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数的生命之气,在瞬间被杨涛身前的白玉丹炉鲸吞掉。??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不管是王华身体上的,还是惠子体内的,没有丝毫的差别。白玉小丹炉,此刻如同一个贪婪的顽童。

    但凡是它能够感受到的生命之气,通通不放过。

    “该死,这是什么?!”

    惠子惊慌四措,手中金色的锐利光芒不断的闪耀。八大短刀呼啸而来,朝着杨涛轰击而去。

    可惜,这依旧没有任何的作用。杨涛浑身宝体散这淡黄色的光芒,短刀哪怕是轰击在杨涛的身体上面,也被宝体所抵挡下来。

    “斯~还真他奶奶的疼啊。”

    防御虽然没有被攻破,但是这短刀轰击在身体上面,依旧让杨涛感到了一阵阵的肉疼。如果继续这样下去,随着震动频率的叠加,也会给杨涛带来不小的伤害。

    不过很显然,此刻的惠子,根本就没有多余的时间,和杨涛继续耗下去。

    她用尽了自己身体所有的力量,不但的拉扯自己朝着后方退去。甚至,她还主动捏着法决,让五鬼搬运阵法启动。

    产生一阵阵传送之力,用来帮助她脱困。

    嗡~

    让杨涛都没有想到的是,惠子的这行为,竟然惹怒到了白玉丹炉。只见丹炉轻轻的震动,仿佛带着温怒,浑身释放出一阵雪白的光芒。化为了一道流光,直接朝着五鬼搬运阵而去。

    轰隆。

    猛烈的撞击之下,五鬼搬运阵法顿时黯淡了几分。

    “不!”

    惠子慌乱万分,这东西的出现,打乱了她所有的计划。让她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而且,她体内的生命之气,此刻流逝的更加的迅了。

    这一切,仿佛都是白玉丹炉在傲气,故意让吞噬之力,更多的笼罩在惠子的身上。

    当当当……

    五鬼搬运阵法,在白玉丹炉不断的轰击之下,最终出现了一丝丝的破碎。

    啪。

    接着一击之后,阵法的一块漆黑的石头,化为了无数的碎片。整个阵法也随即告破,传送之力,立马消散。

    “不!”

    惠子最后的保证,这一刻也被消除,她满脸都是绝望。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会出现这样的变故。

    “华哥,你快点后退。这玩意,我现在也控制不了啊。”

    杨涛内心焦急,玩意这丹炉不分青红皂白,把华哥也吸干了,那他就纠结了。这岂不是他亲手干掉了华哥么,奶奶滴,如果是那样的话,他还有什么脸面去见人啊。

    “嗯?好。”

    王华被杨涛这一吼,这才从震惊中微微一愣,回过神来。整个人连连后退,脚步轻浮。

    身体也是虚弱无比,对于这丹炉的恐怖吸引之力,他内心感到惊诧万分。又听到,杨涛说他都不能够控制这丹炉,神情更加的慌张了起来。

    “杨涛,我还真是对你刮目相看啊。”

    惠子仿佛认命了一般,竟然放弃了挣扎。任凭自己身上的生命之气,被丹炉吸收吞噬。

    而她的双目,爆出了一阵阵别样的神光,死死的盯着丹炉望去。最后,双手神奇划过了一丝惊愕。

    因为她竟然还是没有看出这丹炉到底是什么根脚,这让惠子内心略微震惊。

    “呵呵,不过你放心,很快,我就会过来找你的。到时候我的修为,一定会让你异常的惊喜。”

    果然,对方在修炼某种恐怖的功法。自己分身的死亡,竟然能够让其他的分身实力大增。

    这点让杨涛感到头皮麻,一个这样的妖女,在惦记着自己。而且最为让人感到不舒服的是,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对方到底想要做什么。

    “涛子,不要和她废话。杀了他。”

    “好!”

    其实不用王华提醒,杨涛自然是不会放过惠子。哪怕对方真的有那样神奇的功法,能够让分身的死亡,来提升活着的分身的修为。

    “你记住,我们很快会再次见面的。”

    惠子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身形也开始以一种肉眼可见的度销售起来。看到这景象后,王华下意识的再次后退几步。

    这丹炉太邪性了,吞噬生命之力。而且浑身还散着一阵阵看上去很正气的白光,到底这是什么东西。

    碰!

    到最后,惠子的身体竟然爆裂开来。

    唰。

    一道漆黑的光芒,朝着杨涛射来。

    “不好,杨涛,会拦住。”

    王华的惊呼,再次传来。

    “画地为牢。”

    杨涛内心已经,下意识的动用了画地为牢,想要困住空中的八把短刀。惠子虽然死了,但是很显然,她还有其他的分身,这八把短刀破空而去,是要回到其他的分身手中。

    嗡~

    就在杨涛认为,自己的画地为牢的力量,总算是在最后困住了短刀的时候。八把单刀突然齐齐震动,身形出现了一阵阵的模糊。

    “什么?!”

    就这样当着王华和杨涛的面,穿越了金色的牢笼。

    “那是,划破了空间么?”

    杨涛微微一愣,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刚刚看到的一切。

    “这是……”

    而他的手中,抓住了刚刚飞来的黑影。

    “代表五行之中,金属性的传承古卷。”

    看到那丹炉在吸收了惠子的生命之气后,就消停了下来的王华,内心总算是深深的出了一口气。

    “这……这……”

    杨涛看着手中金色的暗金色的古卷,不知道为什么,内心没有丝毫的高兴。而是没来由的生出了一阵阵的寒意!

    “这未免也太简单了吧,我怎么感觉,惠子就是故意,送出这古卷给我的?”

    他心中有这样的错觉,要么就是惠子对这古卷有莫名的需求,一定要随身携带。可是就算是这样,那也不用带着来见自己吧。

    她分身那么多的话,随便给哪一个带着不行么?

    “不要多想,总之不管如何,五行宗的传承,我们都要夺回来。”

    出奇的,王华竟然没有多说什么。反而是深深的看了一眼,那在空中悬浮的白玉丹炉。

    “我们走吧,现在看来,对方真的已经有大动作了。我要快点回到家族去,要不然,恐怕会赶不上……”

    后面的话,王华再次打住了。应该是有什么顾忌,不能够就这样透露出来。

    “嗯,那好。咳咳,不过待会……华哥你要有心里准备。”

    杨涛想到了外面的情况之后,脸色变得极其古怪了起来,就连说话,都有点吞吞吐吐的……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