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

    吴天壕双目死死的瞪着,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八?一中文? W?W㈧W?.?8㈧1㈠Z?W㈧.?C㈠O?M?这一切,都显得那么的不真实。

    “你怎么还有灵符,不是早就已经用完了么?”

    他的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了,他背后的那人,早在之前就已经出手。确实消耗了吴俊手中所有的灵符了,这点,后来也是确认过很多次了的啊。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对方手中还有。而且,这气息,竟然这样的恐怖。和之前的相比,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面。

    吴天壕简直要疯掉了,好端端,怎么事情会这样?

    “哼,我说过了。我有个师傅,我师傅的兴趣有很多。刚好,我就学会了其中的一个。”

    “什么?!”

    吴天壕有点懵逼了,下意识的问道。而这时候,他连连后退。来到了吴家老爷子的身边,因为吴俊竟然再次引动了一张灵符。

    那一张灵符的气息,更加的恐怖。

    “哦,可能你这样的暴户,根本就没有好好的了解过我老公师傅的为人吧。”

    王佳带着浅浅的微笑,声音很是动听。可是双目中,却是寒光闪闪。眼前的这个人,太无耻了。她恨不得直接吃了这人的肉,生生的撕碎对方。

    不过看到此刻对方的模样,王佳内心还是很痛快的。

    “我老公的师傅,以前有个很不好的习惯。就是喜欢用灵符堆死敌人,我之所以说这习惯不好,那是因为,我感觉他太浪费了一些。不过嘛……”

    “不过什么?!”

    吴天壕一只手,已经放在了吴家老爷子的脖子上面。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够让他内心安心一些。

    “哼,你们可要想清楚了。如果你动手的话,你家的老不死的,会在第一时间送命!”

    吴天壕脑子里面被无数的问号堆满了,到底是为什么吴俊突然有这样的灵符了。难道是杨涛回来了么,不可能!

    这想法刚刚出现,就被他给否定了。如果杨涛真的回来了,最起码也是去云山那边的。哪里还会来管吴家这些事情,可是云山那边,依旧是风平浪静啊。

    “不过嘛,后来师傅说了一句话,我认为太有道理了。”

    此刻的王佳,笑容更加的甜美了。看到吴天壕这幅嘴脸,她真的感觉无比的痛快。

    “什么?!”

    吴天壕额头上面,青筋直跳,出于本能,他感受到了一股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危机感,在他的周围游走。

    “我师傅说,没事呀,灵符?多的是,可以任性。”

    王佳的回答,差点让吴天壕喷出一口鲜血来。

    妈蛋,那可是灵符啊。你以为是普通的金钱么,有钱任性在你哪里都能够变成有灵符任性么?

    开什么玩笑,哪怕是杨涛再有能力,也不能够这样的玩吧?

    “哼,不要废话了。既然你还有这样的底牌,但是你也不想看着这老不死的就这样死掉吧。”

    “呵呵呵……”

    吴俊的笑声,让吴天壕感到很刺耳,而且很熟悉。因为就在不久前,就在刚才,他就是释放出了这样的笑声。

    这声音,如同一个响亮的巴掌,狠狠的抽打在了他的脸上。让他的整个脸蛋,都火辣辣的生疼。

    “你忒么是傻帽么?”

    吴俊的话,让王佳都连连侧目。这可是吴俊罕有的表现啊,这样的骂人,在以前,王佳可是想都没有想过啊。

    但是几天,现在,吴俊就这样骂了。王佳不但没有不高兴,反而笑的更加浓郁了。

    她知道,这是老公心中的怨气,在不断的泄。他要一次释放出来,要找回以前那个大少爷的姿态。

    “你……你……”

    吴天壕浑身都在哆嗦,显然,这是他听到了吴俊头一次这样的骂人。他感觉吴俊太疯狂了,搞不好真的会不要命,不顾及自己手中的吴家老爷子,直接对自己动手。

    该死的,那不是自己想要的啊。自己的大好前程,还没有完全展开,自己还想要筑基来着,怎么能够就这样的死掉。

    “你什么你,你个锤子啊。你麻痹算个什么东西,不就是找了个有点修为的渣渣么?就干在老子面前耀武扬威,还要控制整个吴家?”

    啪!

    吴俊朝着前面踏出一步。

    “你给老子闭嘴,停下,不想要这老不死的命了么?”

    吴天壕嘶吼了起来,我这吴家老爷子的脖子,紧了紧。甚至,让老爷子的面色,都出现了一丝丝的胀红。

    “****吧你,难道你听不到老子的话么?”

    吴俊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不过让吴天壕惊恐的是,他再次引动了一张灵符。这灵符释放出一阵阵虚无的力量,不断的朝着周围扩散开来。

    但是吴天壕,却是什么都没有感受到。

    “你难道忘记了么,我的师傅那是杨涛。一个在岛国,都能够掀起无数风浪,神一般的男人。你找到的那个人,有这样的魄力么?有这样的能力么?”

    “哼,你难道真的以为,作为他的弟子,我就这样的不堪么?哪怕真的是这样,我师傅会同意么?”

    吴俊不断的怒吼,把这段时间的挤压的怒火和怨气,一股脑子的全部释放出来。

    “该死的,你这个疯子。杨涛是个疯子,你也是个疯子,既然这样,那你就先送你家这老不死的去吧。”

    吴天壕打算给吴俊一些颜色看看,不能够让他这样的继续疯下去了。

    “嗯?!”

    “你对我做了什么?!”

    吴天壕满脸的惊恐,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手。竟然,不能够出丝毫的力量。哪怕是自己体内的真气不断的鼓动,自己的手如同被定住了一般。

    “傻帽,看样子,你还是没有认清楚啊。老子才是吴家的少爷,一直都是。我才是杨涛的弟子,我师傅随随便便的一些赐予,就能够玩死你。这样的灵符,我还有很多。”

    啪啦~

    吴俊再次引动灵符,吴天壕再次现,自己浑身竟然都不能够动弹了。

    “不……吴俊,你知道我背后的人多么的强大。你不能够杀我,如果杀了我,吴家会被毁灭的。”

    “麻痹果然是个智障,你背后的人很牛逼么?一个筑基初期的渣渣,也想用来威胁老子?!”

    吴俊满脸的不屑,因为这些顾忌,他早就问过杨涛了。可当时杨涛却是冷冷的一撇,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仅仅吐出了两个字:“渣渣!”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