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当小泽秀木在看到天之丛云的第一个瞬间,脑袋里面顿时轰鸣了起来。八一中文? W=W≤W.81ZW.COM他所能够先到的第一个可能就是:这是幻觉!

    自己一定是在不知不觉中,进入了杨涛的幻术之中。

    那可是天之丛云啊,供奉在婧国神社之中,有着那位伟大的大人亲自监管着,眼前的这个卑微的支那人,如何能够拿到这神器?

    “给我破!”

    所以,下意识的,小泽秀木的双刃对准的,不是天之丛云,而是周围的空间。无数的利刃,从银色的匕上面出现,切割着周围的空间。

    他懂得阴阳师的法,知道一些破除幻觉的有效手段,那就是攻击周围的空间,让他们的承受能力,达到最大的程度。

    斯斯~

    周围的空气中,竟然出现了一道道的涟漪来。那是银色的匕剧烈的威力作用下的效果,这样的威力,如果直接攻击到杨涛的身上,哪怕是杨涛,已经具备的先天道体的他,都会受到巨大的重创。

    这完全是筑基中期的攻击之力,和筑基初期,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

    “额……”

    听着小泽秀木的话语,看着小泽秀木接下来这下意思的行为。杨涛顿时微微一愣,不过很快,他就明白了过来。

    “哈哈……哪怕是你看破了这幻觉,但是能不能出来,可是要看你的本事了。”

    他的双目中,有着坏坏的神光闪耀而过。既然对方这样的认定,那他就绝对不能够放过这样的好机会。

    当然,最好就是将计就计,让对方被自己活生生的玩死。

    筑基中期又如何?哪怕是筑基中期,如果自己被自己的感觉所欺骗,那很快就能够产生出心魔,自己就能够了解了自己。

    而杨涛,此刻当然是很愿意,帮助小泽秀木加快心魔的产生度的。

    “哼!既然我都知道了这是幻觉,难道你还认为,你能够挡住我么?我要告诉你,实力上的差距,那是本质,不管是什么手段,不难以跨越。”

    小泽秀木双目异常的明亮,手中的双刃,不断的出耀眼的银光,在周围的空间,不断的切割。

    “大人!不……不要!”

    而一边拿着手机的男子,顿时惊呼连连。甚至,他要上前,直接为小泽秀木挡住那天之丛云的一刀。

    “哼!你给我站住,不要动。要不然,我一定亲手斩杀你。”

    小泽秀木冷哼一声,对于周围的男子的表现,丝毫都不以为意。甚至,他还有点不开心。

    当着一个支那人的面,竟然胆敢做出这样的行为。这算什么,难道这不是在表明,自己还不如一个支那人么?

    尤其是,明明知道,自己的修为等级比那支那人还要高级的情况之下。这样的行为,就更加的让小泽秀木内心温怒了。

    “不,大人……那……那是真的天之丛云。”

    男子浑身都在不断的哆嗦,显然,就算是说出这些话的自己本人,都在怀疑这消息的真实性。

    可是理智却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家族那边传来的消息,在这样的问题上面,是不会出现丝毫的差错的。毕竟,所牵连的事情,太大了。

    “嗯?!”

    小泽秀木神色微微一愣,但是随即,嘴角却是划过了一丝讥讽的笑容。

    “哼!杨涛,你的幻觉还真是不错,竟然就算是我身边的人和事物,都算计到了。可惜,我终究能够坚定自己的信念!”

    嗡!

    一道无形的银色刀气,突然从小泽秀木的手中飞出,对着那拿着手机的人而去。

    “大人,不!我是真的啊,吼……啊!”

    那是一个级战士,算是小泽秀木的一个心腹。平时很受重用,此刻已经有着筑基初期的实力。

    然而,他丝毫都没有料想到。自己的大人会突然对自己出手,就算他在第一时间解释,并且变化自己的身形。

    可惜,最后的惨叫依旧成为了他的绝唱。小泽秀木含愤出手,带着对杨涛的怒火,下手自然是不会轻。

    一个普通的筑基初期的存在,如何能够抗住他的一刀。

    最后,那男子额头上面出现了一道细细的弧线。双目圆睁,轰然朝后到地。到死,他都不愿意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你这一切,都是幻觉罢了,所以,你的天之丛云,哪怕是砍到了我的身上。只要我的信念无比的坚定,那就伤害不了我。”

    对于这一点,小泽秀木非常的笃定。这些都是阴阳师的一些常识问题,对此的答案,他异常的肯定。

    同时,这也是一种摆脱幻觉的方法之一。小泽秀木,竟然放弃了攻击,而是硬生生的承受着天之丛云的一刀。

    噗嗤~

    一刀淡淡的切割之声,伴随着一阵阵的疼痛,传入了小泽秀木的大脑之中。

    “什么?!”

    “为什么我感受到了疼痛,甚至我的灵魂都出现了一丝丝的悸动?”

    “难道这杨涛的幻觉之术方面,有这样的厉害的层次了么?”

    这些想法,刚刚从小泽秀木的脑海中冒出来,瞬间就被否定了。不管如何,他都不认为,杨涛已经能够强大到,影响到自己的灵魂的程度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对方根本就不用这样的麻烦,直接一个念头,就能够让自己悄无声息的死亡。

    “难道!这一切,都不是幻觉?”

    一股寒气,从小泽秀木的盆骨冒出来,沿着后背,窜到了大脑深处。一股股刺骨的寒意,让小泽秀木浑身不自觉的猛烈哆嗦了起来。

    “该死,竟然是真的!”

    看着眼中再次不断放大的天之丛云,哪怕是小泽秀木再怎么不想去承认,可这一切都是事实,无法改变!

    “啊!可恶,杨涛,你竟然真的偷走了天之丛云。”

    知道这是真相之后,小泽秀木的怒火在一瞬间,剧烈的喷。这次,杨涛可是在红果果的打脸啊。

    而且,最为让他感到的呼吸都不顺畅的是。该死的,这竟然一直都是在直播,在直播啊!

    自己刚刚所做的一切,所有的丑相,且不是都等同于被所有的人看到?

    想到这点,小泽秀木的面容,变得比野兽还要狰狞,而他手中的匕,此刻也仿佛感受到了他的怒火,由银色,变为了红色……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