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涛……前辈,你不能这样啊……”

    筑基初期的男子都快要哭了,自己好好的,被偷了就被偷了嘛。八一中文网  W?W?W㈠.81ZW.COM人家女子说了,和杨涛有关系,那自己相信了就是了。干嘛还要自作聪明的在搞出这些事情来呀,如果真的受到这丹药的影响,那……那……那自己还是自刎算了。

    “大哥,我……我们还是说吧……”

    凝气九层的男子双目通红,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他在极力的憋着,不说出来。

    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说出这答案来。说不定眼前的杨涛,会更加的震怒,那后果,不见得比此刻会好上多少。

    但是,他想要赌一把。如果不赌的话,那就只能够菊花绽放了。

    “前辈……我是无辜的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女子连连后退,惊恐的光芒冲双目中迸出来。那样的后果,对于每个女人都是,都是噩梦。

    “难道你们这样都还不说么,那我真的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杨涛冷笑,内心却是更加的狐疑和好奇了起来。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够让这两个人这样的畏惧。

    哪怕是承受自己这样的丹药的折磨,都不愿意讲出来。

    漆黑的丹药,在杨涛的手中慢慢的被捏紧。只要杨涛稍微在用力一些,那丹药就会完全碎裂,让两个男子吸收。

    杨涛故意放慢自己的度,浑身的修为威压更加的浓厚了几分。死死的压制在两个男子的身上,不让他们有丝毫的反抗的可能。

    “不……我说!”

    “兄弟!”

    最终,凝气九层的男子忍受不了这样的煎熬。选择了妥协,而一边修为高的男子,双目骇然,欲言欲止。

    “大哥,你不要多说了。如果不说的话,这家伙不会放过我们的。如果说的话……”

    凝气九层的男子没有继续说下去,显然,对于那个答案,男子自己也没有丝毫的把握。因为这个人的名字,会让杨涛更加的震怒!

    “你们这是在考验我的耐心么?立马说出来,要不然,你们没有第二次机会。”

    杨涛冷哼一声,双目中冷芒再次闪现,让看到的人,都下意识的胆寒。

    “我说……是……是……”

    凝气九层的男子不断的喘着粗气,似乎这个名字,对于他来说,异常的恐怖。并且,哪怕是杨涛知道之后,搞不好会震怒。

    最后,男子死死的闭上了眼睛。大大的深吸了一口气,为自己壮胆,把自己所有的勇气,多化为了一句话,从喉咙里面吼了出来:

    “是龙虎山天师道的周小壮!”

    “什么?!”

    哗啦!

    杨涛在听到这话的瞬间,猛然的站了起来。身边的桌椅瞬间被他身上的修为波动震慑,四分五裂开来。

    “你再给我说一次。”

    杨涛浑身修为鼓动,筑基中期的真元之力不断的外放。化为了一道道的涟漪,让两个男子瑟瑟抖。

    他们从来没有想到,筑基中期竟然能够释放出这样恐怖的威压。让他们如同面对一头远古巨巨象一般,只能够无限的仰望。

    “没错,就是周小壮,这几乎是天底下都知道的事情,我们并没有丝毫的作假。”

    筑基初期的男子看样子也是豁出去了,学着凝气九层男子的模样,大声的嘶吼起来。

    “周小壮?!”

    杨涛被这个名字给弄得懵逼了,怎么会是他,怎么可能是他,怎么竟然是他?这不对啊,自己可是天师道的人,周小壮是天师道执法堂的高层,出了练长空这个副堂主之外,就是他的地位最高了。

    堂堂假丹境界的强者,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释放出自己拥有五行宗传承的信息,让自己举世皆敌?

    “不可能,哼!你们想要用这样低级的手段来忽悠我么,虽然我不知道你们是出于什么目的,可你们的方法,太没有水平了。”

    杨涛双目再次一凝,手中出现了一道法则。画地为牢的力量,顿时出现,包裹住了两人。

    “如果你们在不说实话,那就好好的享受我的丹药吧。”

    “该死的,杨涛,你想要如何?我们说的都是实话!”

    憋屈啊,自己都说实话了,这混蛋果然不相信啊。

    “就是,大不了我们天道誓言。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但凡元婴之下的人,都可以多去你的气运和功法,占为己有。”

    “而且天师道的人也说了,元婴期以下的动手,他们是不会有任何的看法的。”

    “没错,这是全天下都知道的事情。你认为我们两个小角色,能够杜撰么?”

    这两个人也是拼了,反正都说出来了。索性就说个痛快,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大不了自杀算了。

    好歹也算是个好汉了,总好比憋屈的活着。

    “该死!”

    杨涛额头上面,青筋突起。眉头拧到了一块,看上去极其的狰狞。

    两个男子的每一句话,都如同一道天雷,不断的轰击在自己的心神上面。他根本就不敢去相信这一切,但是理智却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真的。

    对方,没有必要欺骗自己。而且还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也没有那个胆子来欺瞒自己!

    所以这一切,都是对的。

    “天师道的态度,这岂不是说明,他们默许?!”

    细细思考下去,杨涛冷汗直冒。如果仅仅是周小壮自己的原因这样做,那天师道一定会站出来,给个说法。

    但是刚刚按照二人所说,天师道竟然准许元婴期以下的动手,尼玛!老子自己才筑基期好不,就算是筑基后期的人此刻都不能够轻易的干掉自己,那金丹期的人分分钟就能够搞死自己好吧?

    “天师道,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玩死我么。该死的,周小壮,你给我等着,我一定要找你要个说法。”

    杨涛咬牙切齿的开口,两个拳头死死的握着,不断的颤抖。

    “哈切!”

    天师道,龙虎山,内山,道峰上面。周小壮突然打了个大大喷嚏,他很是心虚的朝着四周小心的查探着,灵识都无比隐晦的扩散开来。

    “该死的,那个混蛋在惦记老子。不要让老子知道是谁,要不然,老子一定会让你好看的。”

    看到没有其他人在窥视后,周小壮眼珠子转了几个圈,再次微微闭目,仿佛在推演着什么……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