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宗主,你这是做什么?这是不同的空间,空间壁垒就算是渡劫期的大高手,都不一定能够撞破啊。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看到杨涛刚刚的举动,鬼差满脸的懵逼。他的行为,在鬼差的眼中,显得是那么的不解。

    “卧槽,你怎么不早说?”

    杨涛无比的愤怒,早就不去管自己身前的这货,到底是不是金丹期的修为。有没有能够挥手就抹杀掉自己的能力了,现在他是不骂不舒服。

    “那个……少宗主,这样的常识,我认为你知道的呀。”

    鬼差姗姗的一笑,内心不断的狐疑了起来:五行宗的传人,难道就这样的逊色?这样的常识都不知道么,天啦,要是我把这消息告诉那位大人,那位大人会不会直接一气之下,抹杀自己啊?

    不行不行,自己可不能够这样的找死。

    鬼差认为,自己还是做点什么的好。他直接拿出了一块玉简,把自己所知道的,所有的有关五行宗和空间什么的信息,全部刻录了进去。

    “杨涛,现在,是你自己来,还是让我来?”

    肖少锋带着讥讽,慢慢的上前。他的手中,有真元在波动,一道强大的法术,在慢慢的凝聚。

    “哼,识相的,就乖乖交出来。”

    陈不问也上前,朝着杨涛逼迫而且。知道了五行宗的特殊之后,他们更加渴望能够得到五行宗的法决了。

    黑衣女子微微皱眉,并没有上前。

    索菲亚俏脸变得无比的难看,很想主动上前,可是她有着顾虑,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

    “哼,有本事就自己过来拿。”

    交出去?如果此刻交出去,那下一个瞬间,杨涛保证自己会没命的。但是现在,自己的处境还真的危险啊。

    金丹期的人都过来了,天师道的人,怎么还不来?该死的,自己的传讯符也已经丢出去了啊。

    “杨涛,你是在拖延时间么?”

    刚刚丢出传讯符的动作,虽然很是隐秘,但是也不是没有人现。最起码,陈不问就现了杨涛刚刚的小动作。

    当然,鬼差一开始自然也是察觉到了的。但是他是要巴结杨涛的,自然是不会对这点事情戳破了。

    “喂,你这是要做什么?”

    鬼差刚刚刻录完玉简,就看到几个人环绕在了杨涛的周围。这让鬼差顿时怒火焚烧!

    尼玛,这是要搞事情啊。

    这可是五行宗的少宗主,要是真被你们几个人玩坏了。那为大人归罪下来,老子岂不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呢?

    你们这是要坑老子啊!

    “鬼差大人,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还请你不要插手。”

    肖少锋语气中依旧带着一丝丝的恭敬,但是态度却已经开始变得强硬了起来。

    这样的机缘,摆在了自己的面前,自己没有理由不去好好的珍惜。

    “哼,你是想要当着我的面,为难英勇神武的少宗主么?”

    哪怕是到了这时候,这家伙都没有忘记拍马屁。可见在这一道上,这家伙的造诣很是不凡。

    “难道你们是想要逼我出手么?”

    “嗯?你刚刚不是说……”

    几人齐齐定住了身形,很是狐疑的看着鬼差。

    刚刚不是说了,不能够出手么?

    如果不是这样,自己等人怎么会直接上前?

    该死的,你现在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哼,刚刚老子说了,一般情况下,是不能够出手的。”

    但是,你们这样的坑老子,老子还不出手,岂不是自己找死?

    后面这一句,鬼差是在自己心里补充的。但是仅仅是前面的那一句,就已经让几人面色巨变了。

    “大人,你也知道,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如果我们之间有人得到了五行宗的传承,那我们之间的那人,就是五行宗的人了。”

    肖少锋对着周围的人使了个眼色,那意思很明确。自己拖住这鬼差,找人去动手。

    只要杨涛身死道消,那所有的事情,就已经成为了定局。

    “而且,想必您如果选择出手的话,对您自己来说,恐怕也会有不小的损害吧。”

    肖少锋不断的开口,想要动摇鬼差的决心。

    听了这话,鬼差还真的有点动摇了起来。

    “只要是有人能够继承五行宗的法决,那就是五行宗还有传人啊。这样的话,那位大人应该不会太过在意吧。”

    “五行宗想来都是只收强大的人,而且每一个弟子,在成仙之前,仅仅修炼其中一种属性,才能够挥出最大的威力。这杨涛小子,竟然修炼了水火两种属性,而且我还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了闰土之体,这这这……贪多橘不烂的道理,他应该明白,搞不好是自己太过贪婪了……”

    看到鬼差陷入了思考的模样,杨涛内心也是苦逼了起来。

    他用尽了自己的手段,再次动用那能够引动空间的法决。但是这次,效果远没有开始的那么好。

    如同鬼差所说的一样,那边是冥界的空间,无比的厚实,根本就不是此刻的杨涛能够挪动的。

    “该死的,你难道就没有一点点的坚持么?”

    这到底是不是假鬼差,妈蛋,怎么就这样的没有一点点的节操啊。人家说什么,你就是什么了么?

    “怎么会?!老子可是鬼差,可是比鬼卒厉害很多倍的鬼差。”

    鬼差怪叫了起来,大手一挥,周围阴风阵阵,化为了一道屏障,拦住了那些想要对杨涛出手的人。

    “大人,你这是……”

    肖少锋脸色围边,双手中真元鼓动。

    “让老子想想,最多半刻钟的时间。”

    鬼差很是不耐烦的开口,慢慢的在一边踱步。

    “真忧愁啊,老子该怎么办啊。如果不去的话,被知道的,肯定会拔了老子的皮的。但是老子过去的话,那小子搞不好会直接坑老子一把啊。”

    在云山的周围,离杨涛不远处,一个金丹期的壮汉在一边唉声叹气。

    这汉子不是别人,正是才晋升金丹期的周小壮。他刚刚已经得到了杨涛的传讯灵符了,不过此刻正纠结着,到底要不要去。

    “他奶奶滴,陈家,肖家,你们这是要搞事情啊。****的,如果不是你们,老子也不用这样的蛋疼了。”

    周小壮骂骂咧咧的,最后一咬牙,整个人化成了一道金芒,朝着杨涛的方向而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