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被丹药芳香灌满的灵药之海,此刻再也寻不到丝毫的味道。八??一中文 W≈W=W≤.≤8≥1≥Z≤W≤.≤COM而整个丹田,却依旧在急剧的扩张着。

    真元如同汹涌的海浪,朝着四周不断的扩散开来。所到之处,都充满了一股股清流。

    在那丹田的正中间的位置,一颗黄色的丹药,不断散着一阵阵的土黄色的光芒,照耀着四周。

    每一次微弱的闪耀,都四方出点点荧光,融入到丹田之中。

    随着这荧光的融入,在急剧扩展之后,显得很是空旷的丹田之海中,顿时慢慢的出现了一阵阵厚重的气息。

    确切的说,是大地的气息。

    虽然看不到,但是杨涛却能够无比清楚的感受到。在自己的丹田的最底层,土黄色的光芒融入之后,却是再次开始滋生出一层厚实的泥土。

    这泥土不断的叠加,不断的沉淀,在最下面的部分,开始不断的变得坚硬起来……

    “这变化……”

    杨涛自己都有点懵逼了,不知道这变化到底代表了什么。但是这时候,也容不得他多想什么了。

    眼下的情况,他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不断突破,让自己的修为提神。因为这莫名而来的声音,操控着雕塑背后的力量,让杨涛从灵魂深处,感受到了一阵阵恐慌。

    “既然这样,那就吸收吧!”

    轰隆!

    刚刚才炼制好的闰土丹,在杨涛的意念引动下,猛然的破碎开来。那声音,如同惊世之雷霆,让杨涛整个丹田之海,瞬间狂暴了起来。

    吼!

    真元在这一声下,不断的咆哮,如同千万驽马齐齐狂奔,朝着丹田的四面八方而去。

    原本就在不断扩张的丹田,在这一瞬间,度顿时再次加快了好几倍。

    呼吸~

    一个呼吸的时间,仅仅是一个呼吸的时间。杨涛就感受到,自己的丹田,这一刻,竟然停下了。

    没有在继续扩张了,达到了饱和。

    “但是,这应该还是在凝气九层吧?”

    他内心微微感受了下自己的丹田,真元之海浩瀚无边。可是哪怕是这样,杨涛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在告诉自己,自己依旧是在凝气九层。

    不过闰土丹的力量,才刚刚开始……

    滋滋滋~

    不等杨涛反应过来,闰土丹所蕴含的黄色的能量,不断的从丹田中,窜入了经脉,沿着奇经八脉,一层层,一圈圈,不断的扩散开来。

    “这小子……他身上怎么变成土黄色了?”

    外面的四人,一直都在死死的盯着杨涛。生怕这小子待会有弄出了什么别样的举动,坑道了自己。

    哪怕对方仅仅凝气九层,但是他们早就在内心,把杨涛的位置,摆放在了同等的水平线上。

    “难道是这小子炼丹出现了问题,所以……”

    石田家族的人狐疑的开口,对于杨涛,他无比的气愤,刚刚自己的法术,竟然没有起到作用,还被这小子戏弄了。

    如果不是有牢笼的原因,他早就动用最强的手段,直接轰击过去了。

    “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就最好了。但是为什么,我感觉到内心有些不安。”

    手握权杖的男子,喃喃道。

    而旁边,几个雕塑在不断的移动。没有花多少的时间,就来到了杨涛的周围。此刻,雕塑也并没有直接动手。

    仿佛对于这阵法,有点顾忌一般。

    “大人!”

    四人再次躬身,恭恭敬敬的立在了一边。

    既然大人已经被唤醒,那所有的事情,都应该由大人来做主了。

    “我的主体还在沉眠之中,这仅仅是我分出来的一缕灵识。所以阵法,我也不能够打破,要不然会坏掉主体的大事。”

    那陌生而又嘶哑的声音,不断的在周围回响。

    可是几个雕塑,却是占据了每个方位,身上释放出一阵阵筑基初期的修为波动。这么多雕塑,如果一起出手,绝对能够轰击开这阵法。

    这可不是简单的一加一等于二的问题,这都是一个人在背后控制,所有的配合,力点,出手时间,完全能够做到最为完美的契合,这样的爆力,足够让筑基后期的人都变色。

    “那,这小子……”

    几人依旧不解,不知道杨涛此刻身上的变化,到底是属于那种……

    “这感觉,这是……”

    杨涛整个人,此刻已经完全没有丝毫的心神去注意自己的体外了。因为他仿佛感受到了自己身体最为明显的变化,所有的黄色的能力,在不断如同自己的身体之中。

    不是丹田,不是经脉。而是自己的血肉里面,每一次黄色的能力的涌入,让自己的血肉,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凝气十层,难道这就是所谓是十层?”

    猛然,杨涛的脑海中,出现了一阵阵的明悟。所谓的十层,并不是丹田方面的圆满。

    丹田哪怕是真正如同自己这边,达到圆满的程度,那依旧是九层。而十层,是指**!

    自己的血肉,每一个细胞,都在不断的被强化。生命特征,在不断的朝着更加高级的境界跳跃。

    每一次身体的颤抖,都从细胞中挤出了一丝丝漆黑的物质,那是被排除体外的杂质和毒素。

    同时,杨涛还现,自己的身体内部,那黄色的能量被吸收之后,土黄色竟然没有消失,而是就这样附庸在了不同的部位。

    如果有人能够看到杨涛体内的话,那已经会震惊的现。整个体内,此刻完全成为了土黄色的模样。

    甚至,还有淡淡的光芒,在体内时不时的闪耀。

    “这……这……”

    杨涛灵魂都在颤抖,因为就在刚才,自己身体中最后一丝土黄色的能力被吸收完成的瞬间。他突然感觉到,自己身体浑身一轻,仿佛是一道无形的枷锁,被打开了一般。

    对于四周灵气的感应,顿时提升了好几倍。更加不可思议的是,杨涛甚至还能够感受到。

    此刻,周围的灵符仿佛一个个饥渴的大汉,看到了一个刚刚出浴的美人一般,不要命的朝着自己的体内涌入。

    “大地……竟然给我的感觉,这样的舒服!”

    这,就是道体么?

    杨涛脑海中嗡嗡作响,这一切的改变,或许只有这样,才能够解释。

    “不!厚德之土的气息,在消散!”

    那嘶哑的声音,仿佛察觉到了什么一般,怒吼的同时,控制着雕塑,朝着杨涛狠狠的按下去……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