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了你?”

    我滴个神,杨涛脑子里如同万道雷霆在轰鸣,这算什么?难道自己就这样的优秀,让这样的大美女都这样的主动投怀送抱。?  八?一中?文 W?W?W?.㈠8㈠1?Z㈧W?.㈧C?O㈧M

    还是说,这丫头知道这辈子,都是自己的人了,所以才要这样的争取么?

    “清铃,你不要闹了。你放心,你的问题我会想其他的办法的。文婷是我的未婚妻,我和他那啥……他应该会同意的。”

    杨涛用力的摇了摇头,让自己刚刚出现的那无耻的想法,暂时抛出了自己的脑子。

    而唐清玲接下来的这句话,却是让杨涛整个人都懵逼了。

    “不,涛哥……你……你不知道。你不能够和文婷那……那个的……真的,相信我,如果你现在要了她,那完全是害了她。”

    这话,让杨涛的思维都陷入了短暂的停顿。这叫什么话,至于么?自己可是他的未婚夫,就算现在不那啥,以后也总会那啥的吧。

    何况,此刻李文婷的这情况,自己就算是那啥了,应该也没有唐清玲说的那么的严重吧。

    此刻的杨涛,肾上腺激素早就分泌过多,脑子里面,邪恶的念头不断的滋生。而且李文婷有这样的摆在自己的面前,杨涛此刻,已经忍不住想要动手了。

    “涛哥,不要……要不然她会道消的。”

    轰隆!

    这话,让杨涛的动作再次一顿。他下意识的看了看唐清玲,双目中带着质疑的目光,根本就不相信,会有这样的后果。

    这不符合逻辑啊,就那啥,如何就会道消?未免也太危言耸听了点吧。

    “清铃,我不知道你这到底是什么逻辑。可是你也看到了,文婷现在很痛苦,我目前也不能够找到其他的办法,所以……”

    杨涛不知道唐清玲这样说,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出于对文婷的安全考虑,也不想看李文婷这样的难受。

    要知道,这段时间李文婷可没有闲着。她的小嘴微张,皮肤上面,被一层红色给占据。

    双手更加的是在身体上不断的摸索,乱抓。很多雪白的肌肤,已经漏在了空气中,这深深的刺激这杨涛的神经。

    这可是自己媳妇,完全不用回避和忌讳什么呀。自己看看自己媳妇,这完全不算什么事儿呀。

    “杨涛,她说的没错。你不能够和她那啥,要不然,她会身死道消的。”

    就在这时候,酒儿从一边走了过来。她开始的时候,和谢小山去其他的地方,处理其他人了。

    “什么?!”

    既然酒儿都这样开口,这让杨涛立马狐疑了起来。酒儿的身份他目前还不知道,但是杨涛记得,谢小山以前说过,酒儿可以信任。

    而且,她似乎知道很多事情。这解释不通,可是杨涛还是相信了。不是相信酒儿,而是相信谢小山。

    “她修炼的功法,此刻不能够和你那啥……总之,如果你是为了她好就不要去做伤害她的事情。这和她的功法有关,其实也是为了你好……”

    “但是,现在……这……”

    身死道消,这后果太可怕了。哪怕杨涛心中再有疑惑,也不敢去毛线尝试。要不然,这后果,太过沉重。

    但是眼下的这情况,杨涛脑子一热,根本就想不到丝毫的有用的方法来啊。

    “涛哥,如果你真想的话,我……”

    唐清玲咬着红唇,血滴在不断的滴落。这给了杨涛一种新的前所未有的冲击,这样的媚态,差点让杨涛直接朝着唐清玲扑了过去。

    “你放心,唐清铃此刻所做的,还算可以。要不了几个呼吸,李文婷就不会有事了。”

    酒儿暧昧的对着唐清玲眨了眨眼,然后又看了看杨涛。

    那意思很明显,如果杨涛真的想要那啥的话,唐清玲是没有问题的。虽然是玄阴之体,同样是最好的炉鼎。

    哪怕此刻唐清玲的修为没有杨涛的高,对杨涛的帮助不是最大。但是同样也有不小的效果的,这点,对唐清玲本身,不会有太大的伤害。

    “咳咳……”

    这话,如同一盆冷水,直接从杨涛的脑门顶上浇了下来。唐清铃确实是迷人,同时严格的说,也是他的人。

    但是……这事情,杨涛还是内心有点隔阂的。毕竟,李文婷才是他的未婚妻。而且,自己未婚妻就在身边呢。如果就和其他的女子,生点什么,那会让杨涛内心,被一种负罪感所填满。

    “那个酒儿啊,你有其他的办法,能够帮帮清铃么?你也知道,清铃此刻的修为……”

    杨涛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找个什么理由才好。但是这话,被一边的唐清玲听到之后,却是美目中一亮。仿佛是知道了杨涛的什么态度一般,看着杨涛的双眸之中,涌现出了一丝极其隐晦的柔情。

    “放心啦,其实有个最简单的办法……那就是,直接翘晕她就行。”

    “就这么简单?!”

    这法子说出来,杨涛都有点不敢相信了。

    “就这么简单啊,要不然你就用点出,禁锢住她灵魂就行了啊。这些药物,都是控制身体激素的,但是如果没有灵魂来主导,潜意识号司令,这些药物,完全就是渣渣啊。”

    酒儿的话语,很是霸道,听着也略微粗俗。

    但是杨涛却听明白了,在酒儿看来,躯体是外物,灵魂才是根本。药物是控制了身体释放出了激素,从而让身体短暂的懵逼的灵魂,但是如果灵魂被控制了,那身体根本就不能够自主运动了。

    想明白之后,杨涛内心总算是安定了下来。当然,还有点小小的失落。毕竟,如果刚刚没有其他的办法的话,要是李文婷也没有那功法的问题的话,说不定此刻都已经……

    “哼,这丫头,我要问问到底是什么功法,竟然这样的奇怪。”

    哪怕是知道,酒儿可能知道。但是杨涛此刻也不愿意去问酒儿,而是打算对李文婷以后兴师问罪。

    “酒儿,你帮我看好他们吧。”

    等到李文婷身体恢复过来之后,杨涛直接弄晕了唐清玲。寒着脸,唰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额~你要干嘛去?”

    酒儿眉头耸动了几下,本能的感觉,眼前的这杨涛,似乎非常非常的生气。

    “没什么,就是打算去给小泽家族,在亮亮脸面。”

    杨涛冷笑,然后继续问了酒儿几个问题之后,转身离去。

    而这其中,就有一个问题是:“马佳妮在哪?”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