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面生的声音,第一家族的那人已经明白了过来。? ??? 八一中文 W㈧W?W?.?8㈠1?Z㈧W㈠.?C?O㈧M?知道是杨涛之后,他内心一开始也是开心的。

    不过后来,他总感觉自己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就在刚才,被人多次提起厚德之土,他才猛然的回想过来。

    闰土丹的丹方,就在杨涛的身上啊。该死的,那丹方之中,可是需要厚德之土的。

    “什么?!”

    “第一在说什么?”

    “该死,你们看,那小子手中的是什么?”

    几人惊呼连连,顿时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杨涛的身前,已经出现了一颗丹药。

    这丹药原本被杨涛握在手中,可就在他松手的瞬间。

    嗖!

    丹药脱手而去,化为一道流光,撞击在了那厚德之土上面。

    “聚!”

    而杨涛的双手,此刻结出了一个法印。引动了周围所有的热量,凝聚到一块,聚焦在了那厚德之土的下方。

    “第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小子拿出了一颗丹药,竟然在吸收厚德之土。”

    山木老头说话的时候,都在不断的倒吸冷气。他完全被吓到了,这厚德之土,是诱饵,更加是一个阵法的核心,这次拿出来,完全是用来诱敌的啊。

    这东西想价值,无可估量。如果真的被他们弄丢了,那后果……他们齐齐身体一颤,不敢继续往下想。

    “是那丹方……是那丹方啊……快,快阻止这小子!”

    第一家族的那人怒吼连连,声音无比的急切。如果可以,他恨不得自己立马冲击过来。

    可惜,他没有这样的能力。这大门同样有着阵法在守护,就算是他动用最强大的战力,都不能够突破进入。

    原本,这是要留给敌人的。可现在,竟然成为了自己的绊脚石。这憋屈的感觉,让第一家族的人想哭!

    “该死的,我们也打不开这牢笼啊。”

    刚刚还无比得意,希望看到杨涛被完全炼化的几人,此刻已经无比的慌乱。他们不断的围着牢笼踱步,希望能够找到一个好的方法。

    甚至,还有人已经出手,对准了杨涛。

    嗡!

    牢笼无比的坚固,这让杨涛更加的放心了起来。而且,这底线漆黑的火焰,刚刚好能够提供自己炼丹所需要的火焰。

    好地方啊,这真是个好地方。

    “哈哈哈……你们刚刚说什么来着?要看着我被焚化?那现在呢……”

    杨涛坏笑着开口,让四人鼻孔扩张,怒气冲冲。但是却拿着杨涛没有丝毫的办法,他们的攻击,压根没有丝毫的作用。

    “杨涛!”

    石田家族那骷髅一般的男子,突然对着杨涛怒喝一声。从他的双目中,顿时释放出一阵阵红色的光芒。

    杨涛一个没有察觉,竟然看向了男子的双目。

    “嗯?!”

    一阵阵迷糊的神态,从杨涛看到男子的双目之后,顿时涌上了心头。那红色的双目,如同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在不断的拉扯着杨涛的心神。

    “有效!”

    “太好了,总算是找到方法了。”

    旁边的几人,看到这效果后。心中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好歹能够克制住这家伙,还算不晚。

    但是很快,他们就再次尖叫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那丹药还在炼制?”

    山木老头差点跳起来,这太诡异了吧。此刻,杨涛已经收到了影响,根本不可能主导丹药的情况才对啊。

    但是眼前生的一切,这到底是为什么。未免太过匪夷所思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那此刻自己等人所做的这一切,还有用么?

    “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要能够干掉杨涛。哪怕是真是成为了丹药,那也是我们的。”

    握着权杖的男子,双目中划过了一道古怪的神光。冷冰冰的开口,而他的双目,却是死死的盯着那颗依旧在不断旋转的丹药。

    “这就是闰土丹么?如果能够让我吞下去,岂不是能够拥有华夏所谓的特殊体质。这样的话,对我来说,岂不是造化么?”

    “但是这样的造化,不说这几个人,哪怕是外面的第一家族的人,也不会放弃。该死,看样子,我该想个办法了。”

    手握权杖,手背青筋不断的曝出。眉头微微皱了,有松开。他已经开始算计周围的人呢,这样的好东西,如果说不想要得到,鬼都不会信。

    “这味道……”

    “难道是……”

    “不可能!”

    随着时间慢慢的推移,一阵阵药香,慢慢的在这神阁之中蔓延开来。四人死死的盯着那颗不断在旋转的丹药,他们如何都不敢相信,这样的丹药,竟然就在这时候,炼制成功。

    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这丹药之前杨涛就已经炼制的差不多了。此刻,仅仅是要吸收足够的厚德之土罢了。

    五行宗的丹药,虽然逆天,但是最为主要的是,材料稀少。真正炼制起来,远远没有想象的复杂。

    这就是一个级宗门的底蕴,如果所有的东西,都是那么的困难的话,如何能够彰显出宗门的强大?!

    “药香,是不是很迷人?”

    “嗯!”

    一个声音,突然在众人的耳边想起来。石田家族的那人,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不!是杨涛!”

    山木老头惊诧万分,猛然的抬头,一张嬉笑的面庞,出现在了他的眼前。此刻的杨涛,哪里还有什么迷茫的双目?

    “刚刚你是装的?”

    山木老头死死的盯着杨涛,一双眼睛,差不多都能够喷出火焰来了。

    “要不然呢?你认为,你们这些手段,就能够让我沉醉在其中么?哼,我只是懒得想听到你们的唧唧歪歪罢了。”

    杨涛满脸都是不屑,最开始的时候,他的确感受到了一股力量在拉扯自己的心神,可是瞬间,他就清醒了过来。

    这样的手段,对于目前的自己来说,根本就没有丝毫的作用。

    “该死,不能够让他得到这东西!”

    “要不然,我们就是罪人了。”

    “到时候,就算是切腹,都不足以谢罪!”

    哗啦!

    哗啦!

    哗啦!!!

    几人同时划破了自己手腕,让鲜血流流出。而他们的嘴里,却在不断的叨念着一段段古朴的咒语:

    “大人们,我以我的鲜血祭献,恳请你们从沉睡中苏醒过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