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你确定你不是来搞事情的么?那你有必要这样的高调么?”

    如果不是情况不允许,柳如絮都打算直接质问杨涛了。?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当然,她自然是不会知道,杨涛来这里目的到底是什么。但是她也能够猜到一些,但是这方式,她却是无论如何,都没有猜到。

    “涛子,要不然我们先走一步?”

    李文军和柳如絮开始想的一样,真怕等会动手的时候,自己成为杨涛的负担。打算先行离开,好让杨涛能够放肆的施展。

    “啊?不用啊,我又不是来搞事情的,不打架呀。”

    杨涛想都没有想,直接说出了自己心中所想。

    “噗~”

    李文军只感觉一口气堵在了胸口,憋得实在是难受。

    你都这样了,还一本正经的说,不是来搞事情的?不打架?那你怎么解释一遍躺着吐血的那个血炼啊。

    柳如絮相对还好点,毕竟这已经是她第二次听到这话语了。

    “哼,我以为是谁?原来是杨涛啊,好大的口气。难道是想要拱手送给我五行宗的传承么?”

    最先出来的男子,手中握着一个骷髅头,看样子就知道,是骨魔宗的人。

    杨涛的目光,下意识的朝着对方的腰间瞟了过去。果然啊,鼓鼓的,应该最少有两个储物袋吧。

    “哼!杨涛,你是找死么?我血空的师弟,你都敢伤?”

    接着出来的,是一个浑身血袍的男子。

    “血空兄,不用担心,既然杨涛来了,那就不用让他走了。”

    风况冷冰冰的开口,看着杨涛的双眸中,丝毫都没有遮掩那浓浓的贪婪的目光。

    “杨涛?哼!”

    最后是一个西方人,完全的绅士打扮。不过在听到杨涛的名字之后,却是很明显的露出了一丝浓郁的敌意来。

    “科索骑士,看样子,你也看着这小子很不爽啊。”

    风况微微一笑,若有所指的开口。他很好奇,为什么这教廷的骑士,会突然的士杨涛呢?

    “这个人的行为,太龌蹉了。”

    科索作为教廷的骑士,作为和魔门接触的代表,自然是不会说出内心真实的想法的。难道说,自己爱慕圣女索菲亚,但是眼前的杨涛,却和索菲亚不清不楚,所以自己才看着对方不爽么?

    那样的话语,他是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的。

    “喂喂喂,你们不要搞事情。老子今天过来,就是和骨魔宗的表达下老子的态度罢了。”

    卧槽!

    杨涛的这话,让对面的几人差点炸毛了。你这还不叫搞事情,都这样嚣张的来到了自己的身前了,还说不是搞事情。

    “你们也真是的,格局太小气了吧。”

    不等几人说点什么,杨涛却是在一边不停的数落了起来。

    “第一,你叫血空是吧?你这人,太无聊了。”

    “什么?!”

    看到杨涛那淡淡的鄙视的神色,血空微微一愣。

    “杨涛,你不要想胡搅蛮缠,你打伤了我的师弟,不管怎么样,都不要想活着走出去。”

    自己可没有金丹期的修为,就算是自己干掉了杨涛,天师道也不会拿着自己怎么样。

    “切,想要搞事情你就直接点,根本就不用搞那么多铺垫。”

    看着杨涛那不屑的嘲讽,这让血空有点迷茫了起来。

    难道自己做了什么么,刚刚自己就在里面啊,出来就看到这情况了,这算什么事情?

    “想要干架就直说,搞个师弟出来碰瓷是几个意思?”

    听到杨涛接下来这话之后,一边的血炼没有忍住,再次大大的喷出了一口鲜血来。

    尼玛,老子哪里碰瓷了?

    血炼想要大声的质问杨涛,可现在他被气的,只能够不断的咳血水了。

    “啥?!”

    不仅仅是血空,就算是旁边的几个人,都满脸的懵逼。这叫个什么事情,一个筑基初期的人,碰瓷?

    妈蛋,不管如何,几个人都很难把这两个词想到一起去啊。

    “切,还想不承认么?不信你就问问那女人,老子到现在过来,动手了么?最远的距离到哪里了?你那个什么所谓的师弟,好歹也是筑基初期的人,老子就稍微释放了点威压,就直接啪的一下,摔辣么远?太假了吧?!不是碰瓷是什么?!”

    甚至,为了体现出当时的情况,杨涛还特意比划了起来。

    所有人的目光,先是纳闷的看了看文兰。

    在看到对方无奈的点了点头之后,所有人再次狐疑的看着血炼。

    “师兄,我……咳咳……”

    血炼欲哭无泪,奶奶滴。你个混蛋,绝对是故意的吧。****的,你那威压辣么大,老子刚好有触不及防,才会这样的。

    血炼很想解释,但是他现在状况太差了。怒火攻心,血气乱窜,到最后,竟然哇的喷出一大口鲜血,直直的晕过去了。

    “妈蛋,过分了啊。”

    杨涛这样一看,顿时怒不可言了起来:

    “如果说刚刚你们还不信,现在呢?你们听到过,一个筑基中期修为的人,仅仅是靠气势威压,就能够直接镇压一个筑基初期的存在么?”

    “太不要脸了点吧?魔门难道堂堂正正干架都不敢开口么?丢人啊,太丢人了。”

    杨涛破口大骂,周围的人面色无比的古怪。

    仅仅靠气势和威压,哪怕是一个筑基后期的人,都不能够直接镇晕一个筑基初期的人吧。

    眼前这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哪怕是血空,都对自己的师弟充满了狐疑了。

    杨涛从刚刚开始,双手就摆弄了一下之后,就背在了背后。一个个微弱的符号,不断闪耀着光芒,在杨涛的双手中凝聚着。

    但是他的嘴里,可是没有丝毫的停息:

    “老子说了,这次来主要就是和骨魔宗的人说下。而且,你们最好都不要对几个家族动手了。万一真的惹怒了老子,时不时的就去你们宗门丢几颗丹药。哼哼,老子就不信,你们宗门的弟子都是筑基后期的修为。”

    威胁,这是红果果的威胁啊。

    这话一出口,所有人头皮麻,但是杀意瞬间变得浓郁无比了起来。

    的确,杨涛的丹药让他们都很忌惮。但是如果直接干掉了杨涛,那所有的事情,岂不是就都搞定了么?

    “喂,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杨涛连连后退,脸上划过了一丝特意给对方几人看的惊慌。

    “喂,老子告诉你们,不要搞事情。不要逼我啊,我一旦疯的话,自己都是怕到骨子里啊。”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