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始,谢小山还认为自己听错了。八??一中文 W≈W=W≤.≤8≥1≥Z≤W≤.≤COM虽然上次杨涛是烧了一些地方,但是,这次可没有那么的简单啊。

    这里面,可不是外面能够比拟的。这里面的阵法,肯定更加的高级才对啊。怎么可能就是杨涛想烧就能够烧掉的?

    等他看到杨涛的双目之中,爆出一阵火线的时候,整个人猛烈的哆嗦了起来。一只手,死死的指着杨涛,满脸写着不可思议:

    “你……你……你这是什么神通?!”

    该死的,自己最为拉风的天眼神通,那可是瞳术的一种啊。为什么,眼前的这混蛋,竟然也能够施展这样的神通了?

    “别废话,快点过来,你想要知道什么,我等会都告诉你!”

    杨涛双目之中,火红色的真火,在不断的朝着四周蔓延开来。他的心神,全部都在那神阁里面。

    吼!

    果然,里面不断的有咆哮声释放出来。但是那漆黑的本体,却是不能够冲破神阁的限制。

    这周围,仿佛有着莫名的力量,在组绕着它踏出。

    “滋滋滋~”

    神阁周围,木质的古色古香的墙壁,不断的出一阵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很快,就冒出了一阵阵的青烟,再接着,顿时熊熊燃烧了起来……

    “不!巴嘎,杨涛,你住手!”

    第一家族的那人,此刻亡魂皆冒。竟然在此被烧着了,自己分分钟切腹,都不能够赎罪啊。

    “该死,你到底是如何办事的?”

    不等第一家族的人有什么动作,里面再次传出一个愤怒的声音。一股巨大的吸力,直接从神阁之中出现,在第一家族的人猝不及防的情况下,拉扯着他的身子,猛然的吸收了进去。

    “啊?!不,大人……”

    嘎子嘎子……

    一阵阵咀嚼的声音,再次从里面传来。

    “妈呀,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刚刚走到杨涛身边的谢小山,在听到这声音之后,顿时寒毛炸立了起来。什么都不管,也不用杨涛再次催促,瞬间扛起杨涛,认准了一个方向,就冲了出去。

    “杨涛你个混蛋,你也太坏了吧?你到底招惹了什么东西,竟然这样的恐怖?”

    似乎是太过害怕了,谢小山在同时,捏碎了十几张防御灵符,让自己的身体,再次爆出一阵阵耀眼的防御之光。

    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够让他的心里,稍微安定几分。

    “该死……华夏人,你们通通都该死……”

    无尽的大火,不断的在神阁上空燃烧着。这一次,比上一次的更加的猛烈,哪怕是很远的地方,都能够看到那漫天的火光!

    “天啦,那可是神社啊。”

    无数的岛国人,内心开始慌乱了起来。

    他们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说,天神已经不再眷顾他们了么,为什么婧国神社竟然再次被烧。

    “巴嘎,巴嘎雅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神社中,就没有人站出来说句话么?”

    所有的岛国人,都在不断的沸腾,他们内心甚至出现了一阵恐慌。因为他们害怕,这事情如同上次一样,又是华夏人的手笔。

    如果真是这样,那华夏人真是太可怕了。这样的华夏人,他们不愿意去面对。也不敢去面对!

    “怎么可能,一定是有其他的原因,你看看华夏的人此刻没有开口。如果真是他们做的,此刻已经跳起来了……”

    有人现了不同的地方,迫不及待的开口,想要表明什么,同时也是为了自己的内心打气……

    而华夏这边,同样有很多人开始在怀疑,这始作俑者,到底是谁?是不是依旧是杨涛那个猛人?!

    几乎所有人,都愿意看到杨涛站出来,再次出声明。哪怕是一号,此刻都很是好奇,在等待,观望。

    “该死的,你是说,你也有瞳术神通?”

    谢小山满脸不可思议的盯着杨涛,内心被一阵阵巨大的挫败感给占据了。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能够长期在杨涛这混蛋面前显摆的长处了。

    可是这才一转眼,这家伙竟然也有这样的神通了……这这这……这不是存心让自己内心不自在么?

    “你怎么能够这样,你你你……”

    到最后,谢小山在也你不出来了。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此刻,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说杨涛了。

    “我想知道,那里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杨涛没有去搭理谢小山,而是无比严肃的对着一边的酒儿开口询问道。

    “我想,你现在最想要知道的应该是,李文婷等人的消息吧。”

    酒儿微微一笑,不过眉宇中,一丝忧愁,一闪而过。但是这并没有逃过杨涛的双目,全部都被看在了眼里。

    “她们难道真的出事了?”

    杨涛内心顿时焦急了起来,他好不容易才接回了李文婷,可不希望,就这样让她受到半点的伤害啊。

    “应该说,是遇到了一点小小的麻烦。这和马佳妮有关,所以……”

    “那你快说,一口气说完。我不想听一些不关紧要的话语!”

    杨涛浑身的气焰,顿时变得无比的冷冽了起来。

    “这个,他们距离我们这里,并不是很远。你现在过去,来得及。我们现在就走吧!”

    “好!杨涛,你放心,酒儿如果说没问题,那就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谢小山似乎对于酒儿的话语,有着盲目的信任。但是偏偏杨涛却是找不到,这其中到底是什么缘由。

    “额……那个……杨涛啊。你看看,上次放火的风头让你出了,这一次……”

    谢小山搓着双手,在一边贼笑着开口。而杨涛甚至能够看到,此刻谢小山一边的手机上面,已经打开了岛国对于婧国神社再次起火事件的帖子的评论部分。

    这意思,杨涛如何能够不知道?

    “咳咳……既然这样,那好吧。我这次什么都没有做,就是去拿了点东西。如果你喜欢的话,也可以说是你拿的。”

    “嗯?!你同意了啊,那太好了。对了,你拿了什么东西?当然是能够是我拿的啊,我这样的厉害……”

    谢小山在杨涛开口的时候,就已经拿起了手机,噼里啪啦的输入了起来。此刻虽然在和杨涛说话,但是依旧没有抬头,手中在屏幕上面不断的跳动。

    “厚德之土。”

    “哦,厚德之土。”

    谢小山直接下意识的打出了这几个字,然后满脸得意的了出去。可是下一个瞬间,他的脸色顿时惨白了起来:

    “该死的,我了什么?厚德之土!”

    一阵阵尖锐的尖叫声,从谢小山的喉咙中挤了出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