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还是一个小辣椒啊。八??一?中文 W?W?W?.?8?1㈠Z?W㈧.㈠C㈠O㈠M不错不错,我更加的喜欢了。”

    血炼如同看到了自己最好的猎物,慢慢的朝着柳如絮走去。

    “呵呵,柳如絮,你也算是杨涛的人呢。怎么,今天来到这里,是为了李文军出头的么?”

    文兰微微一笑,嘲讽的开口。可她内心有点想不明白了,好好的,柳如絮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了。

    “文兰姐?你既然也这样的说,看样子,你是和魔门的人走到一起了啊。”

    柳如絮微微一愣,她和文兰接触不多,此刻才感受到文兰的变化,内心感到唏嘘不已。

    “如絮啊,要不然你也跟着姐姐吧。放心,姐姐一定会好好的照顾你的。”

    文兰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突然这样的开口。哪怕是一边的血炼,都微微皱眉的看了看对方一眼。

    “文兰姐,你的好意我算是心领了。不过,你还是考虑考虑你自己吧。”

    柳如絮带着微笑,不过任何人都能够感受到,对方这微笑之中的寒意,森森刺骨。

    “哦哟,如絮竟然也有这样的修为啦,还真是不简单哟。”

    文兰内心感叹柳如絮修为提升的度,但是脸上却没有丝毫的表露出来。

    “不知道姐姐我要怎么考虑自己呢?难道说,在这里,我还会遇到什么麻烦么?”

    文兰无比傲娇的开口,她很是自信。这里是圈子里面的人才能够过来的,虽然纳闷柳如絮是怎么找到这里的,但是这能够改变什么么?

    “这是当然,还有你的这位师兄,我看还是乖乖的站在一边的好。”

    一个女人,一个漂亮的女人,如果过来讨好自己的话,自己还能够接受。但是竟然让自己乖乖的站好,而且还是一个凝气期的女人。

    这让血炼感到无比的好笑,什么时候,自己竟然会被这样的轻视了。

    “哈哈哈……小美人,我看我们很有缘分,你就来乖乖当我的炉鼎吧。”

    血炼轻笑,血红的嘴唇,如同能够滴出鲜血来一般。

    “妹妹,你这样让姐姐也很为难啊。我这师兄的脾气不是很好,不过他既然这样说了,你放心吧,你得到的资源,一定会更多的。你的修为,会提升的更快的。”

    文兰淡淡的开口,眼神中微不可寻的划过一丝丝疑惑。柳如絮此刻的表现,太过镇定了。

    这完全不符合逻辑,她能够想到的,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柳如絮有很强大的依仗。

    “难道是杨涛么?”

    文兰很快就联想到了最大的可能,但是很快,她又否定了。她认为柳如絮的智商没有问题,即便是杨涛过来,也不敢放肆。

    要知道,这里可不仅仅只有血炼,还有很多筑基后期的存在。

    如果杨涛真的过来,岂不是找死么?

    “哎呀,这里面环境还真是差啊。才来就听到有人到处放弃,还真是没有素质啊。”

    杨涛这才从外面大大咧咧的走了进来,没办法,刚刚去搞定门口的几个人,稍微费了点时间。

    “哎呀,大舅子,你也在啊。”

    看到李文军之后,杨涛急忙开口。他很想直接问,李文婷到底去哪里了。不过看了看身边的情况之后,还是安奈了下来。

    “你就是杨涛?”

    血炼看到杨涛之后,浑身都释放出了一阵贪婪的气息。好啊,竟然主动送上门来了,那五行宗的功法,我岂不是就能够得到了么?

    “你算什么东西,干嘛?要搞事情么?”

    一个筑基初期的小子,此刻杨涛根本就看不上眼。看到对方带着这样不好的目光朝着自己往来,杨涛顿时心情就有点不耐烦。

    “你……”

    血炼差点被自己一口气呛到了,自己刚刚想好的说辞,完全被这混蛋不按常理出牌的话语给打得稀烂了。

    “你什么你?老子今天过来,可不想打架,你可不要逼我。”

    杨涛眼眸斜扫,一阵阵筑基中期的威压,直接朝着血炼而去。

    碰!

    血炼竟然直接扛不住,倒飞了出去。

    “这算什么?碰瓷么?”

    杨涛傻眼了,好歹也是筑基初期的存在吧。怎么就这也的弱不禁风呢,奶奶滴,故意想要敲诈老子么?

    “卧槽!”

    血炼刚刚还忍住了,被杨涛这样带着温怒的质疑声,给气的。再也忍不住,喷出了一口老血来。

    妈蛋!

    碰瓷?

    你个混蛋,你自己不知道刚刚这威压来的是多么的突然,力道多么的巨大么?

    文兰也看傻眼了,甚至,她都带着狐疑的目光,看了看杨涛,然后看了看一边自己的师兄。

    她根本就不知道两人之间的差距有多大,可看到杨涛那表情,似乎不像作假之后,她看血炼的神色就不对劲了。

    “卧槽。那是什么眼神?”

    血炼的心头,一万头神兽在不但的来回荡漾着。难道你看不出来,这混蛋就是欺负人么?

    那是什么眼神?怀疑么,老子至于么,碰瓷?亏你想得出来啊。

    “杨涛,你给我等着……”

    血炼咬着牙,一时间竟然都不知道怎么应付杨涛的好。只能够在一边放狠话,因为他突然现,杨涛竟然这样的强大。

    但是他并没有过多的担忧,他有师兄在这里,足够镇压杨涛。到时候,自己还是能够得到五行宗的传承法术。

    笑道最后的人,肯定是自己。

    “李文军,你认为你这样,就赢了么?”

    看到李文军此刻露出来的笑容后,文兰内心更加的不舒服了。

    “大舅子,你和那女人有一腿?”

    杨涛面露狐疑,仔细的扫视了一眼文兰。感觉和李文军相配的话,似乎不是很搭调啊。

    一看就知道,那是魔门的人,邪里邪气的。不过还真是别有一番诱人的姿态,难道自己大舅子还喜欢这样的?

    “不是你想的那样,是敌人不是朋友。”

    李文军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急忙在一边解释,额头上,早就布满了黑线了。

    “哦,既然是这样,那你就乖乖闭嘴吧。我今天不是来搞事情的,是来看看罢了。”

    杨涛听了之后,立马无所谓的开口,同时真元鼓动,对着里面大声的开口道:

    “魔门的人,你们都给老子出来。尤其是骨魔宗的人,柳家你们最好不要去了,留在柳家的人已经被老子收拾了,去了也是白去……”

    就这样大大咧咧的,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来了一般的姿态,让柳如絮双目中都露出了迷茫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