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的,这不会是……”

    听着这声音,加上几人的惨叫。?八一?中文? W≈W≥W≠.≤8≈1≤Z≤W≥.=C≈O≈M≠杨涛很容易就联想到,这会不会就是,那东西在吃……

    可是那四个都是活生生的人啊,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生吞了活人。而且,还要这样的咀嚼?

    “小子……”

    依旧是开始那陌生的嘶哑的声音,不过此刻,和之前的又有所不同。现在所出来的声音,和之前的相比,仿佛多了一股无与伦比的邪恶之力。

    这让杨涛,仅仅听到这声音,就感觉自己的灵魂在颤抖。如同突然遇到了巨大的风暴一般,自己的灵魂则是风暴中的一条小船,随时都能够被倾覆。

    “是你,打扰了我的沉眠么?”

    嘶哑的声音中,带着一股诡异的威压。这威压,竟然让杨涛的身体如同背负着一座大山一般。

    “你到底是什么鬼?有本事,你就出来。”

    时间,时间,目前杨涛最需要的,就是时间。只要自己筑基成功,那就不用这样的和对方墨迹了。

    直接开溜,场子什么时候都能够找回来。也不用急着这一时,最好是回去问问酒儿,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哼!华夏的小子,现在一个个都是这样的嚣张么?”

    轰隆隆!

    整个神阁里面,如同地震一般。谢小山所在的外面,却是什么都没有感受到。

    更加让杨涛差点跳起来的是,神阁上面供奉的天之丛云,此刻竟然慢慢的悬浮了起来。

    “竟然胆敢挑衅我的本体,那就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这东西,你知道是你们华夏的……可是现在呢?他是我们的镇国神器,你们虽然知道,但是又能够如何?”

    又能够如何?!

    这几个字,如同一把把尖锐的刺刀,直接深深的扎入了杨涛的内心深处。这是一种莫大的嘲讽,就是强盗的行进。

    就是要抢你们的东西,让后为我们所用。

    然后还要明摆着告诉你,这东西,就是你们家的。但是你就只能够看着,而且,还只能够严真真的接受这东西攻击。

    这太憋屈了,一瞬间,让杨涛的真元和气血,齐齐震动。

    血液在咆哮,灵魂都颤耸。

    甚至,杨涛真元之海里面,那不断扩大的漩涡,在这一刻。突然再次加快了度,仿佛是感受到了杨涛的愤怒一般。

    嗡~

    嗡~

    两个剧烈的震动,从杨涛的腰间出现。传承古卷似乎也感受到了杨涛内心的愤怒,出了一阵阵的震动之力。

    “哼,原来,你就是五行宗的那小子。没想到,五行宗竟然还敢出现。输不起么?”

    被这嘶哑的声音质问一下之后,莫名的,传承古卷突然齐齐的安静了下来。仿佛这声音话语中的意思,让两个古卷感受到了,他们有他们的骄傲和自豪,仿佛不容被这样的践踏。

    “靠,都这个时候了,你们还顾忌这些干啥?”

    杨涛微微一愣,顿时破口大骂了起来。这都什么时候了,难道就因为对方的一句话,就这样的偃旗息鼓么?

    现在不就是要什么都不管,直接****丫滴么?

    叮!

    天之丛云已经开始释放出一阵阵若有若无的威压,长刀的刀尖,已经遥遥对准了杨涛。

    杨涛甚至能够感受到,那刀尖上面,传来的一阵阵的杀气了。

    多么的讽刺啊,华夏的神兵,竟然把刃口对准了自己!

    “什么?!”

    而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已经安静的两个古卷,竟然同时释放出了一道无形的能量,瞬间涌入了杨涛的大脑之中。

    “我靠,你们这……”

    感受到那能量中所包含的信息之后,杨涛双目死死的睁开,就算是呼吸,也再次变得无比粗重了起来。

    这里面所包含的,是一段法决,一段在五行宗,根本不算什么厉害的法决。哪怕是此刻的修仙界,恐怕也会有这样的法决存在。

    但是对于杨涛来说,对于此刻的整个情况来说,却是无比有用的东西。如果可以,那杨涛就能够……

    “奶奶滴,拼了,如果可以的话,那老子这次真是赚大了。”

    杨涛吐了一口吐沫芯子,死死的咬了咬牙,哪怕是盯着天之丛云的那双眼中,也爆出了一阵阵慑人的光芒。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慑人的光芒之中,竟然带着一丝丝的……贪婪!

    “哼,怎么?知道自己无能为力么?你放心,你的灵魂,我会好好的保存。我会让你看到,华夏在我的脚下破灭。我知道,你们华夏人,最为在意的,就是所谓的名族存亡……”

    “我会让你眼睁睁的看着,你们华夏的大地,被我一步一步的践踏……”

    嗡!

    天之丛云出了一阵阵淡淡的光芒,无数的威压,不断的在被加重。这样的力量,此刻已经过了筑基初期……

    “你放心,你不是第一个死在这刀刃下的亡魂,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看到杨涛竟然就这样坐下,盘膝打坐,那陌生的嘶哑的声音,仿佛有点不解气,在不断的刺激着杨涛。

    “哼,你也就这点本事,如果你真厉害的话,本体出来,我和你一战。”

    杨涛双目微闭,此刻仿佛在安心突破。根本就不去理会任何的事情,无视那陌生的存在。

    “幼稚的小子,你和我之间,如同巨象和蝼蚁,你认为,巨象会因为一只蝼蚁而愤怒么?”

    陌生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丝畅快。

    同时,那天之丛云,此刻竟然化为了一道流光,朝着杨涛的胸膛而来。

    噗嗤~

    没有丝毫的阻拦,没有一丢丢的抵抗。天之丛云,直接刺入了杨涛的胸膛之中,没入进去。

    无数的鲜血,从杨涛的胸膛流出来。顺着长刀,不断的朝着长刀的刀身而去。

    “嗯?小子,你在做什么?”

    第一时间,那陌生的声音就察觉到了不对劲。长刀为什么没有直接穿透杨涛的身体,而是留在了他的身上?

    而此刻,杨涛的鲜血,为什么没有一滴掉落到地上,而是在朝着长刀不断的蔓延。

    “哼!你真以为,我会那么坐着等待你的攻击么?这是我华夏的东西,那就应该属于我华夏人!”

    杨涛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双目中那贪婪的目光,更加的浓厚了起来。刚刚的这一切,都是他故意的。他所等待的,就是此刻的机会……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