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是……”

    杨涛满脸诧异的看了看大门所在的方向,在那大门的后面,正是谢小山那无限嚣张的声音。??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哼哼……你们看到了么?害怕了么,惊悚了么。小爷我的厉害,你们知道了么?”

    舒畅啊!

    谢小山感觉,自己十万八千个毛孔,在瞬间舒张了开来。浑身上下,都是轻飘飘的。

    刚刚不是还叫嚣着要吸收自己的生命之力么,现在呢?一个个都如同丧家之犬一般的乱蹦?

    “你们不是很厉害么,过来呀!哈哈哈,小爷我手中好东西多的是,你们都过来啊。”

    谢小山不断的叫嚣,同时一步一步,朝着第一家族那边的人过去。这样的显摆的好机会,他可不会浪费。

    “咦?那个亡魂,刚刚就是你对着小爷我笑的吧。过来过来……”

    天眼之中,幽光不断的闪现,对着一边的一个亡魂照射过去。那亡魂出了一声惊恐的尖叫,不断的后退。

    奈何此刻的天眼释放出来的幽光,无比的厉害,相对于那些亡魂来说,一个个都是致命的。

    而且,亡魂刚刚受到了谢小山丹药中气息的影响,实力已经大大的被削弱掉了。此刻面对这些幽光,他们也万分的无奈。

    “该死,小子,原来你过来有这样的目的。”

    第一家族那人双目通红,仿佛是明悟了什么一般。但是他依旧没有上前,因为周围,谢小山的那些气息,还没有消散。

    那是华夏冥界的气息,对于他们这样的存在,有着绝对的杀伤力。哪怕是那些亡魂,在接触这些气息的时候,都会受到巨大的伤害。

    亡魂的身上,当年在华夏犯下的罪行,沾染了无数的华夏灵魂气息。以前,这是他们的补药,但是同时,此刻也成为了毒药。

    “嗯?小爷我有目的?”

    谢小山一惊,内心狐疑了起来。小爷我的目的一向都是很单纯的呀,难道这小鬼子还能够想到其他的么?

    不管了,小爷我先显摆,出出风头吧。

    谢小山小袖一甩,再次摆出了一副傲然的姿态。同时,他额头上的天眼,慢慢的收了回去。

    “果然是大补啊,这才几个亡魂,竟然就让我此刻的天眼出现了饱和。”

    翻手间,谢小山的手中,出现了一站古老的油灯。灯罩下方,有着淡淡的幽光出现。

    那光芒,似乎和谢小山天眼中所冒出的幽光,如出一则。

    “哈哈哈……你们这些战犯,统统给小爷过来吧……”

    油灯出现,带着一阵莫名的威压。让周围的亡魂,再次齐齐颤抖了一阵,仿佛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天敌一般,齐齐后退,不敢靠近。

    “该死!到底是什么人,胆敢破坏我的使者!”

    陌生的大人的声音,在整个神阁中来回的咆哮。雕塑的破碎,正是和谢小山有关。

    这么多年,亡魂和雕塑,早就相容。其中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一方强大,另一方自然也强大。

    同样的,一旦有一方受到了打击,那另外一方,也会受到伤害!

    刚刚谢小山的那一手,正是造成这些雕塑全部破碎的原因。而此刻这陌生的嘶哑的声音的咆哮,却是让杨涛的眉头稍微一皱:

    “难道说,这所谓的大人,根本就不能够出了这神阁?”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此刻,杨涛已经开始怀疑,这所谓的大人的身份了。

    “砰砰砰!”

    这样的好机会,杨涛如何会放过。哪怕是此刻,自己的体内还在不断的凝聚真元漩涡,但是仅仅是凭着他肉身的力量,也完全能够辗压眼前的几人。

    而且,这还是几个受伤的人。他自然是不会有丝毫的余力,全力攻击出去。

    碰!

    山木老头的胸口,直接凹陷了下去。杨涛的一脚,所包含的力量,完全过了凝气九层巅峰。

    轰隆!

    小泽家族的人手中的权杖,被杨涛一手刀劈断。小泽家族的那人,口里鲜血不断的流窜下来。

    仿佛,这权杖和他的身体,也有万分的关联。

    石田家族的人,双手捂着肚子,缩成了一团,也不知道是生是死。而另外的,能够身体化为兵器的男子,此刻双目黯淡,死死的扶着墙壁,不让自己的身体倒下。

    “该死,小泽,这到底是为什么?”不是说好在提升修为的关键时刻么,为什么这小子的实力竟然越的恐怖了起来。

    不仅仅是出疑问的山木老头,哪怕是小泽家族的人,此刻自己也都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的权杖被斩断了,此刻已经失去的那洞察先机的能力。

    轰隆隆~

    就在杨涛打算动手的时候,大地突然出现了巨大的震动。神阁上方,那一直供奉着的长刀,本体也出现了一阵阵的低鸣。

    嗡~

    天之丛云,仿佛受到了某种力量的召唤一般,刀身不断的颤抖,上面原本的灰尘,在这一刻,急剧消散开来。

    “大人……”

    几人面色再次一变,表现出来的,不是欣喜,而是莫大的恐慌。

    猛然,他们齐齐看着地面。开始的纹络,已经完全消失,这代表着,阵法已经自行消散了。

    “不好,大人的本体从沉眠中苏醒了;该死的,杨涛,你不得好事,打扰的大人的休息。”

    几人面露死色,带着不甘。杨涛从他们的眼中,看到了死亡的神色。

    “这下面,到底镇压着什么东西?为什么,你们会这样的害怕?”

    口口声声叫着大人,此刻又露出这样的神态,这实在是太诡异了。让人想不明白,这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

    “哈哈哈……杨涛,你们华夏完蛋了……啊……”

    山木老头突然大笑了起来,不过他的话语还没有说完,整个人脚底下一空,身体瞬间落下,随即,一声惊恐的尖叫,从地下传来。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这样的邪恶,而且还这样的恐怖!”

    同时,地底下,一道让杨涛浑身汗毛炸立的气息,冒了出来。

    “啊!大人……”

    同时,周围原本的几人,同时突然掉了下去。甚至,杨涛还听到了一阵阵,咀嚼的声音……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