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就在这一个瞬间,杨涛原本紧闭的双目,猛然的张开。??  八一?中文 W㈧W?W?.?8㈧1?Z?W㈠.COM从他双目中,爆射出来两道冷芒,让周围的四人看到之后,齐齐变色。

    “怎么,忍不住出手了么?”

    话语中,依旧带着轻佻。可是杨涛内心却无比的苦涩,因为刚刚,他自己根本就没有刹住车,此刻,他的丹田之中,在不断的震荡。

    无数的真元,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在肆意的搅动。最开始,仅仅是真元之海的中心的位置,出现在了一个小巧的漩涡。

    但是这漩涡,却是无时无刻,不在变化,在增加。

    因为,杨涛,在筑基!

    这个时候,如果被打断的话,那后果,不堪设想。

    搞不好,他的丹田,会被这狂暴的真元,直接给冲破。哪怕是刚刚被闰土丹改造过,丹田之海下面,已经凝聚了厚实的大地,都不能够阻拦这狂暴的真元撕拉之力。

    “你!该死!竟然窃取了我的厚德之土。”

    嘶哑的声音,无比的愤怒。他已经完全感受不到厚德之土的气息了,这厚德之土,对于他来说,太过重要了。

    此刻,哪怕是不惜毁掉阵法的一部分,影响到自己的本体,他也在所不惜。一定要让杨涛,把厚德之土给吐出来。

    如果实在不行,他不介意,直接把杨涛整个身体都炼化;一定要把这部分厚德之土,夺回来。

    轰隆!

    六个石头拳头,上面呆着朦胧的幽光,朝着那牢笼,奋力的轰击而去。

    牢笼应声而碎,露出了里面的杨涛。

    “杀!”

    山木老头最先难,让杨涛把事情弄到了这样的地步,这对于他来说,是莫大的耻辱。此刻恼羞成怒,新仇旧恨,都凝聚到了一块。

    他的手中,武士刀再次出现,寒意袭来。化为了一道巨大的刀气,朝着杨涛的正中间力劈而来。

    “哼!”

    看到这一刀之后,杨涛内心微微一愣,很快,嘴角就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嘲讽来。

    他竟然不闪不避,反而主动上前,朝着那刀气冲了过去。

    “喷!”

    刀气在第一时间,轰击到了杨涛的身上。从额头开始,竖着向下蔓延,仿佛把杨涛对半劈开。

    “哈哈……这次,你不得好死!”

    看到自己一刀就成功的攻击到了杨涛,而且也没有看到杨涛有丝毫的躲避和抵抗,山木家族的老头在微微一愣之后,内心再也掩饰不住狂喜了起来。

    总算,自己亲手杀掉了这挨千刀的小子。

    这莫大的激动感,让山木老头的双目,都微微红润了起来。

    “嗯?!”

    “白痴!”

    瞬间,山木家族的老头就现不对劲了。因为周围的几个雕塑,依旧没有停手。而另外三个家族的人,也没有任何的停手。

    “什么?!”

    下意识的,山木老头朝着杨涛所在的方向再次望去。双目顿时爆睁了起来,眼前的杨涛,哪里有半点手上的模样。

    那小子,此刻竟然还在对这自己邪邪一笑。

    “这这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山木老头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看看这到底是不是自己陷入了幻境之中。刚刚自己的那一刀,含愤而出,攻击力量有多大,他自己最为清楚不过的。

    此刻的杨涛,也才是凝气九层,如何能够这样的硬抗?

    “不对,他的气息不对!”

    山木老头尖叫了起来,他下意识的感受了一下,此刻杨涛的修为波动,变得无比的隐晦。

    扩散出来的,哪怕是凝气九层都没有。但是有时候,却突然的强大。很是杂乱,极其的不稳定。

    “他受伤了,一定是这样的。”

    除了这点,山木老头真的想不到其他的理由了。他不愿意相信,自己刚刚的那一刀,没有丝毫的建树。

    “白痴,山木家族的人,都是这样笨一个个么?你的攻击,连给老子挠痒痒都不够。”

    似乎为了证明自己的话并不是说大话,杨涛甚至还故意主动朝着山木老头的刀气上撞去。

    咚咚咚~

    果然,如同杨涛所说的一般,他不管是如何的被刀气击中。看上去,仿佛没事人一般。

    哪怕是脸色,都没有丝毫的改变。

    “不!”

    山木老头几乎要抓狂了。

    “这不可能!”

    眼前的小子,到底使用了什么妖法?为什么自己的攻击,他似乎能够完全免疫。要知道,就在刚刚开始的时候,这小子看到自己的攻击,都只能够躲避啊。

    “还真是没有想到,这先天闰土道体这样的变态。仅仅是凭借着身体的强度,在某些方面,可以说是无敌的。”

    比如说,山木老头的寒刀。说到底,还是水属性演变过来的。而土属性刚好能够相生相克。

    只要对方的攻击,没有过筑基初期,那就根本不能够伤害到杨涛。

    而其他的攻击,杨涛凭借着道体,竟然能够抵抗大半。此刻唯一要注意的,就是那几个雕塑的手段了。

    “咔嚓咔嚓……”

    山木老头双目通红,双手死死的握着武士刀,不要命的朝着杨涛劈出一道道的刀气。

    “你还不信么?你在我面前,就是一个渣渣。”

    杨涛冷笑一声,再次上前,主动承受着山木老头所有的刀气。并且方向不减,度加快,朝着山木老头压迫过去。

    “不……你不要过来……你是魔鬼,你是魔鬼!”

    让杨涛怎么都没有想到的事情,竟然生了。山木老头的神态,竟然出现了痴呆的模样。

    “难道说,这就是被吓的?”

    杨涛不断的朝着山木老头逼迫过去,但是却没有出手。暗中不断的嘀咕,感觉对方的心里素质,不至于这样的不堪吧?

    “看我的眼睛。”

    最后,杨涛邪邪一笑,双目眨巴眨巴,和山木老头远远的对视。

    “啊?!不,不要!”

    果然,山木老头顿时闭上了双目。武士刀乱砍一通,哪怕是周围的三人,此刻都受到了无妄之灾。

    “巴嘎,山木!”

    “蠢货,你停下……”

    可不管如何,山木老头仿佛没有听到一般。疯狂的朝着四周乱砍,这让杨涛内心再次感叹:

    “这心里承受能力,也太差了吧。”

    他倒是不说,自己道体,到底有多么的恐怖。对上山木,可以说是先天不败了。

    “大人,这小子,好像在突破。”

    又是握着权杖的男子,出了这样的惊呼,看破了杨涛此刻的状态……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