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

    金浩恩刚刚还满脸笑容的脸色,瞬间就凝固住了。?  八?一中?文 W?W?W?.㈠8㈠1?Z㈧W?.㈧C?O㈧M脖子伸的长长的,满脸都写满了不可思议。

    周围的无数人,大脑都在瞬间突然短路了。

    就算是一边的袁娜,也出现了迷茫的神色。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那些人,竟然都跪拜在了洛泊集团的面前。什么时候生的事情,为什么没有人说起?

    “该死的,这群人都是傻帽么?竟然都不会反抗!”

    金浩恩变色变得极其难看,刚刚还在说人家杨涛不敢冒头。尼玛,话才刚刚落音呢,就看到人家洛泊集团面前出现了这样的场面,这不是红果果的让自己打自己的脸么?

    “不是不会反抗,而是他们不能。他们头顶上那模糊是山峰,看样子,是天师道符峰的手段。”

    鲜花仙子双目中划过了一道别样的亮光,已经洞悉到了一些细节。

    “最让我感到意外的是,这火焰的力量。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就是五行宗法决的威力了。”

    哪怕是被直播,屏幕上面都出现了扭曲。虽然很细微,但是依旧没有逃过韩文科的双目。

    那并不是手机的原因,而是因为火焰的温度太高,让周围的空气无法承受,而出现了效果。

    韩文科用舌头舔了舔嘴皮,双目的注意力,完全被手机所吸引了。而对于端木怜的魅力,直接无视。

    “你们竟然都看到了,那就应该知道,他代表了什么。我的男人,已经对着你们所有人宣战了。”

    端木怜轻笑,双肩抖动,魅力四射。

    她没有丝毫的顾忌,直接开口就说,自己是杨涛的男人。这让一边的袁娜连连侧目,同时对着杨涛,投出了疑惑的目光。

    杨涛冷汗,哪怕是感受到了那疑惑的目光。也丝毫的不敢回头,他现在还真是不知道如何解释的好。

    端木怜这样的打蛇上棍的态度,他自己也感觉很是无力。

    “那个端木仙子啊,你这样……”

    “怎么?谢胜虎,你胆寒了?你们家的少主谢小山,可是和杨涛的关系很不错来着。怎么?你现在就连承认都不敢承认了么,还是你也有其他的想法?”

    端木怜不断的逼问,显然这是要做给杨涛看。让杨涛看清楚,到底那些人是敌人,可以等会直接坑杀。

    她虽然不知道杨涛的计划,但是这人既然敢到这里来。还敢压制那些人跪在落泊集团的门口,就能够想到,杨涛一定不会就这样的善罢甘休。

    尤其是,哪怕是这样的靠近,自己的身体和杨涛的身体这般的亲密接触,却依旧不能够感受到杨涛的真实修为。

    这点,让端木怜内心再次微微震惊。

    “哼,他谢小山是谢小山,我是我。我去追寻我的造化,谢家人都不会说什么的。”

    谢胜虎眼珠子乱窜,在不断的思量着,周围人的态度。可不要搞得最后,自己被群起而攻了。

    “咯咯~这样么?可是万一待会杨涛过来,要找你清算,我希望你依旧能够这样的坚定态度哟。”

    端木怜轻笑,身体再次朝着杨涛挤了挤,甚至嘴里还出了一丝丝的娇嗔,这让周围很多官二代和富二代,一个个都无比的眼红。

    甚至,很多人都已经高高举起了旗帜,恨不得直接上前。

    妖精,果然是妖精。

    杨涛暗中感慨,依旧坚守自己的本心,不被魅惑。可一边的袁娜却是俏脸通红,面带桃花。

    “哼,这就不用你管了。倒是你,口口声声说你是杨涛的人,但是现在却在这里勾搭小白脸,你还真是厉害。”

    谢胜虎很是不服气的开口,想要在这方面,找回点面子。

    “你们说,杨涛会不会,已经过来了呢?”

    鲜花仙子是个很迷人的女子,和端木怜不同。在他的身上,可以看到一阵阵空灵气息,很是高洁。

    可是她收取的男子炉鼎却很多,以往都是直接用掉之后,干脆随手杀掉。很少有人,能够在她的身上活过一个月。

    当然,她的手段没有端木怜那样的诱惑。是另外的一条路,所以谢胜虎他们并不是很害怕,毕竟有迹可循,不会无声无息就中招。

    对方的这话一出,周围人都微微一惊。并不是没有这样的可能,毕竟杨涛目前在岛国的作风,很可能直接杀过来。

    “到时候,我就想看看,在我男人的丹药之下,你们还有几人能够坚持。”

    端木怜再次开口,不过话语一出,让周围的人都齐齐变色。

    “端木仙子真会说笑,到现在为止,他的丹药也仅仅是对筑基中期的人有效,而这云山村中,可不仅仅是我们三个筑基后期的存在。如果杨涛赶来,无异于找死。”

    话虽然是这样说,可是韩文科的双目中,却是有别样的光芒齐齐闪动。他也在暗中寻找,指不定真的能够找到杨涛。

    “端木怜,按照你这样子,你似乎和杨涛还有联系。既然这样……”

    一阵威压,突兀的笼罩了端木怜。很显然,刚刚端木怜还敢挡着他们表态,这已经足够说明很多了。

    既然这样,她不介意用这女人当当诱饵,万一真的能够引出杨涛呢?

    “我的男人,你看,他们都这样的欺负人家,人家好怕怕的呀。”

    端木怜还真是不嫌弃事大,直接对着杨涛嗲了起来。这让周围的男人,再次出现了一阵骚动。

    他们恨不得直接扑过来,撕碎端木怜身上的衣服……

    “你……”

    袁娜为之气结,这话太过大胆了。如果有心人稍微一想,会直接怀疑涛哥的身份的,如果没有按照涛哥的计划展,那岂不是添乱么?

    “哟,你还吃醋了么?咯咯~”

    端木怜再次坏笑,如同根本就没有去管周围的人的目光一般。

    “端木怜,你不要笑嘻嘻的,说吧。如果没有我想要的答案,我不介意,让这里所有的男人,都好好的享受下你的身体。”

    鲜花仙子冷笑连连,周围的男子听到这声音后,一个个如同打鸡血一般。

    “男人,你看……”

    端木怜眼中划过了一丝讥讽,再次对着杨涛撒娇了起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