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浑身雪白,嘴角挂着邪邪的笑容。? ? 八一中?文? W?W?W.81ZW.COM所有看到他的人,哪怕是杨涛,都仅仅是能够看清楚对方的笑容。

    至于他的容貌,则是给人一种模糊不清的感觉。

    他,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的容貌。自己和眼前的人,有天与地的区别。这群蝼蚁,不配看到自己的容颜。

    男子就这样淡淡的站在这里,不管是雷霆,还是水火之力,都不能够撼动他分毫。

    在他周围十米的距离,仿佛成为了一个真空地带。火泽退避,水汽不敢往下,雷霆之力不能够进入分毫。

    “他是什么人?”

    杨涛眉头拧到了一块,这突然出现的人,给他一种很不好的感觉。尤其是对方散出来的若有如无的气息,如同一座大山一般,死死的压在自己的双肩。

    假丹期么?

    可是自己在天师道感受到的周小壮的气息,似乎没有眼前这人这样的强大。

    “陈不问,陈家的金丹强者……”

    谢胜虎下意识的开口,不过很快,眉头一挑,双目对着杨涛一瞪:

    “哼,杨涛。识相的快点交出东西来,要不然,陈前辈可不会留手的。陈前辈,你放心,小虎我一定会坚定不移的站在你的身前的。”

    谢胜虎虎躯一震,摆出了一副先锋的姿态来。浑身气势汹汹,大有一副一往无前的气势。

    噗~

    周围的人,差点直接喷了出来。

    尼玛,你刚刚还是坚定不移的站在杨涛这边的了?现在竟然再次变了,如果不是知道了这段时间你所有的变化,所有人都会被你欺骗了。

    谢家,什么时候冒出了一个这样不要脸的家伙来?

    “杨涛,难道你还想负隅顽抗么?”

    谢胜虎大声嘶喊,手中的灵符全部放光,对准了杨涛。仿佛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此刻的态度是什么一般。

    “一边呆着。”

    陈不问淡淡的开口,也不见有其他什么动作。

    “好的,前辈。”

    谢胜虎立马屁颠屁颠的站到了一边,昂挺胸,一副随时冲锋的架势。这让杨涛满脑子都是黑线,这谢胜虎到底是个什么奇葩?

    “杨涛?怎么,在知道我的修为之后,你还有什么念想么?”

    陈不问冷笑,随手一挥。天空中水汽凝聚成的湖泊,顿时不断的翻滚,如同被大火在烧烤。

    兹兹~

    下一个瞬间,无数的水汽充满了整个天空,又过了几个呼吸之后,所有的一切,都消散开来,一丝丝的水汽,都没有留下。

    “或者你认为,你五行宗法决的力量,能够强大到和我抗衡?”

    陈不问随随便便踏出了一步,当他的脚步落下的时候,从他的身前开始,火泽如同被风吹倒的麦浪一般,接连不断泯灭!

    强大!

    眼前的陈不问,太过强大了。

    刚刚这两手,完全就是用真元之力,直接压制法决。他没有动用任何的功法,粗暴,简单的消除了杨涛所有的法术力量。

    “你们几个,难道还有其他的想法么?”

    陈不问微微转头,目光一一从金浩恩,韩文科,鲜花仙子的身上略过。

    几人如遭雷击,浑身哆嗦了一下,急忙收回了自己所有的法术。乖巧的站在了一边,他们内心悍然,如何都没有想到,这片地方的最厉害的人之一,会直接现身过来。

    难道,他就不害怕天师道的警告么?

    此刻的杨涛,才筑基中期的修为。金丹期的对杨涛出手,那岂不是违背了天师道当时放出来的话么?

    “哦,是了,你们天师道的人以前说过,过你修为太高的人,不能对你出手。”

    唰!

    “不好!”

    在这话刚刚落音的时候,对面的陈不问,突然消失。杨涛心脏猛的抽搐了一下,一阵危险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他下意识的挪移身体,想要变化位置。

    “嗯。”

    可是不等他有任何的动作,就感觉到了的喉咙一紧,身体已经不受控制的腾空了起来。呼吸,在瞬间也变得无比的困难。

    “呵呵……你就是一个蝼蚁罢了,天师道的话是有一些威慑力,但是嘛……你认为我真的会太过放在心上么?”

    陈不问的双目中划过了一道狠辣的光芒,在那光芒的深处,有着一阵阵你浓烈的仇恨之意。

    “仇恨?!哼,看来,我杀的陈家人中,有人和你有关系吧。咳咳咳……”

    果然,杨涛的话刚刚开口,那只抓着自己脖子的手,顿时用力。杨涛甚至能够感受到,自己的骨头在被挤压的变形。

    “知道又如何?有些人,可不是你能够招惹的。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

    陈不问没有否认,但是也没有承认:

    “乖乖的说出我想要知道的,我给你一个痛快。第二嘛,那就是我直接对你搜魂!”

    搜魂两个字一出,周围仿佛出现了一阵阴风,让所有人都肌肉哆嗦了一下。虽然没有人承受过这样的手段,但是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手段的恐怖。

    “我……”

    杨涛死死的咬着牙,面色早就有红变紫,然后变成了漆黑色。

    如果不是他修为够强大,呼吸已经不是那么时时刻刻必须的话,恐怕此刻早就已经窒息而死了。

    “挣扎么?”

    陈不问很享受这样的感觉,看着仇人在自己的手中,不断的挣扎,但是却无力改变什么的模样,能够让他内心无比的满足。

    “好了,你退下吧。”

    一个突兀的声音,突然出现。所有人都齐齐一愣,循着声音望去。看到出声音的人之后,所有人再次齐齐一懵。

    “肖少锋?你找死么,敢这样的和我说话。”

    看到开口的,竟然是一个小小的筑基中期的小子之后,陈不问面色微寒,一道恐怖的气息,瞬间朝着肖少锋镇压而去。

    碰!

    但结果,却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肖少锋不屑的冷笑了一下,慢慢上前,拿到气息瞬间破灭。

    “一个刚刚踏入金丹期的小子,也敢这样的对我大呼小叫么?”

    “你……你……你不是肖少锋,你是谁?!”

    陈不问语气中出现了一丝丝的惊恐,甚至,在这一瞬间,他随手甩开了杨涛,双目中,充满了浓浓的畏惧。

    “杨涛,你也太让人失望了。”

    肖少锋先是瞟了一眼在大口大口喘气的杨涛,然后转头,看向陈不问……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