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了?”

    虚空微微一愣,不知道为什么骨魔宗的人会突然露出这样古怪的神色。八一中文 W?W㈠W㈧.㈧8㈧1?Z?W?.㈧C㈧O?M仿佛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后果很严重的样子。

    “我的储物袋不见了。”

    骨魔宗的男子,脸色无比的阴沉。他确定,自己的储物袋不见了,而且,三个都不见了。

    要知道,这其中的一个,可是装着这段之间让柳家搜集过来的资源啊。这可是过来和其他几人交换之后,还要上缴宗门的。

    “什么?!怎么会……”

    血空诧异的看着血空,一时间根本就接受不了。对方是什么人,筑基后期的大高手,怎么好端端的,储物袋就这样的丢了呢?

    这话,要是说出去,肯定没有半个人会相信吧。

    “不好!”

    下意识的,血空仿佛想到了什么,朝着自己的怀中摸去。立马,他的脸色就瞬间变得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该死的,是杨涛!”

    血空双目微红,刚刚这一切,他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了。杨涛特意过来,难道就是为了和自己放几句狠话么?

    现在,自己的储物袋都不见了,那最后得利的,肯定是杨涛了。

    “可恶,我的也不见了。”

    风况急忙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储物袋,摸空之后,整个人内心也是一阵冰凉。

    “不!刚刚杨涛根本就没有过来,我不信,他有这样的本事,能够拿到我身上的东西。”

    骨魔宗的人内心气愤,但是却依旧无比的高傲。再怎么说,自己也是筑基后期的存在,而杨涛呢?一个筑基中期的小子,而且整个过程,都没有靠近自己,他根本就没有能力,得到自己身上的储物袋吧。

    而且,还是同时夺走自己三人身上的!

    “呜呜……可恶的杨涛,一定是那个小人!”

    科索眼泪依旧在不断的流下,浑身光芒更加的浓郁,他咽不下这口气,恨不得直接冲出去,直接斩杀杨涛。

    “哼!我一定会报仇的。”

    科索用里是甩手,同时动用自己体内的力量,好让自己双目中的泪水,在没有滑落下来的时候,就完全蒸掉。

    要不然,这实在是太丢人了。好歹自己也是一个有着筑基后期实力的高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老是流眼泪,这算个什么事?

    啪啦~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因为他手臂刚刚的挥动,牵动了身体的动作。从他的背后,腰间的位置,慢慢的滑落出来了一个东西。

    “嗯?什么东西?”

    科索和几人都有着筑基后期的实力,对于这样的响动,自然是第一时间就关注到了。

    同时,科索内心无比的纳闷。自己后背从来就不放东西的,这点,他内心无比的肯定。

    可是有东西在自己后背滑落,这一点,让他感觉到极其的不寻常。

    “轰隆!”

    “什么东西?难道你不知道么?”

    风况微微一愣,之后,整个人突然间气势无比汹涌了起来。

    “轰隆轰隆~”

    紧跟着,其他的两人在同一瞬间,也冒出了一阵阵恐怖的气势。因为他们先后都看到了,那是储物袋。

    而且,风况还无比肯定,那就是自己的储物袋。

    “该死,你们这是做什么?你们不会怀疑是我……”

    科索原本还想要狡辩,可是在下一个瞬间,他的脸色就变得无比惨白了起来。

    “还说不是你?哼,你背后的储物袋是怎么回事?”

    三个人对一个,他们自然是没有丝毫的顾忌。在现储物袋的第一时间,三人的灵识就如同海浪一般,朝着科索身上蔓延而去。

    在最先瞄准的后腰部位,他们就现了各自的储物袋。虽然仅仅只有一个,那这一切,已经足够说明很多问题了。

    “我还真是没有想到,教廷的人,竟然会是这样的小人。”

    “不!我甚至怀疑,你到底是不是真的教廷的人呢。”

    “没错,教廷以往都没有和我们合作过。这次你突然冒出来,而且我们也没有去证实过你的身份!”

    三人的目光慢慢的变得冷淡了起来,而他们说出来的话,差点让科索气的吐血了。

    什么意思?

    可恶,自己乃是教廷的骑士。

    竟然有人这样怀疑自己的身份,而且还质疑教廷人的情操。该死的,我们可是最为高贵的绅士啊。

    但是在面对储物袋的事实之下,他的话语确实那么的无力!

    “一定杨涛……我是被陷害的,你们要相信我……”

    现在说这话,其实他自己都有点不相信。一个杨涛,刚刚明明一直远离直接那么大的距离,这么短的时间内,怎么能够做到这样的事情来。

    “哼,你真当我们是白痴么?如果真的是杨涛,如果真的他有这样的手段,为什么要多此一举?直接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干掉我们岂不是更加的省事。”

    “哼,动手,看样子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是不会招的。”

    “没错,那可是我们宗门要的东西,不拿回来,问题太严重了。”

    “你们……你们欺人太甚!”

    顿时,整个周围就被无数的法术光芒所笼罩,而最为可悲的是,一边的文兰,竟然被几道攻击波及到,直接挂掉了。

    “涛哥,你怎么就这样的放过他们啊?”

    出来一段时间之后,柳如絮再也忍不住了,这太反常了,完全不是以往杨涛的作风吧。

    “我又打不过他们,耍耍威风自然就够了啊。难道还真的和他们干架啊,我的丹药,最多对他们造成小小的困扰罢了,但是不会改变整个实力的差距。”

    杨涛自然知道,自己目前根本就没有太大的力量,直接面对五个筑基后期实力的高手。

    如果是一个的话,说不定还行。

    而且,杨涛也不好意思直接对着两人说:“哥们我东西拿到了,自然是要走的咯。”

    这做小偷的事情嘛,还是有点不光彩的,让杨涛略微难以启齿。

    不过杨涛内心,却是过了一把瘾,这感觉真特么的爽啊。

    “现在,你能够告诉我,文婷他们到底在哪里么?”

    “在马家。”

    “马家?!”

    杨涛微微一愣,随即面色微寒。他的脑海中,出现了三个字:“马佳妮!”

    “先不说其他的了,杨涛,还是先去李家吧。”

    “好,我先去看看爷爷,然后在去马家。”

    杨涛点了点头,没有拒绝……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