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蛋,你到底做了什么?”

    杨涛对着那握着权杖的男子,怒吼了起来。八一?中?文网?  W?W?W㈠.?8?1?Z㈧W?.COM至于山木家族那老头攻击过来的那一刀,杨涛内心毛,用力的扭转自己的身体,堪堪的多了过去。

    哗啦~

    但是他一边肩膀上面的衣服,却是被刀气给划破。漏出来的肌肤上面,出现了一条又长有淡的红线。

    “杨涛,你还是好好的享受这最后的时光吧。哈哈哈……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

    山木家族的老头,双手握着武士刀。一阵阵如同流水一般的波纹,在武士刀上面不断的流转。

    他的双目中,带着无数的寒光,死死的盯着杨涛。打算随时动最为猛烈的攻击,不给杨涛任何的机会。

    “火泽!”

    最起码的保护,杨涛还是能够做到的。比如这火泽的力量,就足够对周围的几人,产生出一定的威胁。

    “哼!既然这样,那你们一起上吧。”

    霸道,依旧是一如既往的霸道。

    明明是一个凝气九层的小子,面对四个筑基初期的人,都敢这样的开口。这给人一种错觉,似乎他们四个,才是凝气期,而杨涛才是筑基期一般。

    这样的感觉,让四人同时皱眉。

    不管是谁,在哪个家族中。不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而如今呢?被一个毛头小子这样的轻视了,真是叔叔能忍,婶婶不能够忍!

    “狂妄的小子,你们都不要动手,就让我来让他知道,这样的狂妄,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石田家族的男子怒哼一声,朝着前面踏出一步。双手之间,有着一抹妖艳的红色不断的徘徊,让看到的人,忍不住的心神被那红色给吸引进去。

    “慢!”

    山木家族的老头横刀,竟然拦住了石田家族的人。

    “怎么?山木,你还想要于我争抢么?”

    石田家族的男子,一看就知道是一个暴脾气。双目此刻已经通红,浑身上下,煞气遍布,看上去极其恐怖。

    “不,你错了。”

    山木再次朝着杨涛看了看,他是在找寻杨涛的弱点。但是很可惜,杨涛看上去整个人很是随意。

    可恰恰是这样的随意,却是显得他浑身上下,无处都是攻击的出点。谁都不知道,杨涛的下一个攻击,会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出现。

    山木家族的老头更加没有现的是,此刻杨涛双目之中,已经有着一条淡淡的红线,开始不断的由模糊变得清晰起来。

    并且,那红线不断的蠕动,缓缓的形成一个神奇的符号。

    真火之瞳,在暗中不断的蓄力。!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一把说清楚。这小子太过狂妄,我要摄取他的灵魂!”

    骷髅一般的男子,怒吼连连。对于杨涛此刻的神态和行为,很是愤怒。而且,石田家族也在杨涛手中吃过亏,此刻杨涛就在眼前,他能够做到这样的控制,已经非常的困难了。

    “哼。很简单,竟然这小子提出了这样的要求。那我们就成全他,索性,一起动手。”

    山木老头的话,让周围的三人齐齐一愣。有人透出了疑惑,有人透出了嘲讽的目光。

    “哼,难道是你害怕了么?”

    石田家族的人,一直都想要取代第一家族,行事作风,一直都是无比的自傲。此刻听到山木老头这样的话,内心顿时生起了轻视之心。

    “难道你忘记了,这杨涛以前的战绩?不说其他,仅仅是我们山木家族的人,就已经用血的教训,证明这人不简单了。”

    “而且,你们不要忘记了。他的身上,有五行宗的传承功法!”

    最后的这句话,让其他三人齐齐脸色一变。

    杨涛他们可以不在乎,甚至天师道他们都能够放到一边去。可是对于五行宗,他们不得不重视。

    那个宗门以前的强大,哪怕他们仅仅听说过一毛半角的,都足够毛骨悚然。最起码,很大方面,级战士的计划的进行,都是靠了五行宗得到的某些东西的。

    “好,既然是这样,那我们一起动手。”

    手中握着权杖的男子开口,而另外的一人并没有说话,而是用力的点了点头。

    “好!”

    石田家族的骷髅模样的男子,也不再继续坚持。他的双手之中,红色的细线突然飞了出来,朝着杨涛的周围而来。

    “冰冻!”

    山木老头更加的直接,双手死死的握着武士刀。重重的朝着地面上用力的一劈,原本在武士刀上面那如同流水一般的波纹,顿时汹涌的朝着地面而来。

    咔嚓咔擦……

    一阵阵冰冻的声音,从武士刀下出,朝着杨涛蔓延。所有的地面,此刻都出现了一层细细的冰晶。

    哪怕是杨涛的火泽,在这一瞬间,都出现了熄灭的征兆。

    “式神恶尾!”

    拿着权杖的男子,高高的把自己手中的权杖抛出。那权杖顿时化为了一条巨大的尾巴,呼啸着朝着杨涛而来。

    最后的男子,依旧没有开口。不过他却是整个人化为了一把巨大的大刀,带着无与伦比的威压,朝着杨涛而来。

    “化身为兵?”

    这手段,柳生大郎也使用过。没想到,此刻还有人使用出来。

    四个人,全部都是筑基初期巅峰的攻击。这样的四道巨大的攻击,哪怕是筑基中期的人遇到了,都有极大的可能陨落掉。

    这对杨涛来说,也是无比危险的一次。四个人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留手,上来就是最强的杀招,根本就没有打算,给杨涛任何的机会。

    同时,杨涛还现,这周围的纹络,依旧没有减慢朝着中间紧锁的度。看样子,对方无比的谨慎,根本就不打算,给杨涛任何活下去的机会。

    “哼!你们以为刚刚老子是开玩笑么?”

    叮!

    一道异常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了周围四人的耳中。之间杨涛的双目之中,那原本模糊的符号,此刻总算是齐全清晰了起来。

    原本漆黑的眼瞳,在这一瞬间,化为了血红。

    火泽的力量,瞬间倒退。不过不是消散,而是倒卷着,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度,融入到了杨涛血红的双目之中……
最近阅读