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兰,你这话……”

    卫亮眉头皱了皱,文兰和李文军之间的事情,圈子里面的人大多都知道,事情展到现在的地步,很多人都感到暗暗叹息。?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对于文兰的改变,李文军看着内心有些不忍。但是他也明白,两个人之间,已经越来越远了。

    “文军,不是我说你。再怎么说,文婷也是个女人。她以后也是别人家的人,你认为文婷能够庇护李家多久呢?”

    “而杨涛?!呵呵……”

    对于杨涛,文兰没有过多的评论。再他看来,一个被天师道都要放弃的人,还能够表现出什么价值么?

    文兰当然不能看出来,天师道的用意。

    虽然她情商很高,而且在圈子里面很有名气,眼观也很独特。可是不管怎么说,她的观念还是没有改变过来。

    她还不能够明白,修仙界的规则。

    如果她稍微清楚一点,就会很快领悟,天师道对于杨涛,不是放弃,而是更加的看重。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用来磨练杨涛罢了。

    不过天师道的人此刻也是无比的傻眼,他们根本就没有料想到。杨涛竟然这样的不按照常理出牌,直接丢出了五行宗的传承。

    为此,执法堂的堂主破口大骂,杨涛实在是太败家了。而周小壮无辜成为了受害者,被执法堂主狠狠的修理了一下,泄自己的怒火。

    理由更加让周小壮欲哭无泪:

    “你当时就在旁边,为什么不看着这小子点。而且还知道这事情,怎么就不去阻拦?”

    “哪怕最不济,你也要拿回来一个传承卷轴吧?”

    对于这样的问题,周小壮只能够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面咽着。

    “文兰,这是我们家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

    李文军淡淡的开口,语气中让人感受不到丝毫的情绪波动。

    可就是这没有丝毫的波动的话语,却是让文兰有点受不了了。自己对他的心思,难道他还不理解么?

    都这个时候了,只要稍微对自己好点,那自己完全能够帮助到整个李家。

    刚刚自己的话还不明确么,李文婷迟早是要嫁人的。那自己何尝不是要嫁人的呢,如果得到自己,那就能够得到自己此刻所有的资源。

    文兰不信,李文军听不出这话语中的意思。但是对方竟然还做出这样的回应,那很显然,对方根本就不想搭理自己。

    “好,很好!”

    文兰很生气,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身前的部位也急剧的起伏,形成了一道迷人的风景线。

    “哟?兰兰师妹,你这是怎么了?”

    这时候,一个一身白衣的男子,端着高脚杯,来到了文兰的身边。

    他浑身白色的西装,肤色也是雪白,足够让很多女子都羡慕妒忌。但是他的嘴唇,却是有着诡异的血红色。

    如同刚刚沾染过鲜血一般,哪怕是最好的唇膏,都不能够达到这样的效果。

    “师兄,这个人刚刚想要骚扰我。”

    文兰眼中划过了一阵怨毒,很好,既然你李文军这样的不看好我。那我就让你知道,我到底有多大的能力。

    我就让你看看,我能够把你完成什么样子。

    我要让你后悔,后悔不接受我,后悔所做的一切。

    “哦?兰兰师妹,就是这个李家的人么?哼。”

    男子很是不惜,身上筑基初期的波动,带着威压,直接朝着李文军而去。

    “血炼,这都是误会。文兰,这玩笑有点过了。”

    卫亮看到情况不对,立马赔笑的来到了几人的中间,想要做个和事老。这个血炼本身实力不错,最为重要的是,他还有一个师兄,有着筑基后期的修为,如果真的要收拾李文军的话,太简单了。

    “卫亮,这里什么时候有你说话的份儿了啊?就你这点修为,难道还敢阻拦我么?”

    血炼冷冷一笑,无比嘲讽的开口。

    “你……文兰。”

    原本就是赔笑的卫亮,笑容立马凝固了起来。不过他还是看了看一边的文兰,希望对方不要把这事情做的这样的绝。

    “卫亮,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吧。他这个当事人什么都没有说,你不觉得,你现在的操心,有点多余了么?”

    文兰淡淡一笑,根本就没有半点要退让的意思。

    最好,就是让血炼出手,费了李文军。这样,自己就能够把对方留在身边了。

    哼,哪怕是得不到你的心,我也要想办法得到你的人。

    “好吧,既然这样,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一句,不要忘记了杨涛和李文婷。”

    卫亮看到这样的情况,自然知道,自己不管说什么都没有作用了。

    “杨涛?哼,他要是敢过来,我一定对他搜魂。”

    血炼无比的高傲,从上次云山的事情爆之后,他就打心里看不起杨涛。认为对方就是给怂货,没有丝毫的血气。

    那样的好东西,就这样的送出去了,真是愚蠢。

    “他们也真是愚蠢,大不了就搜魂罢了。竟然一个个都放弃这样好的方法,而远去高丽。”

    对于那些人的做法,血炼也是异常的不耻。

    “李文军,难道你认为,杨涛的名号就能够保住你么?太可笑了,我今天就告诉你。以后你只能够在我的身边,作为我的玩物,哈哈哈……我会打碎你的每一块骨头,保证不会让你有任何的机会离开。”

    文兰很是自得的微笑,想要看到自己的目的说出来之后,李文军那惊恐的模样。

    可惜,她失望了。

    李文军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文兰最后那威胁的话语,仿佛根本就不能够让李文军感到一丝丝的害怕一般。

    “哎哟嘿,今天还真是有意思了。刚刚是谁口气那么大呀,要把杨涛都搜魂,让本姑娘,看看,到底是哪位高人啊。”

    就在这时候,柳絮我撅着小嘴,带着嘲讽,两只玉手摆在后背,慢慢悠悠的走了进来。

    “如絮?”

    李文军微微一愣之后,急忙起身,朝着柳如絮走去。

    “不错不错,你这小丫头不错,做我的炉鼎很好。”

    血炼舔了舔自己的红唇,双眼放光的盯着柳如絮。主要是柳如絮太美了,她的出现,让周围的文兰都黯然失色。

    “哼,上一个这样说的人,此刻已经生不如死了。”

    柳如絮轻咬着红唇,恶狠狠的开口道……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