个时候的颜良是有伤在身。

    否则的话,就算是黑甲骑兵再强,他也不至于被这些骑兵打压住了。

    在颜良受伤的情况下,武力最多也就能哥挥89到9o的层度,再加上可能是受到张郃的武将特性影响本身就打得很痛苦,张郃一出手,配合这黑甲骑兵,几个回个直接就把颜良打趴下了。

    张郃在将颜良打趴下之后,指挥着底下人将颜良拿下,这才慢悠悠的让自己麾下的骑兵停了下来!

    看到这嚣张的是无忌惮的一幕,6海空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6海空骑着小6子,直接来到这一支骑兵之前,问道:“我乃并州刺史,尔等是何人?”

    看到6海空亲自过来,张郃倒是走了出来了,不过看着6海空的眼中充满了审视和战意。

    眼前的这张郃很是年轻,估计连二十岁都不到比文丑还年轻一点,这个张郃的实力比历史和演义当中强大不少,明显是他主公在他身上砸了不少资源进去。

    少年得志,再加上手中握着这么一支让6海空都有些艳羡的黑甲骑兵,这张郃难免有些傲气,对于6海空这一个被传得神乎其神的家伙,没有亲眼见过的6海空战斗的张郃对于6海空的能力难免有些怀疑。

    甚至在他看来,6海空做到的那些事情,他家主公完全也可以做到,只是他家主公不愿意出头这威风才被他6海空抢了去,所以对于6海空,张郃天然的有些不屑的。

    只见张郃肆无忌惮的打量了6海空一阵之后,才对6海空毫无尊重的一礼:“末将渤海郡守麾下县尉张郃,见过6刺史!”

    6海空眉头一皱:“你一个渤海郡的县尉,来这巨鹿干什么?你手上的这人,是黄巾要犯,你把他给我吧!”

    6海空就是6海空,一上来直接就要人了。

    “刺史大人,此人之前在我渤海犯了要案,是我家主公要的人,属下无权把他交给你。”张郃直接一口拒绝掉了,一脸挑衅的看着6海空,完全没有丝毫的忌惮。

    6海空的眼睛顿时眯了起来:“我打的广平攻的城,你家主公躲在后面捞人,很会玩啊,少废话今天把人留下,你家主公真想要的话叫他来找我!”

    张郃脸色一变,没有想到6海空居然这般强势,不过他张郃也不是吓大的,6海空说把人留下他就把人给留下了?那有那么轻松的事情。

    “6大人,您这是什么话?这人明明是我抓的,您有本事您怎么让他在广平跑了?哦,在广平抓不住他现在现在来找我要?您这是不是有点过了?”

    这时候刘备等人都已经靠过来了,听到张郃这话,刘备等人的脸色不由得一变,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看见有人敢这么跟6海空说话。额,严格来讲也不是第一个,上次一有人和6海空这么说话的那家伙,现在已经躺下了,眼前这小将估计离躺下也不远了。

    果然,张郃这话一出,6海空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看到这一种情况,6海空边上的赵二直接站了出来,满脸怒容喝道:“放肆,你是什么身份?竟然敢这般和我家主公说话!”

    张郃则完全无视了赵二,而是继续一脸挑衅的看着看着6海空。

    眼看着火药味越来越浓了,6海空的脸色渐沉,随时有可能打起来,这时候那一只黑甲骑兵当中,有一个武将站了出来。

    这武将是那俊秀青年安排在张郃手中当副手的,性格沉稳,专门放在张郃身边弥补张郃性格上的缺陷的。

    张郃这般挑衅的话,双方早晚的会爆争斗的,尽管握着黑甲军团并不忌惮他6海空,但6海空毕竟是刺史他家主公行事低调,能不闹大还是不要闹大的好。

    只见这武将对6海空说道:“刺史大人,我家袁大人对此人很是看重,能不能看在我家袁大人的份上,别为难我们?”

    此地是冀州,那家伙这时候有把袁字咬得很重,其中的含义不言而喻了。

    他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明白了是什么意思,就连6海空后面的刘备曹操他们也是一阵恍然。

    原来这一支骑兵的背后是袁家,难怪那小将敢如此不给6海空面子,甚至完全不忌惮他刺史的身份,也难怪他们麾下的骑兵如此之精锐了。

    袁家毕竟是四世三公的最顶级的世家,身为袁家的人,自然没有必要忌惮6海空这一个山贼出身阉党身份的刺史了。

    6海空听到袁字的时候也稍微一愣,他一开始没有想清楚以为是袁绍,但转念一想,应该不是袁绍而是某一个降生在袁家的异人。

    然而就在6海空思考的这点时间,给了张郃和那一个武将一重错觉。

    他们在看到6海空猜出他们主公的背景之后愣了愣,半响不言,以为6海空怂了,顿时对于6海空更加的鄙夷。

    “我还以为是什么样的人物呢,还天下第一异人?比起主公差远了。”

    张郃不算很小声的嘟囔了一句,说完之后,没有注意到刘备等人看着他的目光已然像是在开一个死人一般,转头对那一个站出来的武将挥了挥手:“我们准备准备回去了,主公还等着我们呢?”

    张郃这话说完转身就要走,突然就在这时候,张郃察觉到一股恐怖的气势在自己的背后冲天而起。

    那如鬼如神一般的恐怖气势出现的同时,一种自己的心脏随时可能会被人捏爆的心悸感传来,张郃不由自主的惊出一声的冷汗。

    “看来你家主公也不怎么样啊,光顾着培养你的武力了,没有好好教你做人啊!”

    这时候,6海空的声音很平淡的响了起来,语气和刚刚别无二致,但现在在典韦的气势狂飙的时候,张郃感觉到一股森森的冷意。

    不过这张郃倒也是个汉子,听到6海空说这话,立刻转过头来怒视6海空:“你敢对我家主公不敬?我要……”

    “哟,到还是一个忠心耿耿的小家伙啊,不错,我挺喜欢这一种小家伙的,典韦,您先教教他一点做人的规矩啊!”6海空冷冽的将张郃的话打断之后,典韦直接欺身上前。

    见典韦扑过来,张郃脸上毫无惧色,尽管从典韦的气势上就知道自己可能不是人家的对手,但还是迎了上去。

    在他看来自己的武力就算是不如典韦,但也能和典韦打个几十回合的,然而张郃刚刚迎上来,就被典韦一把手抓住了脖子,暴力的扯下马来!

    双方在武力上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张郃的武力虽有9o但比起典韦高大96的武力相差太多了。

    而且典韦在和张梁一战之后,武力似乎依然又有所突破,战斗力飙升不少,再加上典韦一早就蓄力着,当然就一击必杀的拿下张郃了。

    看到张郃被拿下,刚刚那一个开口的武将脸色一变。

    他可知道,张郃可是他家主公的心腹爱将,看到他被抓,这武将当场就有急了:“6刺史,你快放张将军!”

    “你是在命令我吗?”

    6海空闻言,抬头望向了他,那目光恍若两把钢刀一般直刺那武将的心脏,接触到6海空的目光,那武将的呼吸都不顺畅了,脸色一阵苍白。

    这个时候,那一个武将才明白,自己面对的是怎样的一个人物……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