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了,疯了!吴俊你疯了!”

    竟然敢说自己背后的人是渣渣?吴天壕感觉吴俊此刻精神已经不正常了,他知道他背后的人有多么的恐怖了。??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一个小小的吴俊,在世俗中是大家族了。但是在他们那样的人的眼中,挥手间就能够有无数的办法消灭掉。

    这样的人,还是渣渣么?

    “你才疯了,是你看不清现状。”

    碰。

    吴俊挥手,手中已经被引动了的一些灵符,直接朝着吴天壕的身体轰击过去。

    “不,你不能够杀我!”

    吴天壕双目中被惊恐所代替,他从来都没有此刻这样的感受到死亡的接近。他胆怯了,害怕了。

    “我的身上,有着一枚玉简。只要你杀了我,我背后的人就会到来,那时候,所有的吴家,都要为你这愚蠢的行为陪葬。”

    吴天壕在不断大声的嘶吼,仿佛生怕吴俊听不到这些事情,而立马下杀手杀掉自己。

    “不用了,我已经来了。”

    一个阴森的声音,突然出现。这声音一开始让吴天壕微微一愣,但是随即,他就大笑了起来。

    刚刚所有的恐惧,在这一刻,顿时化为了乌有。

    “大人,你来了。哈哈哈……吴俊,你个****,现在,整个吴家都要为你刚刚的愚蠢行为付出惨痛的代价。还不放开我么?!”

    什么吴俊,什么灵符?在吴天壕看来,只要自己身后的这位大人来了。那么所有的一切,都是辣鸡。

    “吴天壕,你知道刚刚明明有机会我能够杀了你,但是我却一直留着你的生命到现在,是为什么么?”

    吴俊的脸色,没有丝毫的惊慌。反而多出了一丝浓郁的嘲讽,仿佛此刻出现的一切,都没有过他的预料一般。

    “哼,那是因为你想要折磨我。想要让我死不如死,可惜,你没有这样的机会了。你以为你的这些灵符,能够和大人对抗么?”

    吴天壕声音中,带着浓浓的献媚;如同一条哈巴狗一般,不断的在讨好自己的主人。

    这样的嘴脸,让吴俊看着,感到异常的可悲。

    “没错,你有一点没有说错。我是想要折磨你,但是另外的一点,你却是猜错了。”

    “什么?!”

    在吴天壕纳闷的声音中,吴俊微微的转身,看了看一边出现的男子,嘴角再错划过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嘲讽。

    “不是我没有机会,而是我要给你这个机会。”

    这话说的有点莫名其妙,吴天壕一时间竟然不能够理解这话语中的意思。但是他认为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此刻他的后台来了,一切都会再次恢复他为主导的位置。

    “你还不把我放开么?真想要让所有吴家的人给你陪葬么?”

    看到吴俊竟然没有丝毫打算要放开自己的节奏,吴天壕的内心,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慌了起来。

    明明自己的大人过来了,自己的后台来了。哪怕是吴俊有再多的灵符,那也不可能翻出什么浪花了啊。但是为什么,吴天壕感觉自己的内心,突然就莫名的慌了呢?

    “哼,难道你还要我再次出手么?这次,我可不会给你任何的机会。”

    男子语气中带着一丝丝的温怒,对于眼前的吴俊,完全看不上眼。这样的官二代,在他的眼中,就是蝼蚁。

    “呵呵……你太自大了。我可是杨涛的弟子,你一个小小的筑基初期的人,也敢对我这样的吆五喝六么?”

    这话一出口,吴天壕立马傻眼了。一边的吴家老爷子,神色也出现了剧烈的变化。

    对方可是筑基初期的修为,对他们来说,完全是不可战胜的存在啊。现在吴俊打算干什么?用杨涛来吓唬对方么?

    “可笑,杨涛只不过是一个猎物罢了。你还想用他来吓唬我?”

    男子冷笑,浑身朝着前面踏出了一步。一股强大的罡风突然出现,朝着吴俊而去。

    哗啦。

    金色的光芒一闪而过,所有的罡风瞬间被挡住。在吴俊的身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道金色的护罩。

    “哦?我说怎么这次口气这样的大,原来是有其他的好东西啦。可惜……”

    男子微微一愣之后,语气再次出现了不屑。这样的灵符,哪怕是能够阻拦筑基初期的攻击力。

    但是有能够阻拦多久呢?灵符,终究是消耗物品,只要时间一到,自然就没有任何的作用了。

    而自己要做的,仅仅是拦阻对方,不让他们逃走罢了。

    “呵呵,你是不是认为,你只要等时间一到,就能够随意的拿捏我呢?”

    吴俊冷笑,男子也冷笑。不过男子的笑容,在吴俊伸手拿出一叠灵符之后,瞬间改变。

    “你!”

    “这怎么可能?”

    吴天壕双目欲裂,他脑子里面空空的。怎么都不会想到,吴俊竟然还能够拿出这么多的灵符来。

    “呵呵,吴天壕,我是要折磨你。就是要让你亲眼看着,你所依仗的一切,在我面前慢慢的被摧残掉。”

    吴俊再次拿出了一叠灵符!

    没错,是一叠,不是一张!

    “该死的,你这是从哪里来的灵符。”

    男子呼吸急促,双手不断的晃动,一阵阵的真元波动不断的从他的手中间滑过。

    “自然是我师傅给的咯,我师傅说了,你这样的渣渣,直接堆死你就行了。”

    嗡~

    一阵浓烈的真元波动突然出现,随即而来的还有一阵恐怖的威压。在吴俊的周围,几把模糊的宝剑出现。

    每一把,都有着筑基初期的波动释放出来。

    唰!

    寒光闪闪,所有的宝剑突然齐齐震动,剑尖对准了男子。

    “该死的,你是说,这是杨涛给你的?”

    “不可能,杨涛现在应该还没有回来。要不然,所有的人都动了。”

    男子不信,但是双目深处,却有着胆颤的光芒闪耀。

    “吴天壕,你看好了。这就是你所依仗的人,在我的面前,什么都不是。”

    吴俊随手一会,几把宝剑横空,呼啸着朝着男子而去。

    “找死!”

    男子狠,看了看周围,突然把目标放在了一边的杨涛身上。只有这个男子,是离自己最近,那些宝剑,自己不可能完全挡住,只能够拿人来威胁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