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师道都有第一家族的内鬼潜伏,如果说眼前的小泽神木也有这样的经验,杨涛一点都不会感到意外。?八?一中文?网 ? W㈠W?W.81ZW.COM

    可是等到杨涛看到马佳妮的时候,她的双目中有着骇然。而且,杨涛还能够读出来,马佳妮她们家族,根本就没有这个人。

    “也就是说,自己的第一种想法是错误的。那……刚刚马佳妮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看着杨涛微微皱起的眉头,小泽神木更加的得意了起来。

    “哈哈……杨涛,你是不是很纳闷。为什么我也会这画地为牢的法术了。这一切,可都要感谢你啊!”

    “感谢我?”

    自己似乎并没有做什么吧,这小子,难道是故意这样说的,好让自己愤怒,然后才好对付自己么?

    开什么玩笑,自己是什么人,岂会被他这一两句话,就给糊弄过去。

    杨涛内心冷笑,这样的手段,还在他的面前显摆,显然是太幼稚了一点。

    “没错,就是感谢你。因为你刚刚使用了,所以我就学会了啊。”

    轰隆!

    对方的话语,联系刚刚马佳妮说的窃取。让杨涛内心一颤,难道说,对方真的有这样的本事么?

    “你看看,这周围的摄像头。”

    小泽神木似乎很享受此刻的感受,他竟然开始给杨涛介绍了起来。

    “这些摄像头,都有各种功能。能够感知到你体内的真元的流动。能够感受到你气血流动的,还有红外线透视的……所有的一切,因有尽有。你不用担心,这些我们都是经过了漫长的测试,确保都能够正常运转的。”

    小泽神木慢慢的朝着杨涛走进,手中不断的摆弄着。仿佛是在不断的熟悉着画地为牢的手印和法决。

    “而且,在我的大脑中有着一块接收芯片。能够把你刚刚的动作,真气流动的路线,全部细化之后,传入我的大脑,让我在瞬间,就明悟这法决的作用。”

    小泽什么手中的法决,越来越顺畅了。到最后,他仿佛就是一个联系了很久很久这画地为牢法决的人一般。

    挥手间,一道浓烈的金光,再次出现在了杨涛的周围。画地为牢的力量,这次和上一次,犹如天差地别。

    要知道,这才仅仅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啊。这样的变态能力,让杨涛都感到毛骨悚然。

    “其实刚刚马佳妮说的窃取,这词我不喜欢。因为我这是在光明正大的学习,哈哈哈……”

    小泽神木的笑容,让杨涛恨不得立马就冲过去,狠狠的狂扁他的脸蛋一顿。可是刚刚小泽神木所说的一切,让杨涛无比的忌惮。

    “杨涛,你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

    “闭嘴!”

    杨涛此刻正一肚子的火呢,一切都是因为马佳妮引起的。如果不是马佳妮,幽雅就不会让李文婷过来。

    如果不过来,就不会让李文婷受到刚刚那样的罪,要是自己晚来了一步,那李文婷的后果……杨涛想都不敢继续想下去。

    而且,都这个时候了,这女人竟然还在一边唧唧歪歪。难道自己就不会想办法么,此刻自己已经是焦头烂额了,哪里还需要你在一边唧唧歪歪啊。

    尤其是,这马佳妮到底是什么居心。杨涛此刻依旧不清楚,自己拥有五行宗传承的事情,一定是马佳妮告诉天师道的。

    可是天师道和毛家的关系,为什么马佳妮要传给自己画地为牢?!

    很多问题的关键,似乎都在这个女人身上。杨涛想要搞清楚这一切!

    “你……竟然吼我?!”

    马佳妮微微一愣,大大的美目中写满了不可思议。

    “吼你怎么呢?你给我乖乖闭嘴,呆着。等会在找你慢慢算账!”

    哎哟嘿,吼你还敢吼回来?还真是张本事了。你也就筑基初期,哼哼,现在哥们可是能够完全压制住你。

    “你你你……”

    马佳妮气的胸口剧烈的起伏,如果不知这样的状况,还真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啊。

    “杨涛,难道你还不动手么?”

    小泽神木双手微微靠拢,周围的金色牢笼,顿时紧缩起来。这是红果果的阳谋,要么就动手,那就要让对方学会所有的法决。

    要么,就是什么都不做,那就是等死。

    小泽神木相信,只有是正常人,都会知道,该如何选择的。求生,是人的本能。到了最后,他相信,杨涛一定会出手的。

    “小泽神木是么?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杨涛突然很认真的开口,大有一副老学究的姿态。

    “哦?你问吧,如果我心情好的话,说不定能够回答你。”

    “很简单,你说你这玩意,能够模仿我真元的路线,也能够记录我的法决和咒语什么的。但是,这都是功法和法术。可是如果是神通,你还能够模仿么?”

    “什么?!”

    小泽神木微微一愣,他可不是去华夏呆过。而是他的身体,是级战士体质,特意改造成为了能够动用真元的体质罢了。

    就如同那港岛拍卖会的第一家族的人一般,对于华夏具体的法术和神通的区别,他此刻都没有弄的很明白。

    可是现在,杨涛突然问出这问题来,让他有点微微不解了。这神通难道不就是法术么?为什么杨涛要特意这样的问呢?

    “额,没什么,既然你想学习。那我就给你这个机会吧。真火!”

    随着杨涛的低吼,他的双眸顿时变得通红了起来。周围照射着杨涛的摄像机,在最快的时间内,将杨涛的真元运行轨迹结果,传送到了小泽神木的脑海中。

    因为,这轨迹实在是太简单,就是把所有的真元,凝聚到双目罢了。

    而下一个瞬间,两道火红的细线,从杨涛的双目中出现,带着可融化空气的高温,朝着小泽神木而去。

    “什么?这不对!巴嘎!”

    几乎在同时,小泽神木就判断出,这结果不对。如果仅仅是真元的凝聚,那绝对不能够释放出火焰来,而且,如果自己学着杨涛这样,那自己的双眸,会在瞬间撑爆。

    “神通,这就是神通么?哼!既然这样,那关键就在你的双目,我就取下你的双目,给我自己换上。”

    小泽神木冷哼一声,双手对着杨涛的方向推开,一道真气出现,调动了周围的水汽,化为了一个巨大水墙,想要阻拦杨涛的真火之瞳。

    “和我玩水?!”

    杨涛微微一愣,满脸古怪的看着小泽神木……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