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到少爷?你给我再说一次?!”

    吴天壕一挥手,一股力道从他的手心出现,来汇报的人顿时悬空,整个人不受控制的被吴天壕吸了过去。八一中文? W=W≤W.81ZW.COM

    他的喉咙,此刻正握在了吴天壕的手中。

    “是……是……是吴俊……吴俊!”

    那人双目死死的暴凸出来,眼珠子上面,不断的有新的红色的血丝出现。呼吸越来越急促,短浅。

    “什么?吴俊!”

    吴天壕双目微微一凝,划过了一丝疑惑。按照时间就算,吴俊不可能现在就回来啊。

    “他是几个人回来的?”

    吴天壕随手一甩,那人被重重的甩在了地上,接连打了好几个滚,才平稳住了身体。

    “三个,吴俊,王佳,还有一个陌生男子。”

    那人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而且还露出了满脸的如临大赦的激动神情,急忙开口回答。

    “而且,吴俊身上已经没有了酒味。整个人,看起来精神很好。就算是王佳也是这样,看样子……吴俊是不是找到了什么人……”

    那人话说到这里,就没有继续下去了。他知道,自己应该说到什么时候,怎么样才能够让这位吴家的新主人,不因为愤怒而杀掉自己。

    “他不是杨涛,最起码,没有一点是像杨涛的。而且周围的阵法,也没有出现丝毫的反应。”

    男子知道,这个少爷最想要听到的内容是什么。不敢有丝毫的怠慢,立马把所有有用的消息,一股脑子全部说了出来。

    “哼,老不死的,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吴天壕的话语中,带着一丝丝的阴冷,整个人率先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哦哟,这不是我们的吴家大少爷么?哦不,是以前的吴家大少爷,怎么,今天没有喝酒了么?”

    吴天壕慢慢悠悠的过来,双目中时不时的划过了一道道寒光。仔细的打量着吴俊和王佳,还有那陌生的--杨涛。

    当看到王佳完好的时候,他内心就一动:

    “哼,那几个垃圾,这样的好事情都办不好。真是给老子丢人,等会让人直接拖出去喂狗。”

    吴天壕的灵识在刚刚过来的时候,就从杨涛的身上扫过,但是并没有现丝毫意外,内心立马安定了很多。

    “爷爷,你还好吧。”

    看到吴家老爷子过来之后,吴俊神色有点激动。恨不得立马冲过去,不过他克制住了。

    “孩子,不错,你还能够振作起来,我很欣慰。”

    吴家老爷子此刻气息有点紊乱,面色出现了一丝丝不自然的潮红。看到这情况,吴俊内心无比的心疼。

    不过此刻,他并不担心,因为所有的一切,都已经不是问题。他的师傅回来了,杨涛回来了。

    眼前的吴天壕,仅仅是一个跳梁小丑罢了。

    “嗯,爷爷你放心,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

    “俊而啊……”

    “爷爷,不用多说,你在一边好好休息就好。”

    吴俊知道吴家老爷子想要说什么,不过他依旧打断了对方的话。头一次,双目直接和吴天壕对视着,没有丝毫的胆怯。

    “哦哟,我说,吴俊啊,你什么时候这样的不懂规矩了?你那是什么眼神?”

    吴天壕看到此刻我吴俊,感觉很是不爽。这样的眼神,没有丝毫的畏惧。哼,难道还真的以为,自己是这家里的大少爷么?

    “规矩?你就是一个旁支,而且还是很远的那种。在我吴家,你也配和我说规矩么?”

    “哈哈哈……”

    吴俊的话,不断没有让吴天壕生气,反而惹得他连连大笑。仿佛是听到了这直接上最好听的笑话一般!

    “我没有听错吧?我原本以为,你没有喝酒,清醒了。但是现在看来,你是已经完完全全的被那酒精麻痹了啊。”

    吴天壕冷笑着,浑身释放出一阵阵修为波动。

    “你还以为这是你的吴家么?你还真认为,这里是你说了算么?你现在就给我看清楚了,所有的一切,都是老子的!”

    “你已经没有了任何的依仗,有的仅仅是一个医生的身份。哦!对了,你还有一个很厉害的老不死的中医老师。但是那对我来说,还有什么用呢?”

    轻蔑,红果果的就这样羞辱。吴天壕没有丝毫的感觉到不好意思,如果可以的话,他不介意用这样的方法,来解决眼前这惹人烦的绊脚石。

    如果不是还想要拿到吴家的东西,来完成他的交易的话。他早就亲自动手,解决掉吴家所有看着不顺眼的一切了。

    “我想你还忘记了我的一个身份了。”

    吴俊笑了,笑的很轻松,也很自信。

    “哦?!”

    吴天壕的脸却是板了起来,他讨厌吴俊这样的笑容。此刻的吴俊,只能够求饶,如同一条狗一般的在自己面前讨饶。

    “我有个师傅,杨涛。”

    “哈哈哈……”

    吴天壕听到这话之后,眼泪都要笑出来了:

    “我还以为你想要说什么呢,杨涛?就他么,现在我都是凝气期了,杨涛也就是筑基初期罢了,他有本事,就过来啊。哈哈哈……他能够来到我的面前,对我出手么?”

    现在外面是什么情况,吴天壕可是异常的清楚,杨涛此刻举世皆敌。所有人都认为杨涛是他们的猎物,只要冒头,绝对会有无数的人动手的。

    “行了,如果你仅仅是来这里说笑话我听的,那我也听够了。老不死的!”

    吴天壕仿佛失去了所有的耐心,冷着脸,转头都这一边的吴家老爷子恶狠狠的开口道:

    “立马签了这文件,要不然,你的孙子就会立马死在你的面前。而你的孙媳妇,也会……”

    “哼,吴天壕,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

    吴天壕做梦都没有想到,吴俊竟然会打断自己的话。而且,用的还是他特别讨厌的自信的语气。

    “我师傅是什么人物,你这样的渣渣也配他出手么?”

    “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哼!你以为你是谁?杨涛么,你仅仅是他的徒弟,连他的皮毛都不会,我捏死你,就如同……”

    吴天壕的话还没有说完,整个人的声音,就如同被人捏住了喉咙一般,不出来的。

    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吴俊的手中,出现了几张灵符。而且,灵符上,释放着一阵阵让他心悸的气息……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