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王华所表现出来的气势,和刚刚的完全不同。八??一?中文 W?W?W?.?8?1㈠Z?W㈧.㈠C㈠O㈠M如同换了一个人一般,身上一阵阵生机,竟然在此刻,变得浓郁了起来。

    “涛子,如果有机会,你就快点走。去王家的祖祠,大声呼唤我的名字。那木之卷轴,我不能够给你。但是里面的内容,你去我王家祖祠,能够得到。”

    王华的语很快,而且还是传音。几乎在瞬间,就交代了所有的事情。话语之中,原本的情绪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陌生的冷漠。

    “涛子,你记住,这女人,千万不要硬抗。你从她身上得到的传承卷轴,也要小心。”

    这话让杨涛内心震动,王华似乎有所猜忌。但是却没有说明,让杨涛有种云里雾里的感觉。

    “记住,千万不要和她硬拼。我能够感受到,这惠子的身上,有第一天雄的气息。”

    最后这话,让杨涛双目爆睁了起来。第一天雄的气息,这又是什么鬼?这可是石田家族啊,就算是这个分身,在石田家族内,如何和第一家族的人,扯上关系。

    “华哥,你想要做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杨涛能够从王华的身上,感受到一阵阵诀别之意。甚至,还能够察觉到一丝丝的死气。

    明明王华身上生命气息波动,可是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矛盾的情况?

    “王家的人,很好。你难道想要让这生命之气拖住我么,用来给杨涛创造逃走的机会?既然这样,我成全你。”

    轰隆!

    锐利的气息顿时收缩,那巨大的刀气之网,也在瞬间消散,四把短刀破空而去,竟然守住了出口。

    刀尖上面,寒光闪闪,释放出一阵阵慑人的气息。

    很显然,惠子并没有打算,就这样的放过杨涛。她这是既要王华的生命气息,也要杨涛留下。

    “通过你的生命气息,说不定我能够悟出点什么呢。你这样的主动,那我却之不恭了。”

    惠子的身体上面,竟然也出现了一团浓郁的生命之气。这团气息主动朝着王华靠近,想要过来吞噬,吸收王华身体的所有生命之气。

    “涛子,抓住时机。”

    王华脸色苍白,在苦苦的支撑。他也不想这样,但是此刻,已经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华哥,我……”

    “不要多说了,五行宗的传人,只能够是你,你不能够有事。”

    王华再次打断了杨涛的话,语气中充满了一股不容违逆的气势。

    “可是……”

    杨涛双目中划过了一丝无奈,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苦笑。

    “没有什么可是,这次不管如何,你都要听我的。这惠子异常的强大,而且最好,你不要杀了她。”

    “我怀疑,她的每一个分身死去一个,就会吸收其他的力量,让活着的分身更加的强大。”

    还有其他的怀疑,王华根本就没有说出来。因为那太过骇然了,他甚至怀疑,对方在修炼一种恐怖的功法。

    那是一部魔功,如果让对方练成,甚至可以威胁到仙!

    但是这猜想,王华自己都不敢确定,自然不能够随意的开口。免得引不必要的麻烦,搞不好,会给王家都带去数不尽的灾难。

    这背后牵扯的事情,太过巨大了。

    “咳咳……华哥,你能够让我说完么?”

    杨涛双手用力,拉扯住了王华的双肩,然后一摆,让王华来到了自己的身后。他自己,却是直面惠子。

    “涛子,这时候不能够逞强。”

    这都什么时候了,难道杨涛还看不出事情的轻重么。根本就不是能够闹腾的时候,他的性命,很关键。

    “华哥,你先休息吧。放心,我自有分寸的。”

    可杨涛却是突然就放松了下来,语气中,充满了自信。

    越是这样,王华却越是焦急了起来。这是木属性的力量,此刻的杨涛,根本就不可能挡住惠子的吞噬。

    因为杨涛根本就不会木属性的功法,这是根本,没有办法规避。

    五行宗的每一属性的功法,都是得天独厚的。相比之下,几乎都是不相上下。但是此刻不同,对面的惠子,此刻所释放出来的生命之气,竟然带着吞噬的力量。

    很明显,她一定是通过什么其他的方法,找到了某种方向。虽然不完整,但是加上她对其他四属性功法的理解,竟然也让其挥出了这样的威力来。

    此刻杨涛上去,在王华看来,完全就是送死的行为。

    “涛子……”

    “华哥,你别闹了。求你了!”

    让王华微微一愣的是,杨涛此刻双目中,竟然有着哀求的神色。更加让王华不解的是,此刻的杨涛,面色憋红,仿佛在努力压制着什么一般。

    “你快退后,快点。”

    甚至,杨涛主动朝着前面,用力的一撞,穿过了藤蔓,来到了惠子的面前。

    “咯咯~杨涛,你竟然这样的主动。放心,我们都这么熟悉了,我不会让你感到痛苦的。”

    叮叮叮~

    惠子的话还没有结束,杨涛周身就想起了无数的金属撞击的声音。就连一边王华的惊呼,都没有出来,直接陷入了傻眼的状态中。

    而身前的惠子,此刻笑容瞬间凝固。俏脸目瞪口呆,无比惊恐的盯着杨涛。

    “这……这……”

    土黄色的光芒,在杨涛的身上若隐若现。那锐利的气息,根本就不能够让杨涛产生丝毫的伤害。

    “果然,哪怕她的法术威力再大。在同等级情况下,依旧不能够破开我的先天道体。”

    一阵阵明悟,从杨涛的内心深处升起。同等级的法决,而自己的道体,更加是防御最强的道体,完全能够抵抗住这一切。

    “涛子,这……难道是先天闰土之体?”

    王华有点不敢确定的开口,但是能够做到这样程度的。除了道体,他真想不出什么了。

    “哦?这简直是太好了。”

    一听是道体,一边的惠子顿时双目放光。所有的生命之气,竟然朝着杨涛辗压而来。

    嗡~

    可就在这个时候,杨涛原本一直捂着肚子的双手,突然放开。不!不是肚子,是那储物袋。

    哗啦~

    一个雪白而又小巧的东西出现,周围的生命之气,顿时如同被鲸吞一般,朝着白玉丹炉而去。

    “啊?这是什么?”

    惠子惊呼连连,打算立马后退。手中更加出现了无数的金色光芒,八把短刀,此刻全部都被呼唤过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