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始有人提出这一个建议的时候,皇甫嵩内心是拒绝的!

    这那里是什么建议,完全是在打他的脸!

    目前的冀州军队有两支,人家虽然没有指名道姓要皇甫嵩去找那一支借,但公孙瓒和皇甫嵩中间隔了一个巨鹿,他当然是不可能找公孙瓒借粮草,这样一来的话,皇甫嵩就只能去找6海空借了。八一?中?文网?  W?W?W㈠.?8?1?Z㈧W?.COM

    找6海空去借粮?皇甫嵩现在连见都不敢见6海空,怎么可能答应。

    但这个时候,皇甫嵩根本就没有拒绝的余地。

    这一个建议是董卓提的,而且是当中军队一众高层面前提的,董卓的这么做,很明显就是冲着打皇甫嵩的脸去的。

    这也很正常,广平一战,让董卓麾下折损了近乎一半的兵力,一万多的西凉骑兵的则损,董卓别说是打皇甫嵩的脸了,没有下手杀他已经是很客气了。

    从广平下来之后,董卓就再也没有给皇甫嵩好脸色看过,所以会在高层的面前打皇甫嵩的脸也是很正常的。

    董卓一开始只是为了恶心皇甫嵩而去的,结果接下来两天下来,皇甫嵩确实是办法用尽了都没有搞来粮草。

    这一种情况下,董卓再来了一波强逼,皇甫嵩最后实在是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派出了一支队伍去找6海空借粮去了。

    冀州,赵郡,邯郸。

    6海空的大营内,一个青年人来到6海空的面前,对6海空行了个礼。

    “骑都尉曹操曹孟德见过刺史大人!”

    6海空一听到来人的名字,顿时有些精神起来,稍微有些好奇的看着眼前这一个身高还不到一米七的青年,说实话,6海空这时候还真看不出眼前这一个稍微有些拘谨的青年有什么不凡之处。

    在6海空的目光当中,曹操很是不自在,但没办法,他也只能忍着,毕竟他一开始就知道,这落到他头上不是一个什么好差事了,多少有了心理准备。

    半响6海空收回了目光,敲着桌子问道:“说吧,皇甫嵩派你来,想要干什么?”

    实际上6海空在曹操过来之前,就已经知道他来的目的了。

    6海空手中掌握了皇甫嵩军队大量的情报,这两天,皇甫嵩频繁出入各世家要粮的时间,6海空一早就知道了。

    不过知道归知道,该问的还是要问的,只是这时候,6海空的语气有些戏谑。

    “皇甫将军让末将过来感谢刺史大人在广平之战的援手之恩,皇甫将军说了,诺不是您出手的话,大汉军团后果不堪设想,所以说您是广平之战的大功臣……”

    “行了行了。”

    曹操的话还没有说完,6海空就挥手打断掉了。

    “他皇甫嵩我还不清楚,这老头顽固的紧,感谢我?免了,我还怕他嫌我多管闲事,诬陷我破坏他的战略呢。”

    6海空这话一出,曹操心中一苦,暗道这位刺史大人果然不是省油的灯。

    “刺史大人说笑了,广平一战,您救下了大汉军团这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皇甫将军怎么会诬陷您呢。”

    “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挺会说话的,行了你也别跟我绕弯子了,直接说吧,皇甫嵩让你过来究竟想要干什么?感谢什么的废话就不用说了,直接说他想要干什么?”6海空没有心情和曹操多费什么唇舌,敲了敲桌子,直接开门见山了。

    这一种情况下,曹操咬了咬牙回道:“回刺史大人,皇甫将军想向您借点粮草!”

    “借粮?好说,他要多少?”

    6海空这话一出,曹操就愣了,6海空这么好说话?随即迅反应过来,自己高兴得太早了。

    曹操虽然和6海空见面的次数不多,甚至没有怎么交流过,但邺城一事,作为旁观者的曹操可是从头看到尾,他很清楚,6海空绝对没有这么好说话的。

    果然,当曹操把皇甫嵩要借粮草的数额爆出来之后,6海空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皇甫嵩好大的胃口,这么多的粮草,足够十四万大军食用一个月了,他张一张嘴就要走了?”

    “刺史大人误会了,这粮草不是皇甫将军要的,而是曲梁城内的十几万大军向您求的,请您看在那十几万将士的份上……”

    “行了,你少跟我打什么马虎眼,还拿曲梁城那十四万大军说事,你先回去吧,告诉皇甫嵩真想要粮草的话,让他自己过来找我!”6海空说到这里,直接端茶送客了。

    曹操见状也没有办法,只能在对着6海空一礼之后,退下了。

    曹操退下之后,6海空在原来的位置上坐了一会,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片刻之后,6海空敲了敲桌子:“陈平!”

    “属下在!”作为贴身秘书的陈平来到6海空的面前。

    作为6海空秘书的陈平,为6海空掌握着大量的信息情报,底下很多事情传上来6海空没有时间看,只要不是机密的,陈平都会先看一遍,把其中紧急的先向6海空汇报了。

    所以别看陈平这家伙只是6海空身边的小斯秘书,但权力可是极大的。

    当然他被6海空倚重也是有原因的,这家伙也几乎是6海空的百科全书,他想要知道什么只要问一声,陈平那边立刻就能给6海空把情报调出来。

    “吴三指那边进行得怎么样了?什么时候收尾?”

    “回主公,一个月的时间,吴校尉等人一共挖掘了墓地五十三处,都是大墓,目前统计下来的收获共计是八千六百万金,以及数倍价值于金的古董,由于吴校尉等人之前了半个月的时间勘测风水,所以这些都是后半个月的收获,按照吴校尉的说法单单是一个赵郡他们都得在干一年!”

    对此6海空并不意味,赵郡就是原本的赵国,在这一土地上沉睡的,至少是上千年的历史,一时半会的那里是那么容易挖完的。

    “这样吧,你传令下去,让吴三指他们再干半个月就停下来。”

    “是!”陈平没有问为什么,点头应是就退下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